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暴行錄:豁腕放血 注射有害藥物

【明慧網2003年12月8日】從1999年7月開始至今,山東省濰坊市被當地不法官員和惡警迫害致死的、能知道姓名身份的法輪功學員就有30人,居全國地級市之首;3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絕大多數學員的勞教期為3年)。在100多名被非法勞教的女法輪功學員中,有一部份被送往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關押。她們在那所人間地獄裏,遭受了駭人聽聞的折磨與摧殘。

為了曝光邪惡,清除迫害,讓世人明白事情的真象,現將山東第一女子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事實及部份被非法關押在該所的濰坊籍女法輪功學員的名單通告如下: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動教養所,俗稱漿水泉勞教所,地址在濟南市歷下區漿水泉路20號(位於濟南市區東南郊的偏僻山區,2001年8月3日以前,該所名稱為山東省女子勞動教養所,郵編:250014)。自1999年7月後,該所開始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從此,它地地道道地淪為江XX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法西斯集中營。2000年10月初,全省大量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至此(最多時關押800多名法輪功學員),所裏在原有4個大隊的基礎上,又專門成立了第五大隊,選派了最陰險毒辣的惡警擔任大隊長。四年來,該所在所長姜麗杭帶領下,以王淑貞、孫玉花、趙傑(此三人先後擔任一大隊大隊長)、許瑞菊(二大隊大隊長)、楊安榮(四大隊大隊長)、牛學蓮(五大隊大隊長)等惡警為骨幹的犯罪團伙,親自出面或指使吸毒、賣淫、盜竊類勞教人員及出賣靈魂的猶大,對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在肉體與精神上進行了駭人聽聞的殘酷迫害。

(一)肉體折磨

1、罰坐板。2000年10月後的一段時間裏,法輪功學員每天早上5:00起床,晚上12:00以後才能睡覺。在馬札上一坐一天,雙手放在膝蓋上不准動,腰板與地面成90,不准打瞌睡,不准說一句話,如有違犯立即招來賣淫女、盜竊犯和吸毒者的一頓拳打腳踢。

2、罰走正步。坐板一段時間過去了,所裏看沒有效果,開始換一種方式摧殘,把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拉到院子裏去走正步,有誰不走正步就單獨拉進小號裏折磨。

3、罰站、罰蹲。惡警們還動用了許多男管教,命令所有法輪功學員面對牆壁一站一天,鼻尖要貼在牆上不准離開。有的老年人站不住就會招來一頓打罵訓斥。此外,法輪功學員還常常被罰蹲。

4、蚊香燒身。惡徒們有時用蚊香燒燙法輪功學員,被燒的法輪功學員背部布滿了小坑。

5、倒吊。有的法輪功學員早上4點起來煉功,惡人們就將學員的腿綁起來,手反綁在背上,腳不著地的吊在床上,一直到早上6點才放下來,天天夜裏如此,有的學員被吊長達6個月。

6、冷凍。有的學員冬天被惡人扒光了衣服,四肢被固定著,躺在床上頭朝下倒掛著,然後打開門窗凍學員。

7、「五馬分身」。惡人們將法輪功學員雙臂伸開,綁在雙層床兩頂端,然後兩腿分開,腳離地,綁在兩邊床腿上(床的寬度大約2米),再把腰上拴上床單子,另一頭拴在對面的床上用力拉緊固定住,真象「五馬分屍」,手段極其殘忍。

8、豁腕放血。滅絕人性的惡徒們用針將法輪功學員的手腕繞一週把皮豁開,鮮血直流,然後逼著學員洗涮,傷口見水後發炎,致使兩手腕又紅又腫,有的學員現在還繞手腕一圈留下像細筷子一樣粗的圓形傷疤。

9、暴力毆打摧殘。惡警們以減期為誘餌,驅使賣淫、盜竊和吸毒類勞教人員看管、折磨法輪功學員。這些社會渣滓大都在看守所、派出所挨過刑訊逼供,所以特別會打人。搧耳光、踢小腹、搗乳房、用胳膊肘猛搗腦袋,或者用穿著皮鞋的腳猛碾法輪功學員的腳趾。有時8、9個惡人輪流暴打一整夜(從天黑打到天明),有的用竹板抽,有的用鞋底抽,有的用指甲掐,用腳踢,用拳頭打,用手打。打得越兇狠,惡警給予的獎勵越大,減期越多。

除了勞教人員毆打之外,惡警們經常親自動手毆打學員。2000年10月27日凌晨,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集體抗議暴行,要求無罪釋放。牛學蓮就指使勞教人員使勁往地上潑水,直到潑得整個一層樓變成了水牢才罷休。惡警們對這群手無寸鐵的善良群眾毫無善念,動用了大批男惡警大打出手。到了晚上 7點左右,省勞教局派遣了大批武警前來鎮壓,採用暴力手段對五大隊百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當天晚上學員大樓外圍布滿了警車惡警全副武裝把大樓圍起來,另有二十幾名惡警喝的酒氣熏天殺氣騰騰衝進法輪功學員宿舍走廊,他們手持電棍在五大隊頭子牛學蓮的帶領下朝著法輪功學員就電擊。牛學蓮等惡警將法輪功學員薅住頭髮在地上拖,男警們上去就卡住這些弱女子的脖子,直到卡得窒息,渾身癱軟下來才放手。

10、電棍電。毫無人性的惡警經常用多根電棍同時長時間電擊學員,當時施刑最狠的是五大隊大隊長牛學蓮和管教張某某的丈夫(都是勞教所的惡警),他們專電法輪功學員的手心、腳心和頭芯子。有許多學員前臂都起了大水泡,鑽心地痛,潰破之後就化膿,有位老年法輪功學員直到半年後前臂仍在潰爛流膿。

11、關小號(禁閉)。惡警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長期非法關禁閉,有的好幾個月,僅2000年7月27日那一天就有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窮凶極惡的惡警拖走關進了小號裏。

12、野蠻灌食。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這反倒成了勞教所裏的黑勢力用來加重迫害的引子。灌食時,兩個魁梧的武警拖一個瘦小的女法輪功學員,拖到走廊盡頭一腳踢倒在地,再踏上一隻腳,其他人七手八腳的撬開法輪功學員的嘴,撬不開就用工業用的粗黑又有惡臭味的膠皮管子從鼻孔裏使勁捅,幾乎每人都從口腔、鼻腔往外噴血。淒厲的慘叫聲不斷,令人毛骨悚然。樓道裏整天哭喊聲、電棍的劈啪聲不斷。後來為了掩蓋罪行,每當電人的時候就用高音喇叭大放「革命歌曲」,陰森恐怖的氣氛用人間地獄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性的非法灌食,有的時間長達半年之久。

13、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還有的同修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注射破壞神經的針藥,使好端端的一個人變得口眼歪斜、直流口水,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因此失去生命。

14、繩子捆綁。法輪功學員翟金萍因不放棄修煉被牛學蓮用繩子捆在理髮椅上兩天,並用布把她的嘴堵住。

15、剝奪睡眠。惡警採取不讓學員睡覺或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覺等殘忍手段,妄想摧垮法輪功學員的意志。法輪功學員孫明香因堅修大法曾被逼迫三天三夜不讓睡覺,

16、限制上廁所。惡警們為了防止法輪功學員在廁所裏見面說話,從來都是規定按時去廁所,早上、下午、晚上各兩次,誰實在有特殊情況也得先打報告。每個班組都排隊去,排不整齊還要挨訓。有很多學員為了不影響其他人,不敢吃也不敢喝。有的人長時間處於緊張之中,結果落下了病。晚上起夜也不能去廁所,每個監室裏一隻大塑料桶,大小便都在裏邊,整屋裏臊臭難聞。

(二)精神摧殘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該所後,惡警先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不行就找猶大來洗腦,一般兩個對一個,多時三個、四個圍著一個法輪功學員,更甚者六個人黑白倒班幾天幾夜不讓閤眼進行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妥協就不讓接觸任何人,不寫甚麼書晚12點前不准睡覺,有的迫害到凌晨兩三點,5點又被叫醒。有的學員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地寫了甚麼書,接下來看誣蔑大法的錄像、材料,一步步將人拉下深淵。

每逢有栽贓法輪功的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就提前收工強迫法輪功學員收看,看完後逼迫寫「感想」。此勞教所有一種內部報紙叫《心苑月報》,被利用來刊登攻擊大法、造謠惑眾。為了鼓勵猶大們多寫攻擊大法的文章,所裏規定每在上面發表一篇文章減期1天。自從2000年11月自從原吉林省九台市某某小學副校長朱秀枝為首的「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演講團」來省女所散布自欺欺人的謊言之後,就一直有預謀地組織這樣的騙子來所混淆視聽。

勞教所無理地剝奪法輪功學員的親人探視權。勞教所為了達到從意志上摧毀法輪功學員的目的,規定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不能接見親屬。家屬一趟趟地跑來,苦苦央求也打動不了惡警的鬼魅心腸。

法輪功學員被剝奪通信自由。一個人一星期最多只能寄一封信,而且只能往家裏寄。寫出的信不能封口,得先讓惡警們檢查有沒有所謂的「敏感信息」,才能寄出去。寄來的信也是先由惡警們檢查。沒有屈服的法輪功學員既不讓寫信也收不到信,家人生死不知。

(三)奴役勞動

勞教所為了創收掙外匯,多發獎金,體罰法輪功學員,欺上瞞下強迫學員進行超負荷的奴役勞動。法輪功學員們每天被驅趕到車間或就在監室裏做工。勞教所經常聯繫的活有山東昌邑一家抽紗廠的美麗絲、白帶麗,濟南工藝美術廠的聖誕產品、濟南東港印務的藥品包裝盒及濟南友愛鉛筆廠的鉛筆和彩色筆、不知廠家的工業花瓶,以及做出口的棉被等。

法輪功學員每天5點半起床,中間除了吃飯的3次半個小時的停息外,都在不停幹活,晚上10點30分收工,甚至11點、12點收工也是正常事,有時候為了完成廠家送來的貨,常常逼迫法輪功學員幹到通宵。平均每天要工作十三至十六個小時。學員們整天都在身體的極限承受下堅持活著,稍微幹得慢一點惡警們就扣上大帽子說思想有問題,逃避勞動。有的大學生也堅持著幹超出她們身體承受能力的體力活,累得臉色焦黃。裝鉛筆又髒又累,就連五、六十歲的老太太都得運50斤的箱子,有人對乳膠、鉛過敏也不允許休息。五大隊的車間在地下室,沒有窗戶,白天也得開燈,卻讓法輪功學員幹蘸著稀料往玻璃瓶上畫圖的活,稀料裏含大量的有機溶劑苯,對人體肝臟、造血系統、生殖功能損害很大,許多法輪功學員被害得噁心、嘔吐、吃不下飯、頭暈眼花,惡警們仍舊拼命驅逐著法輪功學員們幹活。就連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不放過,稍幹得慢就會招致警察們的諷刺挖苦。

法輪功學員晚上加班勞動到十一、二點,回到宿舍還被逼迫寫所謂的感想,有的法輪功學員到一、兩點還不能睡覺;有的60多歲的老太太硬拖著疲憊的身體煎熬著;有的法輪功學員因長期加班加點身體不支,暈倒在車間是常有的事。

勞教所的邪惡們利用這些善良而又廉價的勞動力及不正當手段搜刮來的錢,為自己囤積巨額資金,不但幹警們拿著豐厚的獎金、「福利」,兩年時間該勞教所利用各種手段索取法輪功學員的錢財,蓋起了設施完備,裝修一流的一座辦公樓、一座接見樓、一座大鍋爐房。

在殘酷的肉體折磨、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繁重的體力勞動的摧殘下,一些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神經失常而送進了精神病院。由於嚴密的信息封鎖,具體人數很難統計,僅五大隊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成精神分裂症的就有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