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苦心與催促


【明慧網2003年12月11日】最近我體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使命感、緊迫感,雖然在我修煉過程中時常感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提醒著,但像近期這樣接二連三的點化真的不多。師父的苦心點化在急切地期待我、催促我抓緊做好,促使我進一步正視自己的差距,迎頭趕上正法進程!也許我的感受與認識對同修有所啟發與鑑戒,故寫出來供參考。

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已八年,風風雨雨中愈加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正法修煉機緣,心裏總想按師父所要求的盡力做好,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實踐中每過一個坎總是跌跌撞撞的,要讓師父為我操很多心,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與愧疚,下面就說說近期遇到的幾件事。

前一時期,我姐姐住院開刀,我去看望,她告訴我這次動刀特順,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事,我當時沒往心裏去,事後才覺得事出有因。我姐本來也是個修煉人,可是當那場鎮壓劈頭蓋臉打下來後,她竟然輕信那邪惡的輿論宣傳,反過來阻止我修煉,逼迫我放棄修煉,雖然我多次努力想讓她重新走回來,可每次總是碰壁,後來到了我不能提這話題,一提就是一場風波,我也只有把她先擱下再說了。我聽了姐講的這次住院中的奇事,隱隱覺得儘管她這樣對待師父與法,似乎師還沒放棄她,師父的洪大寬容與慈悲是無以言表的!

不管怎樣,我決定再努力一次,可接連去醫院兩趟,幾次欲言又止,心收得緊緊的,腦子裏盡是人的想法:在醫院裏跟我吵起來怎麼辦?……最終未敢啟齒。師父見我這個狀態,之後點了我一個很嚴肅的夢:在江邊我看見兩個小孩在渾濁的江水裏玩得挺歡,慢慢的遠離了岸邊,眼看就要淹沒了,我想拉他們,但看看堤岸的泥爛爛的,一踩腳就會陷進去,腦中又閃出「我不會游泳」的自私念頭,就在我猶豫不決時,那兩個小孩突然淹沒不見了,這時很遠處有一批人,像蛟龍般從水下直穿而來,在孩子落水處齊心合力尋救,終於一起努力把他們救了出來。當時我羞愧萬分,擔心別人指責我竟悄悄溜了。

醒過來真的感到無地自容,師父點出了我骯髒的心。此夢讓我警醒,時間緊迫,救人絕不能瞻前顧後、顧慮重重,錯過了時機,損失是無法彌補的!修煉到今天,應該是「無私無我」,一切為別人考慮的,我自己的親人難道還真指望別人來救?第二天思想純淨多了,考慮到效果,我決定寫信,那信是伴著眼淚用我的心寫成的,同時附上了有關真相資料。我一路發著正念,走到姐病床前自己感到正念很足。我含著淚對她說:「姐姐,請相信我,今天我給你帶來了最珍貴的禮物。你想不到吧,儘管這兩年你的心已離開了法,可師父還在關愛著你,你順利、超常地度過了手術關,可你知道師父默默為你承受了多少業力?……姐很平靜的看著我,聽著我的話,一點沒生氣,接過了我給她的禮物。現在雖然她還沒能完全清醒,但與她再談修煉已不再排斥,願意聽了,我看到了她被救的希望。

我老家那兒對法輪功迫害很厲害,親人中堅持修煉的都吃了很多苦,現怕心較重,不太敢主動出來正法,看到這種狀態,我就想出面找那些直接迫害親人的有關人員做工作,因為我堅信師父講的法「哪裏有問題我們就上哪裏去講真象」(《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我周圍的環境就是這樣正過來的。可是老家的親人們知道後一致反對,認為我自己已經受了那麼多磨難,還要到異地這個邪惡的地方來招難,又認為這樣做也會給他們增添麻煩。我雖然看到這種心很不正,有責任盡力把他們糾正過來,但阻力一大,就認為條件還不成熟,擱擱再說吧,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當晚師父點我一夢:我有一個牙突然疼得很厲害,怎麼辦?還沒容我多想,有人就動手給我把這顆牙給拔了,頓時就出現一個窟窿,當時心中還有些生氣,就質問給我拔牙的人說:「你怎麼沒徵求我意見就拔了?現在這地方空著個洞,去裝假牙總不如我真牙呀……」第二天早晨醒來,那夢即在我耳際縈繞,且果真有個牙在痛,「殘缺不全」四個字馬上反映在我的腦海中,我明白了夢的含義:時間不等人哪,正法之勢過來時是不等人的,不行的就清除了,還會徵求你意見嗎?老家與我有割捨不了的因緣,那也許就是我身體的一部份呀,我怎麼能輕易放棄自己的責任不去救度他們?

明白了法理,我反思自己:為甚麼明知親人們這樣的認識是錯的卻不能堅持?為甚麼別人一說就退得那麼快?其實內心深處是有不純的念頭的,捫心自問有沒有求安逸之心?有!往往真想做事時,畏難之心就往外冒,別人一說,正好有了藉口,掩蓋自己狡猾的心態,就變得心安理得起來。這種不正的念頭我發覺真的根深蒂固,這其實正是舊勢力給我們安排的思維方式,必須全盤否定它、消除它!

知道錯了,趕快糾正,雖然在做的過程中壓力很大,感受到別的空間的邪惡極力想阻止我,甚至真的喊著我的名字湧過來要殺我,但由於心態純正,落到實處邪惡是很虛弱的,馬上環境變了,講真象的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事後聽說有整過親人的人還特地登門看望他們,說是表示個慰問。

還有一次我遇到了一個較大的挫折,心態不好,有些喪氣,心覺得很苦很累,對一個同修脫口而出:「師父說這次修煉不封頂,我不好高騖遠,封個頂算了。」當初自以為隨意說說而已,並非真這樣想。結果當晚夢中點我:一幢幢漂亮的新房都已封頂,我的新房也將建成,可卻比四週的矮了一截,不但自己感到不舒服,且影響了整體美觀,而且其中一個小房間內的牆突然塌了。我就問在場的建築工人怎麼會是這樣?有一位說塌了的可以再壘,屋已封頂就不好辦了,如果你一定要與其他房子齊平,那我們就把屋頂抬一抬吧,說著就招呼周圍的工人一起動手。房頂果然抬高了,可被架空了,一垛牆頃刻倒了……那夢含義很深啊!就這一念,帶來的後果卻極其嚴重!想起師父的一段法理:「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只有一條非常正的路我們能走,偏一點都不行,因為那是歷史要求的,那是未來宇宙眾生生命所要求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就這一念,在自己對應的天體中的變化卻非同小可,一小部份的宇宙頃刻毀了,同時存在的部份整個是脆弱而不堅實的,正如師父在法中講過的:「很多大法弟子將來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眾生的,甚至於是無量眾生,所以你的標準的降低,那層宇宙就不會時間長,那層穹體就不會時間長,所以一定要達到標準。」(《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問題的嚴重性還不只這些,更表現在自己範圍的損失又直接影響了整個穹體的整體結構的完美……師父在用重錘敲我了,沒想到隨口說說的話會那麼嚴肅。我震驚了!審視自己,其實甚麼「隨意說說」,那正是內心真實思想的自然流露:貪圖安逸,停止不前,滿足現狀,不想精進,忘掉了自己的神聖責任與使命,辜負了師父為我們開創的前所未有的修煉機緣……自己說了一句多麼愚蠢、無知、後果嚴重的話呀!想到師父為我們的付出,師父想把最好的東西給我們幾乎耗盡了自己的一切,我卻不知感恩,竟說出如此糊塗話?!事後直讓我汗顏,腦中閃出的總是那句話「師父好傷心啊!」,「師父好傷心啊!」……我無法用言語表白自己的懺悔,我更知道了作為正法修煉弟子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舉足輕重,修煉這條路真的很窄呀,正如師父所說的「未來宇宙不能因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現一點點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證實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諸如此類的點化還有,我就不一一列舉了。我深深感到,弟子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滲透了師父的滴滴心血、片片關愛,決不能再讓師父這樣辛苦、操勞,決不能再辜負師父的一番苦心、洪大慈悲!願同修能以我為鑑,珍視師父為我們開創的萬古不遇的機緣,珍惜有限而寶貴的正法修煉時間,圓滿完成我們的神聖使命,對得起師父,對得起眾生,也對得起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