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時刻注視的一言一行


【明慧網2003年1月13日】今早一覺醒來,夢境中的一切又重新展現在眼前,重新「看」過後,感悟頗多。故記錄下來:

像是在一個大的活動中,常人的一支攝影組跟隨我們拍攝整個活動的全過程。(說明我們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希望別人來了解的,實際上我們的每次活動都事先通知了外界媒體。)我們在小雨中發正念堅持了一整天了,我感到又睏又乏,我們回到了住的地方,那是一個很大的帳篷,沒有床,在地上打通鋪,每一個床位都是緊挨著,當時帳篷裏只有幾個人,別的同修好像都去洗漱或吃飯去了,我卻倒在鋪位上,脫去衣服,先睡了。

過了兩天,活動結束了,有人通知大家到會議室觀看錄像,錄像放映前,攝製組的人說:我們偷拍的全是你們最不好看的一面,現在我們先把「毛片」放給你們看。全是大法弟子們不拘小節、無意識中做出的一些事,或一些醜陋的表情。當放到我的表現時,卻看到我那天睡覺時,脫衣服時的情景,我每脫下來一件就隨手扔到了別人的床位上,當我熟睡過去時,我的衣服卻散落在我周圍的三鋪位上。另一個畫面是,我吃完飯時,牙裏塞有甚麼東西,我齜牙咧嘴地在剔牙。每一個動作都是那樣的醜陋不堪,看到這些,我當時臉上像是被誰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簡直是無地自容。不過轉念一想,這不是一件好事嗎?要不是他們,我們怎麼能一下知道自己還有這麼多醜陋的地方,他們揭示了我們自身最不易覺察、最隱密的缺陷,我們真應該好好感謝他們才對。等錄像放完後,我對攝製組的人員,真誠地、發自內心深處地大聲說了聲「謝謝,非常感謝你們為我們所作的這一切,真是太謝謝了。」

說完我獨自一人走出了會議室,天已經黑了,我漫無目的地走到外邊。剛一出大門,我突然眼前一亮,看見師父就站在我的面前,正微笑地看著我,我真是無顏面對師尊,眼淚頓時湧了出來,我低著頭來到師尊面前,雙手合十,羞愧地說:「師父,我對不起您,弟子給您丟臉了。」師父甚麼也沒說,依然微笑著看著我,那慈祥的笑容就像是要告訴我:你考得不錯。我的心立刻被師尊那宏大的慈悲和能洞察一切的力量所熔化……然後師父對我說:「把這些都寫下來吧。」我點了點頭。

回到家後,我又去看一位不常出來,年紀較大的同修。當我來到他住的地方,我才發現他一個人睡在樓頂,而且這個樓頂只有一單人床的大小,四週沒有任何欄杆遮擋,從上往下看連地面都看不見,我感到自己隨時都會掉下去,我嚇得爬在樓板上,不敢站起來。這時這位同修走過來,我連忙說:你別住在這了,這太危險,還是下去住吧。可他卻說:這裏很安全。看著他行動自如,如履平地般,我感到不可思議。

從第一個夢境的點化中,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來說,天上的眾神都在時刻注視著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所以我們的言行不僅要讓常人敬佩,更得讓眾神也佩服,因此,就必須更加嚴格地要求自己,要做到人前人後,從內到外,從上到下,表裏如一,堂堂正正。另外對於修煉人來說,別人的批評和指責應該是他們給予我們的最寶貴的禮物。再有,師父看重的是我們的這顆心,就是在每一關、每一個問題上看你是否悟到,是否提高了認識和心性。我們的提高才是最讓師父感到欣慰的事。還有就是把自己的經歷和感悟記錄下來,也許會對其他同修有所幫助,以促進整體提高。

從第二個夢境中,我悟到:不能只從某一方麵片面地看待一個同修修得如何,同修的層次高低不是我們應該想的事。而我們要做到的是對每一位同修都從修煉和正法的基點上善待。另外,修煉是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自己修到那個層次上,才能在那一層次上自由自在地生活,層次越高越安全。否則,你只有提心吊膽地生活,你「站」立不起來,直不起腰來,並且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因為你沒有那麼高的威德,沒有強大功力的加持,你在那麼高的位置就待不住。所以要紮紮實實地走好自己修煉的路,做好自己應該做好的一切。

以上都是個人現在的認識,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