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容的理解工作與修煉的關係,破除舊勢力安排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七日】在以往明慧網的報導中,我們經常看到,很多國內大法弟子由於在工作中能以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中的表現非常出色,深得領導及同事的信賴,當邪惡要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單位的領導及同事都會出面保護大法弟子,因為大法弟子用自己純正的表現圓容了周圍的環境,使周圍人的正義感被激發出來了。因為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言行證實了法,使他們真心覺的這些大法弟子是善良的、優秀的、道德高尚的好人,所以才能在有風險的情況下仍然敢站出來為大法弟子說公道話。他們的表現不僅僅使他們能在法正人間的時候留下來,而且,在危難的時候能夠保護大法弟子,不是為他們自己的未來擺放了一個更好的位置了嗎?設想如果這些大法弟子在平時的工作中的表現和常人沒有甚麼兩樣,甚至有的地方做的還不如常人,可能結果就是另外的樣子了。

也有很多大法弟子工作很出色,但在國內那樣特殊艱難的環境下,大法弟子正常的修煉環境被邪惡破壞了,很多弟子被邪惡迫害的失去工作、流離失所,使他們不得不在非常艱難的條件下向可貴的中國人講清真相

相比之下,在國外這樣和平的環境下,我們不存在像國內弟子被關押、被迫害那樣的問題,那就應該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狀態,正常的去工作、學習、生活。

但對於工作與修煉的關係,我在和周圍的同修接觸中發現有些同修有各種不同的心態:有的覺的現在的時間這麼寶貴,這時間是用來救度眾生的,工作太耽誤時間;有的弟子心裏面盤算著估計自己的存錢能夠維持到法正人間的時候,就先不用去工作了;有的雖然也在找工作,但心裏面覺的幹甚麼工作都無所謂了,不管做甚麼,有份工作夠吃飯就行了,以至於自己很好的學歷、經驗都被棄置不用了;在海外有些地區普遍工作難找的大環境下,有的在找工作中碰了很多次壁後,心理上已經有了一種怕找工作的心理,一想到找工作,就想還是先把這時間用來講真相吧,以至於把講真相當成了逃避找工作的藉口了。當我們用心去想想這些心理的時候,發現都有不同的執著心隱藏在裏面。

當然不排除有的弟子經濟條件非常好,不需要工作,但畢竟這是極少的一部份弟子,大部份弟子還是需要去工作的。但在正法到了最後的階段,我們卻發現我們周圍中很多弟子失去了工作,其實我理解就是因為我們在一定成度上偏激的理解了師父的講法,沒有圓容的理解好工作與修煉的關係,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不僅使自己的環境變的異常艱難,人為的加大了魔難,而且我們在證實法的同時在一定成度上也在抵消著大法。大法弟子不去工作,或者做的工作都是很底層的工作,那麼常人看我們大法弟子會是甚麼印象呢?

《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師父說:「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

舊勢力對海外大法弟子主要是從經濟上迫害,讓我們在經濟條件非常窘迫的環境下講真相,用這樣的方式來為我們建立它們所理解的「威德」。如果我們不從正法的角度去思考問題,不能看清它們的安排,那麼很容易就走到它們所安排的那條路上去了。而作為我們正法弟子是應該全盤否定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的,我們是在做全宇宙中最神聖、最偉大的事情,師父也早已經告訴過我們,給我們每個人都安排了最好的修煉道路。

在《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中師父告訴了我們:「在常人社會中幹好工作,本身不只是為了修煉或表現大法弟子在常人中的善良,也是在維護大法給常人社會開創的法理。」「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

現在所剩的邪惡表現的非常隱蔽,它們就藏在我們的執著心背後,當我們不能向內找到自己的執著心的時候,迫害就一拖再拖,以至於自己的修煉環境越來越艱難,當有一天你必須要正視這個問題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陷在這個層次很長時間了,很多次師父的點化都被我們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推開了,很多修煉的機緣已經錯過了,很多寶貴的時間已經被浪費了。上邊所說的有關工作與修煉的關係的各種心理我以前都有過,就是因為這些心理,我曾陷在一個層次中很長時間,以至於有段時間連下個月的房租都快交不出來了,最後被逼的刷了一個月的盤子。就是在那段刷盤子的日子裏,我才認真的去想了這些問題,當我在法理上突破了,舊勢力也就沒有考驗我的藉口了,我周圍的環境也變了,很快我就在一家著名的大公司裏找到一份工作,工作環境和待遇都比以前好很多。而在工作中,我深深的體會到工作中同樣可以講清真相,工作與修煉不僅不矛盾,而且工作中時時刻刻都有讓我修煉的因素在裏面。

我是做銷售工作的,我們公司所在的城市是華人最集中的地方,每天來購物的很多是從國內來的移民。工作中我遇到每一個客人,我都會用自己真誠的態度為他們提供專業的服務。而在遇到華人時,除了讓他們覺的我的友善之外,在和他們短短的接觸的時間裏,我需要找到合適的切入點把話題引到法輪大法上,因為我不能在那樣的環境下,突然講到法輪功的話題上,那樣會讓人覺的很唐突,又不能讓人覺的你的熱情服務就是為了說法輪功,這真的是讓我修的。其實很多人之所以對大法會有不好的看法,一方面邪惡的宣傳在他們的頭腦中留下了對大法不好的印象,另一方面是很多人沒有真正接觸過大法弟子。當他們知道剛剛為他們提供良好客戶服務的人是名大法弟子的時候,很多人心理上的衝擊是很大的。因為他們很難把眼前的我和大陸官方電視上宣傳的那些「又殺親又精神不正常的」醜惡形像聯繫起來。

有一次在幫助一個客戶後想辦法讓他知道我是名大法弟子,他的態度使我感覺他對大法的成見仍然很深。在臨走時,他說以後如果你們進新的電暖氣最好能告訴我一下,把電話也留給了我,幾個月後,我們公司進了新的電暖氣,我就打電話告訴他,電話中聽的出他非常驚喜,還邀請我去他那裏喝茶。我知道他的態度已經改變了,因為我向他展示了大法弟子的誠信。

有一次一個客戶幾次改變主意,使我也必須一次又一次的修改報價,我能體會到是師父安排出這樣的機會,讓我有充份的機會向她展示大法弟子的寬容理解。當最後她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時候,她非常吃驚,她說她是基督徒,對法輪功一直都有看法。我就和她講了甚麼樣才算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以及我就是因為我的老師給我們講了道理後才明白了耶穌是非常讓人尊敬的神。幾分鐘後,這筆很大的訂單也做成了,她的觀念也轉變了,臨走時她把我的電話要去了,並真誠的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

工作中我遇到的每一個華人,尤其是從國內來的華人,我都格外的珍視這樣的機緣,我知道我的這份很好的工作、得體的儀表談吐、耐心友善專業的服務態度都是在向這些可貴的中國人展示著大法的真相。

我知道在工作中,我單有真誠的服務態度是不夠的,我更需要提高我的業務水平。我會儘量在工作時間內多向周圍同事學習業務上的知識。即使在工作之餘看業務上的知識,我也不再覺的這是浪費時間,因為這同樣是我修煉的內容,因為我的業務能力的好壞也和我向華人講真相的效果是緊密相關的。

在工作中,師父也用各種方式點化我讓我看到自己的許多執著心,從我的同事的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他們有的做事情井井有條,使我看到了自己做正法事情時的雜亂、沒有條理;有的做事很迅速,使我看到自己做正法事情一貫拖拉的作風;有的做事情很果斷,使我看到自己的優柔寡斷的個性。我知道我和他們不僅僅是一種緣份關係,他們被安排在我的身邊,都是和我的修煉有關的。由於周圍的同事都是西人,對不同的人我都尋找合適恰當的機會讓他們知道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以及大法的真相。工作中誠懇謙虛的態度使我和他們相處的都很溶洽。

由於自己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使我在經濟狀況上很長時間處於魔難之中,也由於後來找到了自己的執著,才突破了它們的迫害性的安排。在我刷盤子的那段時間裏,在師父的點化下,我突然明白了今天我們能夠得法,以及今天我們大多數大法弟子的經濟狀況,都是舊勢力在久遠歷史前所做的長期安排。此時想起師父以前講過的法,對其中的內涵才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

「當年傳大法的時候,為甚麼舊的勢力把第一次得法的數字死死的限制在一億?這一億人哪還是我一定要的。它們當時給限定的數字是七千萬,我當時要兩億人。它們知道第一次得法的如果是兩億人的話,那這場所謂的邪惡考驗也搞不成了,所以它們就死死的限制在一億上。」(《北美巡迴講法》)

「其實還有很多有緣份的還沒得法呢!」「目前真有許多人有緣份甚至於緣份很大,還沒有得到法。」(《法輪佛法(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而今天的正法中,不是你們有那麼大的緣份,也不只是偶然的,但是你們碰到了,你們真的能夠修回去了!」(《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

明白了道理後,我知道更應該珍惜今天的正法修煉機緣,我們修煉道路上的每一步都需要用法來衡量,這樣才能看清舊勢力的安排,才能不被它們鑽空子,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才能不成為一句口號式的話。只有當我們整體的心性提高上來了,周圍的環境才會真正發生變化的。

以上是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望同修能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