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弟弟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6日】弟弟是個很有正義感的常人。2000年8月我因向世人講真相而被非法刑拘。出來後弟弟跟我說:「你剛進去時我日子很難熬,不理解你,後來當我聽到你因不出賣同修而繼續被非法關押時,我心裏就很坦然了,你是應該那樣做。」

平時我總是帶著親情的執著向他講真相,心想這麼好的法你們怎麼就這麼沒有正見。心裏越急,他就越不聽,我就越覺得他悟性差,還產生了看不起他的念頭,每當這時,他就會說一些對大法不恭的話來氣我。「所以每個人碰到任何一個麻煩事你都首先看自己,是不是我做得不對勁兒?我經常講一個道理,就是說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平和的。你自己做錯了,就造成了擰勁兒,和別人擰了勁兒了,周圍一切好像都不對勁兒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緊張了。這時自己找找自己的原因,你把自己不對的地方糾正過來,你發現一切都平和了,又對了勁兒了。」(《在瑞士法會上講法》)當我找到問題後,我決定不著急跟他說,而是從自己做好,處處替他著想,安排好他的飲食,學會理解、寬容他的不好的脾氣。漸漸地環境變了,他還告訴我只要有朋友聚會等他就會告訴人家法輪功怎麼好。電視上播放《自焚》,他一看到劉葆榮等人,就深信「自焚」是栽贓的,他的理由是:「他們的神態不像煉功人,不像我姐一樣。」

我習慣放大法電台的錄音,弟弟聽到後說:「你們的聲音真好聽。」我就抓住機會向他講了一些我悟到的法理,他聽得津津有味。我再讀給他聽明慧網上的文章。一眨眼一、兩個小時過去了,我漸漸地產生了歡喜心,他就不愛聽了。所以我們對誰講真相時都要抱著「無所求的心態」。「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再認識》)

一次我父母打電話來勸我去洗腦班,恰好是弟弟接的,他回答他們:「有甚麼好轉化的,我看她煉了功後人變好了,身體也好,從不生病。」就像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講的「你們修煉人的表現是純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們的表現就覺得你們就是好。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我們得考慮這些問題。」

2001年10月,惡警非法從我家抄走電腦、打印機等。當時我有點害怕,弟弟拍拍我肩膀說:「有甚麼好怕的,修煉嘛就應該堅持到底。」我聽了很感動。後來我在派出所走脫,一直流離失所至今。從此我再也沒見過弟弟,我相信他會一如既往地理解我、支持我、幫助我向世人講清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