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從個人角度有選擇地同化大法

自覺破除自我設定和自我侷限


【明慧網2003年12月10日】師尊在《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得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地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地提高。」

近來,我看到一個問題,看到自身存在的一個很大的不足,它一直貫穿著從我得法到現在所走過的整個歷程。在很多事情上,自己認為怎麼辦好就怎麼辦,後來發現自己好像在一直迴避著甚麼,有一個本質的東西很怕受傷害。實踐中我看到自己不是真正按照大法弟子的標準去面對去抉擇,也不是首先從如何對大法有利去考慮,不知不覺已經走入了自我設定和自我侷限的門檻。

具體表現就是:

1、用自己認為正確的方法學法,證實法。學法上,自己認為獨自讀書效果好,而集體學法人多嘴雜心亂,就很少參加集體讀書。證實法上,認為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需要做的,我在自我設置的每個階段中只做了自己認為對的,而沒有去圓容同修要做的,也沒有顧全到整個整體。

2、和同修交流時固執己見。總是堅持用自己明白的那部份法理去說服同修,後來看到自己沒有為同修著想,就試著去傾聽,試著去配合同修所思所想,但是好多時候和同修交流過程中,話裏話外,還是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想法委婉地帶了出來,還是有所保留,還是有所堅持。

3、講清真相上,找自己看得順眼的人講,找陌生人講,忽略了身邊的熟人。

4、發正念流於形式,一旦出現問題時才開始重視發正念,把發正念用做破除自己前進路上的阻礙的工具,而沒有真正明確和承擔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5、拿自己學法後的收穫去對照別人,要求別人,而不是對照自己,要求自己。

6、瀏覽大法網站時,專找自己感興趣的文章看,當我收到同修不定期地向我推薦的文章,我發現幾乎全都是我沒有看過的。

7、在常人的生活中,購物選自己相中的顏色樣式,吃飯做菜按自己得意的口味。

總而言之,得法後這幾年,總是有一部份在同化大法,在不斷地歸正和改變,而且越變越好,而有一部份總是不去觸及,不願去觸及的都是那些根本的遲遲不放的東西,還有一部份是麻木,自己已經形成的行為習慣和思維方式不符合法的要求,長時間陷在裏面還沒有意識到。別人的一句話,發生的一件事,一旦涉及和觸動自己本質的東西就不幹了,就繞道走。痛失了師尊給提供的一次次提高的機會。

但現實中我發現其他部份同修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方方面面體現出的都是自我,體現的都是個人的觀念和特點,而不是無條件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有的同修只是去參加各種洪法活動,形成了固定的模式,從來不過問洪法前的準備工作,更談不上參與各項準備協調的工作。他的這種習慣的行為方式就是,同修聯繫安排好了我就去參加,洪法活動盡可能地不拉下。他只考慮自己不錯過各個合適的機會,卻看不到自己也有消極被動等待的一面。

有的同修一直在做各項大法工作,也很用心。當有些大法工作趕上時間很緊,需要及時完成時,他還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和作息時間去做,按時吃飯,按時到點睡覺,按時忙自己認為重要的其它事情,其他時間才做大法工作,而不是寧可少吃幾頓飯,少睡一宿覺,把大法工作放在第一位,抓緊地及時地去做。他雖然一直不停地做著大法工作,卻不知自己是在自己固有的不願放棄的作息行為習慣下去做,自己已經把自己鎖在枷鎖裏面證實法了。

有的同修情緒波動大,前一天看到還很樂觀,笑容可掬,第二天看到就變得沉默寡言。原來他一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自己的心靈被觸動了,情緒就變了。他還以為自己就是這樣,就是這種性格,殊不知自己一直泡在人情中,一直被沒有去掉的人心所帶動,而不是無論遇到甚麼事情一直保持一個祥和的心態。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有時我們面對所遇到的問題,不知不覺還在用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衡量,這件事應該這麼做,那件事應該那樣辦,這個我願意,那個我不贊成,這一切都在自我設定當中,在自我侷限當中,這也是有條件有選擇地修煉,師尊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說「被救度者怎麼能選擇自己怎麼樣被救度呢?掉到水裏了,人要救他,他卻說:你不能夠直接用手救我,你得用一隻我喜歡的船來救我。那怎麼能行呢?」

師尊已經賦予了我們一切的一切。我們不能老是停留在自己固守的行為模式和思維侷限的框架裏。我們應該放棄個人的習慣、目的和利益,不斷突破自我封鎖和自我阻礙。及時破除固有的一切,站在更高的基點上,別有洞天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