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證明《華僑時報》惡意詆毀法輪功


【明慧網2003年11月8日】引言:在中國大陸,我經歷了那種一言堂、一邊倒的對法輪功的狂轟濫炸式的誣蔑宣傳,經歷了那種說真話就被抓、被打、被判刑、甚至被打死的殘酷和黑暗。

探親來到加拿大後,看到海外中文週報《華僑時報》不甘落伍地緊跟中國大陸喉舌,販賣謊言,用極其下流、不堪入目的語言在民主自由的國家散布對法輪功的仇恨,卻是匪夷所思。作為一名法輪大法學員,我有責任以我的工作生活經歷和學法修煉經歷,澄清事實、講清真相

一、我的經歷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現年51歲。今年7月份來加拿大探親。我出生於中國大陸,從小就接受無神論教育,從1970年到1990年在中學從事教學工作,1992年後下海經商,曾在國內任汽車配件公司經理。在生活中我養成了一種習慣,非我親眼所見所聞之事絕不相信。

我曾經有一個聰明、伶俐畢業於中醫學院的妹妹,她小我13歲,從她上初中到高中及大學畢業直到參加工作,她一直就在我家住,衣食住行、培養教育都由我承擔(因母親身體不好)。我在她身上花的心血與精力超過我對自己的一雙兒女。1993年她被評上了醫師,又處了對像,並定於1994年10月1日結婚。然而,1994年8月10日的早上,一場車禍奪去了她僅僅28歲的生命。這一晴天霹靂震昏了我,我拽著她漸漸涼下來的手,失聲痛哭。巨大的悲痛幾乎把我擊倒,血壓降到了60~90,我每天坐出租車上下班,持續了一個多月。對妹妹的思念,使我常常一個人落淚。生活變得枯燥無味,整個心靈被痛苦所佔據,身體也越來越憔悴。慢慢地我開始琢磨人生,開始去想人到底為甚麼活著?人生為甚麼不一樣?妹妹她在哪裏?人到底有沒有靈魂?宇宙中到底有沒有佛道神?一連串的疑問在我腦海中徘徊,百思不得其解。

1995年9月26日,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轉法輪》,當看完書中開篇「論語」第一段時,我就感到這是一本不尋常的書。拿回家便通宵達旦地看。《轉法輪》語言通俗易懂,內涵卻博大精深,解開了我所有的疑問,書中告訴我如何做一個好人,以至於一個更好的人,直至返本歸真。從此我的心裏像開了兩扇大門,豁然開朗。我對這部大法愛不釋手,打那以後便每天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我越學心裏越亮堂,越學越覺得大法珍貴。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懂得了人生皆是緣,有緣則聚,無緣則散,人各有命。

未煉功之前,我體弱多病,如青光眼、神經衰弱、胃病、腹瀉、風濕症、咽喉炎、頸椎病等等。因常年教畢業班,天天刻鋼板,頸椎增生,常常因腦供血不足而頭暈,有時虛脫。眼睛過早地衰老,視物不清,看書串行。青光眼又使我眼眶、眼球經常疼痛,嚴重時噁心,嘔吐。較嚴重的咽喉炎,使我一節課上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加上帶著兩個孩子,家務繁重,常常是筋疲力盡,長期的勞累使我的體重不足100斤。煉功以後,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不知不覺地甚麼病都沒有了。從我記事起我還是第一次體會到沒有病的滋味。我自己也感到奇怪,怎麼會這樣呢?過去天天吃藥,一年花幾千元錢也沒有甚麼效果,現在甚麼病都沒有了,身體越來越好,渾身輕鬆,體重增加到136斤。後來通過學法我明白了,法輪大法是超常的,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心性多高功多高,心性上來了,甚麼都跟著往上上,心性上不來病也不會去的。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

我在國內是經商的,經營汽車零部件銷售。汽車零部件有原廠和副廠之別,副廠件外觀上可以以假亂真,但價格相差懸殊,只佔原廠件的20%。由於市場疲軟,競爭力強,同行們都把副廠件當作原廠件銷售。在這一點上,我和他們是截然不同的。我是個修煉的人,嚴格地遵照師父的教導去做,絕不騙人,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我把不同的配件擺在櫃台上讓司機識別,在經營中實行包退包換,沒用上的拿回來一分錢不扣;無論半夜還是凌晨,不管買多少貨,哪怕看完了不買,也是熱情服務,以誠相待。我把商店當成一個工作、一個修煉的環境,在這裏去各種執著心;哪怕再苦、再累、再麻煩、再吃虧,我的心態都是祥和的,平靜的,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無論是同行還是司機,我都能使他們高興而來,滿意而去。我因此而贏得了用戶和同行們的信任和讚譽,被稱為信得過的單位。

現在的社會流行著這樣一句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往往都是自私的,處處事事都為自己著想,而修煉的人則恰恰相反。正如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中所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在現實生活中,當我遇到問題時,遇到個人身名利益受到損害時,站在對方的角度來考慮問題,發現對方也是很難的,往往也是由於他的處境促使他不得以而為之;即使是他非要那樣做的,就想佔點便宜,那也是他那顆常人之心所帶動的,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又怎麼能與他計較呢?當我每遇到問題都這樣想的時候,心一下子就寬鬆了,祥和了,不但理解了對方,諒解了對方,還覺得他可憐呢。也許這就是師父所說的慈悲心吧。

那麼,慈悲是甚麼呢?慈悲就是善,做事能先為別人考慮,能忍受痛苦。除了先為別人著想之外,作為一個煉功人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還要找一找自己的毛病,看看是不是自己還有哪些心沒有放下,看看自己所想的、所說的、所做的是不是符合大法的要求,用師父的話來對照自己,認識自己的不足,從而糾正自己,改正自己,去掉不好的心,逐漸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這樣一點一點提高,每提高一個層次就是向圓滿邁進一步。

圓滿是修出來的,不是通過某種方式、方法人為地所能達到的。通過「自焚」、自殺想達到圓滿的目的是荒唐的!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殺生問題」中明確地指出:「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得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我們講,當一個人針對另外一個人做了不好的事情,他就會給人家相當大的德作為補償,這是我們一般指佔有別人的東西等。可是一下子把一個生命結束了,動物也好,其它生物也好,那麼就會造下一個相當大的業力。殺生過去主要指殺人,造的業比較大,可是殺一般的生命體也是不輕的,直接產生很大的業力。」(《轉法輪》)由此可見,江氏造謠媒體,製造導演所謂「自焚」,來宣傳說是為了「圓滿」,這是沒有任何根據的,也是很荒唐的。

二、《華僑時報》是在惡毒誹謗

2001年11月3日《華僑時報》以「加拿大法輪功受害者之聲」為題,用整版的篇幅,極盡誹謗、造謠之能事,杜撰誣陷法輪功,隨後又在2002年2月2日發表長達12版的「特刊」,重複誹謗之詞,與前期詆毀一模一樣。雖然其所登文章語無倫次,沒有一點真憑實據,但不明真象的人看了都會由此而引發對法輪功的仇恨。也就難怪有些華人一見到大法的真相資料非但不敢接,而且目光裏充滿了仇恨和鄙視。

當我看到《華僑時報》這樣連篇累牘地攻擊、誹謗、詆毀法輪功的那些文章時,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難受。我為我們師父遭到如此的侮辱和陷害而感到萬分難受;我為《轉法輪》這部偉大的宇宙大法竟這樣為世人所不解甚至遭到謾罵而感到難受;我為《華僑時報》和它的作者這樣曲解法輪功以至於惡毒地誹謗,在不知不覺中造著無邊的罪業而感到難受;我為讀者心靈受到毒害而感到痛惜。

法輪大法是生命之法,師父是我們修煉人最敬仰的人。是師父使我們身體健康,道德回升,是師父給我們帶來了幸福,給世界帶來了光明,給人類帶來了美好。來自世界各地的上千個褒獎,已經證實了這一點。《華僑時報》及其作者這樣顛倒黑白、侮辱我們的師父,我的心在流血呀!文章虛構出來的醜惡,使讀者的心變得昏暗、恐懼,繼而在他們的心中就變成了一種對法輪功的仇恨、厭惡。這正是江××利用謊言煽動民眾的仇恨、在國內變本加厲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貫手法。

在中國,媒體的不實宣傳完全改變了人們的觀念。有這樣一個令人心酸、心痛的事情。一個警察把我們師父的照片放在地上讓上客車的人用腳踩,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他沒有去踩,「撲通」一聲跪在了師父的像前,手捧著師父的像,淚流滿面。在場很多人,他們沒有被感動,相反還嘲笑他,說他是老糊塗了,甚至還有人說他是精神病。不僅如此,這種媒體的不實宣傳也導致家庭破裂。我的欒姐,也是個老年法輪功弟子,因其進京上訪說句真話而被勞教。本來她們夫妻感情很好,但她丈夫看了「自焚」的宣傳後,說甚麼也要和她離婚,理由是他怕妻子半夜起來殺他。

在加拿大,《華僑時報》的這些文章,其實只要細心一點就知是假的,文章的落款沒有真名實姓,也沒寫法輪功學員,也沒寫法輪大法弟子,而是署名「加拿大法輪功習煉者」。「法輪功習煉者」這個稱呼,誰都熟悉,它是中國大陸的媒體、610辦公室、警察對法輪功學員慣用的稱呼。由此不難看出這些文章它來自何方,為甚麼會登載在《華僑時報》上。

結語:《華僑時報》在加拿大這片自由和法治的土地上充當江氏集團對法輪功進行詆毀的打手,無視法律、在民主社會煽動仇恨,等待它的將是和江××一樣的命運──道德、人心法庭和正義的全面審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