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感世人 正念抑邪惡

——市局警察怕上惡人榜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0日】

派出所長聽真象

國慶期間,我們五位大法弟子(大多數都五、六十歲了)到郊外去發法輪功真相資料。由於對目的地的地形不熟悉和怕心,我們被當地鄉政府巡邏人員舉報,將我們抓到了當地鄉派出所。被抓後我們馬上意識到我們沒有做好,被邪惡鑽了空子。到了這一步我們意識到要把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的氣勢拿出來,一進派出所,我們就開始發正念。

同去的一位大法弟子還在某大學讀書。警察想到她小,把她分開關押,好向她下手。但是這位弟子很堅定,警察從她那裏甚麼也沒得到。不一會他們又將我們四人分開,我被叫到一間只有兩張破寫字檯的屋裏,我就在桌子上立掌發正念。這時候進來一人,他本想大聲吼我,但突然又小聲地對我說:「老人家下來。這桌子不好,怕摔壞你。」同時叫小警察搬來凳子,我想他一定是這裏的所長。我說:「謝謝。我看你是好人,我給你講法輪大法好。」這時他把小警察支走了,就聽我講。我簡單的講述了自己修煉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後,就講大法洪傳世界六十多國,江澤民、羅幹等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高官在世界多國被起訴,這次羅幹冰島之行又被起訴。最後我說,你們不應該抓我們,要善待大法弟子,這樣你們才會有好的未來,讓你和你的家人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他點頭應聲,接著他向院子裏一群警察講大法弟子洪法的事,完了要求我們配合搞筆錄,我們說:「對不起,我們不能給你們講姓名地址,不能配合你們迫害我們。」他們就把我們送往拘留所。

舉報人和犯人被大法的慈悲感動得流淚

在去拘留所的路上,發現舉報我們的人也在車上,我們向他介紹法輪功,講了善惡報應的道理,叫他把真善忍的美好記在心裏;並告訴他發真相資料的目的是救度眾生,你應該幫助這樣的人才對。他哭了,他明白了,我們為他高興。

在深夜的行車途中,氣溫突然下降,那些二十多歲的年輕警察冷得渾身發抖。我們這幾個五六十歲的大法弟子卻不覺得冷,他們看到了大法的力量。到了拘留所,已是凌晨四點多,我們被關進號子裏。這時,我們也正好坐下來向內找一找自己,不覺到了六點鐘,發完正念後我們五人合蓋一床被子休息。我們一位開天目的同修看到,五人是一朵梅花,正好五個花瓣。我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們;五人是一個整體,要正念正行一起闖出拘留所。

在切磋中,我們回想起師父的講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既符合新宇宙的理,又符合舊宇宙的理,舊勢力不敢反對,我們就發正念:我們是主佛的弟子,發真相資料是為了救度更多的眾生。我們做著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允許宇宙中任何生命干擾、破壞,誰也不配。立即釋放我們,一天也不能留。為了抵制迫害,我們開始集體絕食。

第二天,警察要把我們分開,我們不答應,堅決要求五人在一起。警察說不可能,但最終是我們師父說了算。第三天,我們回到了一起。頭兩天,我們加緊發正念和學法,我們誰也不怪誰,大家都有漏,以後做好。第三天我們煉完功,學完法,發了幾次正念,上午十點左右,我們開始唱歌。先唱《法輪大法好》,後唱《回歸路》。本來《回歸路》歌詞忘記了,這時一下又想起來了。我們平時唱高音唱不上去,但這回唱得很高,並且吐詞非常清楚,讓所有的人都聽得很明白:「漫漫人生路,何處是歸途,千年輪迴塵緣處,苦中不知悟。法輪天地旋,鋪就回歸路,苦海無涯大法度,眾生快醒悟。眾生快醒悟,重返回歸路,機緣只有一次,切莫再貽誤……」我們放開嗓子,唱得映山映水,聲音穿透各層空間,迴盪在拘留所上空。唱了好久,唱著唱著又想到了還有眾生沒得到大法救度,於是邊唱邊哭,回頭一看,和我們關在一起的三個女孩抱做一團,放聲大哭,三個女孩人生堪悲,是歌詞觸動了她們的靈魂。後來和我們一起唱「法輪大法好」,她們說:「我們也想學大法,但我們身體是骯髒的。」我們說:「想學大法誰都可以學,我們師父洪大的慈悲可以化解你們的罪過。以後改過,找個其它工作重新生活。」當天三個女孩和我們一起絕食抗議對我們幾位大法弟子的關押。後來一警察上來說:「老人家,請小聲點,今天是我當班。隔壁是看守所,旁邊是小區,還有那麼多犯人,你們要背經文、煉功唱歌都可以,小聲點。」我們問:「你是所長嗎?」他答:「是副所長。」我們就跟他講要善待法輪大法弟子,以後才會有好的未來,回去告訴你的親朋好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四天上午,有人叫出去放風,我們不去,我們不是犯人,放甚麼風。小獄卒想仗勢欺人,叫人強拉我們。我們說:誰敢動。同時我們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小獄卒灰溜溜的走了。然後我們大聲向隔壁男號洪法,講大法洪傳世界六十多國家,世界各國給大法、給師父褒獎一千多個;叫他們記住「真善忍」「法輪大法好」。本來前一天有一人罵大法,罵了很久,他想挑起我們和他吵架。那時我們在學法,沒有理睬他。後來聽我們唱歌、喊口號後,再也沒有聽見他的聲音了。

市公安一科警察:「你們相信我,明慧網『惡人榜』上沒有我們市局一科」

市公安一科辦案人員來了,他們要搞筆錄,照相,我們都不配合,也不讓他們偷拍。他們最後沒弄成筆錄也沒有拍照,只是問我們的姓名地址,勸我們吃飯。來勸我的警察還向我保證:「不追究小冊子的來源。不會關你們兩、三個月,不會送勞教所或洗腦基地,也不會通知單位,不影響養老金,說出姓名來我們核對好才能放你們。」我說:「說了姓名,你們會去收集我們的材料。」他說「不會告訴派出所的。」我知道他在說假話,我說:「你把自己裝得那麼和善,你是用這種『和善』來欺騙我們,你們在利用我們修煉人的『善』,我們被你們的偽善欺騙的事太多了。」他說:「我們是『惡警』?」我說:「對,你們是惡警。我憑甚麼相信你對我們的承諾?」他就賭身立誓說:「我拿兒子做保證,說話不算數就讓兒子得報應。」還講了很多讓我相信的話。最後我告訴他我是誰,我要求不准通知我的家人,不准騷擾我家,不准抄家。他都答應了。他說:「不通知你家人你的生活用品及換洗衣服怎麼辦?」我說:「換洗甚麼衣服呀?我要你們馬上無條件釋放我們。我告訴你你聽明白:我是『大法弟子』,而不是『犯人』。」他說:「你們相信我,我們市局一科的人都不壞,要不你們明慧網『惡人榜』上都是分局和勞教所的惡人名單,沒有我們。」我說:「你等著吧,如果你這次說話不算數,以後明慧網惡人榜就有你的名字了。」

第五天這個警察又來,找了其他同修後,又來找我,主動勸我吃飯。我的條件是;馬上放我們四人,我們家有的是飯,我們要回家吃。他說最少要關15天,我說:「不行!馬上放我們,一天也不能關。」我和他一邊講一邊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爛鬼,有些話是針對那些東西講的。這兩天我跟他談了很多,談話氣氛到後來越來越祥和,我是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不斷地開導他,喚醒他的自我。後來他說:「快要法正人間了,你們也快平反了。」我說:「對。那時候你有臉面和我們大法弟子一起歡呼,慶祝?」他說:「我會,我還要和你們合影呢。」我說:「好,那你從現在開始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做個好人,你才會有這一天。以後再有大法弟子被抓,你要善待他們,這樣可以將功補過,你回去告訴你的家人知道大法好。」最後我說:「你這兩天對我們說的話要對你自己、對家人、對你兒子負責,你是在和大法弟子說話,大法不可欺。我們師父都要我們善待公安,有些公安人員也是受害者,也是受江××謊言迫害的,他們也是大法救度的對像。」他說:「我還等你來救度我呢!」

在我們被關的六天中,全拘留所都震動了,都知道大法弟子堅不可摧,他們都伸出大拇指誇我們了不起,所有人都很敬重我們。獄警勸我們吃飯,我們就在監室門口向他們洪法,從所長到警察,到勞動犯人,我們就給他們講大法洪傳形勢和訴江案,使他們明白了真相。

其實,市公安局一科的人是最邪惡的,特別是和我們談話的那一個,我們有好多同修都是經他的手被關進勞教所、勞改營和洗腦基地的,這一次為甚麼市局一科的惡人惡不起來了呢?我覺得是他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看到魔頭都不行了,他們自己背後的邪惡因素也被銷毀了。他們怕上明慧網的惡人榜,怕法正人間時被淘汰掉。這次我們五人能六天闖出拘留所,再現大法的神威,師父洪大的慈悲,也驗證了正念正行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