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4日】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山東省一位退休女大法弟子,在2002年一次回老家的火車上,她開始向同車廂的人講真象。一些乘客因為受媒體宣傳的毒害,都不理會,有個小伙子還反感地反問她,給他們真象資料,也不要。

火車車廂內地面上當時連水加泥的很髒。車到一站點停車後,上來兩位農村打扮的人,腳上踩的很髒,這兩人卻踩著座位放行李,座位上留下很髒的腳印。女大法弟子當時也沒考慮其它,用自己的手立即把座位擦拭乾淨。在她看來這是應該做的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她的這一舉動,同車廂的人都目視著她幹完。那個反問過她的小伙子立刻向她說:「趕快去洗洗手。」等她洗手回到座位後,這個小伙子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一塊嶄新的白毛巾,遞到大姨手裏:「快擦擦。」然後主動向她問起了真象,全車廂的都聽著她說,還紛紛要資料看,她不一會兒就把真象發完了。

她用自己的行動向世人證實了大法。

師父時刻看護著我

一次,我到「倉庫」放真象資料,快到門口時,看見很多人坐在那裏,我當時心裏想:「這些人是幹甚麼的?是不是蹲坑的?」 因為已流離失所近三年了,我就有點害怕,就又從另一條胡同轉著走。剛進胡同口,眼前出現了大大小小的五彩繽紛的法輪!我的心情激動萬分,我知道那是師父在鼓勵我,給我信心。當我再到門口時,坐在那裏的人一個也不見了,都走了。我在師父的鼓勵下安全返回。

忍侮罵 修心性 酗酒違法者誠服

有一天晚上我值班,有一個歌舞廳打電話報案,說一人酗酒後在那滋事。當時,已經是半夜0點多了,我和我們班上的另一名同事,趕往出事的地點。將那名酗酒的男子帶到派出所,那男子喝了很多的酒,到派出所後,便對我侮罵,並說些很難聽的話。我始終保持祥和的心態,不為他的言語所動,但又不失我的威嚴。不管他怎樣罵,我總是以一種平和的心態,在他還能有一點理智的情況下給他講道理。有時,我乾脆的就不說話,因為他醉酒失去正常的理智。就這樣,從凌晨2點,他折騰到5點,我卻沒有對他說一句髒話,沒有侮辱他一句。在他醒酒後,調查了他的違法事實和侮罵我的過程。做完筆錄之後,他對我說:「我真服你了!你不會記恨我吧?」我笑著對他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怎麼會記恨你呢,你以後不違法就行了。」當時那人很受感動。後來他家裏的人來也向我賠禮,我對他的家人也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不會記恨別人甚麼的,以後他不違法就行了。」他的家人也很感動。他們真正地看到了一個修煉者的寬廣胸懷,但這些都是我在修大法後,心性昇華的體現。後來對這個酗酒違法者進行了拘留的處罰,他沒有一點的怨言。

這件事過後,引起許多人的爭議,說我「法輪功」別人敢於對我侮罵,也不在乎了,有損警察的形像了。在一次我向局領導寫的一份材料中,我澄清這一事實:在對待一個醉酒違法行為人,他罵我我就罵他是維護警察的形像嗎?他罵我我打他是不是維護警察的形像呢?而我調查清楚了他的違法事實,對其進行拘留的處罰,是不是更好的維護了警察的形像呢?以後再也沒有非議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