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佛山之旅

——我和四位小同修的「救緣」行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0月22日】2003年10月2日,我和四位小同修──小金、小童、好好、正正決定去「臥佛山」正法,此次活動我們稱之為「救緣」行動:向遊人發放真相資料,一路發正念,體悟師尊教誨,開小型交流會,拜訪「韓信祠」,參觀「萬佛洞」內飛天壁畫等。

「臥佛山」由多座連綿的群山組成,遠看形似一尊臥佛,令人嘆為觀止,這讓我們不禁想起師父的一段法:「那些石頭有些像菩薩、佛,還有的像其他神的形像。為甚麼這樣呢?其實那就是神的對應,它就是神的最低部份……神保證著石頭的不壞,而石頭的存在又保證著神的生命;石頭一旦壞掉了,那神體就解體了,有的神就掉下來了,是這樣一種關係。實質是更高神控制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是啊,一座山在高空看就是一塊大石頭,站在更高看,則是一粒塵埃。為此不難想像出地球上為甚麼有那麼多形似佛、道、神的名山奇峰。

當時天陰陰的,烏雲密布,像快要下雨的樣子。同修小金說:「這裏一定很邪惡,看那滿天烏雲就像舊勢力的黑手,我忽然感覺頭隱隱有些痛,我們快發正念吧!」同修小童說:「對,那半山腰就有一看守所,裏面非法關押著很多大法弟子,我們用正念清除那裏所有的邪惡因素。」於是我們齊發正念,完後又放大法音樂《普度》和大法弟子歌曲《法光天際來》等,那威力一定很大的。

我們邊爬山邊發真象資料,為了安全又迅速,我們整體配合分工協作:我負責發真象資料;小童負責發正念,不允許壞人搞破壞;小金負責查看遊人的視線,並發正念讓有緣人在很快的時間內得到真象資料並廣泛傳閱。就這樣,我們邊爬山,邊在法上交流,邊發資料,我感覺我們的周身完全被大法包容著,快樂、慈悲、純淨、聖潔……

臥佛山很陡,迂迴曲折,有近萬級石階,從山腳到山頂的南天門得需兩個多小時。一路上,一直是七歲的小弟子正正在前邊引路,他輕盈的身子像飛一樣,既不累且又快又穩。當爬陡峭山路時,連大人都累得氣喘吁吁,而他卻像走平路一樣,完全沒有累的感覺,他天真地告訴我:「媽,我上山時,就像有一條繩在向上拉我,很省力,而且身體像有一隻大手在托著我,特別穩,我一點都不害怕!」哦,那一定是師父在呵護、幫助著小正正啊!師父就在我們身邊,給我們力量,我們念著師父的詩:「攀上高階千尺路,盤回立陡難起步;回首如看修正法,停於半天難得度。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大法弟子千百萬,功成圓滿在高處。」(《洪吟》─登泰山)一直向上攀、向上攀……

每當遇到陡峭的路段,我們就用師父的話互相勉勵──小金牽著小弟子好好的手說:「好兒,不要怕累,師父說『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我們一定能上去的,沒有翻不過的山,沒有過不去的難。」小童說:「我們像在爬天梯,師父在『迷』一首詩中說『想見談何易,修行如蹬梯。破迷在高處,壯觀妙難訴。』越往上越妙,加油啊!」我聽了她們的話很受鼓舞,也滿面春風地說:「上山好像上天一樣,沒有不苦的,我們不要執著於到達目的地的時間,也不要執著於還有多遠的路程,只管往前走。師父在『洪』一詩中說『蒼穹無限遠,移念到眼前;乾坤無限大,法輪天地旋。』一座山算甚麼,我們一定能很快征服它的!」就這樣我們互相勉勵著翻過了一重山,可到達南天門,還得再翻一座山。當我們回首看那座山已經被我們甩在身後,被我們征服時,心裏有說不出的快樂。我們決定在山路的攤點前休息片刻,讓這些攤主(山民)知道大法真相從而得到救度才是最重要的。

站在大山的高處看,下面遊人如蟻,緩緩爬行;梯田如寸綠,雖小卻有生機;眾山一覽小,雲飛霧繚繞。望著這一切,真是心有萬千感慨啊!此時此刻,我們回想起師父在《洪吟》中的許多詩,「天之大天上有天 同有日月層層滿蒼宇 地之廣有天有地 共生萬物芸芸遍乾坤」(《主掌天地》)「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高處不勝寒》)「修去名利情,圓滿上蒼穹,慈悲看世界,方從迷中醒。」(《圓滿功成》)……僅在人中的高處往下看,真心體味,也頗領悟出了師父這些詩中的一些深刻內涵。

小弟子好好很好奇地問我:「媽媽,這山多美啊!它是怎麼形成的呢?」我說:「是神造的,我們不妨回想一下師父的講法。」於是我們大家都能很快想起師父講過的話:「其實有很多種石頭和土是一回事。就是一般地講,造地球壓得很實它就是石頭,鬆散的它就是土。但不完全是這樣。那個紅土和紅石頭它其實就是龐大生命的血。」(《法輪佛法─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地球也是由以前的地球不斷地爆炸再重新組合下一個地球的,爆炸一個組合一個。太空中有許多塵埃,有的個兒很大,有的像一塊大石頭,有的有幾平方公里,有的甚至於上百平方公里……重新造就地球的時候,把這些宇宙的塵埃弄在一起……」(《北美巡迴講法》)

每當我們想起師父的話,就會更加充滿信心地向上攀登。就這樣師父的法托著我們一步一步向上昇華,我們終於在將近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到達山頂的南天門,連小弟子好好也順利平穩地登上了山頂。(註﹕好好曾患先天性腦癱,四歲還不會走路,省醫院宣布將成為肢體癱瘓的殘疾人。可好好因修大法,不僅學會了走路,生活能自理,而且頭腦靈活,智力很好。這次爬兩個小時的山一點也不累,是大法賦予了她神奇的力量啊!)

在環山長城的頂峰,我們向遊人發放真相資料。中午十二點整,我們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起齊發正念,鏟除宇宙中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全面鏟除舊勢力的黑手和所剩的亂法爛鬼。我們還齊誦師父的《大覺》一詩:「歷盡萬般苦,兩腳踏千魔;立掌乾坤震,橫空立巨佛。」我感覺我們就像巨佛,就像大覺,千魔萬鬼都被我們踩在腳下。我們凝成整體在這麼高的山頂發正念威力的確特別強大,能量場特別強,一定清除了很多很多邪惡,我用天目分明看到另外空間滿天法輪在旋,每旋轉一圈,黑色物質就滅盡一層。

我們首先去觀看「韓信祠」。師父在《轉法輪》第九講「大根器之人」中講到大忍之心的時候,講到了「韓信受辱於胯下」的典故,並教導我們在修煉中受到屈辱羞辱的時候一定要有大忍之心。從此韓信大忍的故事傳遍了全世界每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群。而今,韓信將軍伐趙的戰場就在我們腳下,祠內一幅幅將軍騎射率兵場面的木板壁畫就在眼前,覽後不由感慨萬千。韓信作為常人都能做到如此大忍,何況我們這些要超出常人,向更高層次邁進的修煉人呢!

到了景點密集的山頂,遊人越來越多,於是我們把一份份真相資料放在遊人路過的甬路邊,放在通往仙人洞的山亭裏,放在天池邊的仙人橋上,放在牛郎織女的家裏,放在天堂街的路邊上,等等,並發正念讓每一份資料都起到講清真相的作用,讓有緣人拿到。我們還對擦肩而過的遊人近距離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們知道真相的所有邪惡因素,特別是遇到穿著工作服的警察及司法人員就長時間發正念。

每當去一處供有佛、菩薩、羅漢的殿內放真相資料時,我們都會有同感:邪氣壓頂,頭暈目旋。於是我們就在殿外發正念。從師父的《轉法輪》中我們知道,人們現在拜的這些東西背後都是邪魔和附體,常人是不知道的,還在拜,人真的很可悲又可憐啊!師父《洪吟》中的一首首詩往我們的腦子裏打:「佛門淨地難清靜,魔道邪心亂世行;越是名勝魔越多,人雜叫賣鞭炮鳴。」(《遊南華寺》)、「山恒雲嶺道何在,古觀悠悠遊客來;常人不知玄中妙,利用古廟發黑財。」(《遊恒山》)、「百丈山崖寺中懸,弘傳大法難得閒;今生重遊古崖寺,他日法正萬寺傳。」(《遊懸空寺》)、「建廟拜神事真忙,豈知有為空一場;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撈月亮。」(《有為》)

可惡啊,邪魔!可憐啊,世人!可喜啊,得救!

當我們發完最後一份真相資料的時候,天忽然放晴,太陽露出了笑臉,烏雲瞬間被驅散,天很藍很藍,雲很白很白。我們知道這一帶另外空間的邪惡被我們強大的正念和大法真相資料的威力清除了。

暖暖的陽光洒在我們身上,悠悠的白雲對我們笑,是師尊珍貴的鼓勵。一時間,我們感覺自己似神似仙似飛天在雲端飛舞併合十對師尊感恩,又似乘著悠悠法船在慈悲浩瀚的正法路上破浪揚帆,精進向前。

「臥佛山」在笑,一草一木一土一石在笑,遊人在笑,我們也在笑,在一片幸福祥和的笑海裏我們向大山揮手作別,心裏盼望有緣的生命們能夠有機會了解大法,能夠得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