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補


【明慧網2003年10月13日】明慧網上曾有一篇體會提到:我們要擺正基點,做任何事情都要站在維護大法,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角度上去做。對於走過彎路的學員,是要彌補由於自己而給大法帶來的損失,而不是單純想的是自己損失了甚麼,對此有些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由於自己也曾走過彎路,而現在有些事情自己也沒做好,自己也曾陷在後悔與自責中很難自拔,通過學法及與同修的交流,知道這是一種不正確的狀態,而這本身也是舊勢力的安排,正中了它們的圈套,深挖起來,也是自己只考慮由於過失而擔心自己損失了些甚麼,而沒想到這會給周圍的常人帶來甚麼樣的影響,會對寄予自己無限希望的眾生帶來甚麼,會給大法帶來甚麼損失。另外,自己還發現:這後悔和自責的背後是情,是私,在常人中,小孩犯了錯誤,會在父母面前哭哭啼啼的,希望父母的原諒。那自己是不是也以為通過這種方式,用情可以「感化」師父,期望師父對自己犯下的罪可以一筆勾銷,是不是在用人中的情來衡量師父的心態?

後悔與自責並不能彌補甚麼,它只是自己想歸正的一個起點,長期陷於這種狀態本身就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對眾生的不負責任,也是對舊勢力承認的繼續,擺正基點後,心中想的都是維護大法,救度眾生,想想自己的責任,自己沒有時間老是趴在那兒不起來,要為眾生而抓緊站起來呀!

在講清真象的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常站在個人提高、為個人建立威德的基點上去做,自己平時收集了一些電子郵件地址,由於自己沒條件大量群發,便發給明慧網,可總覺得不是自己親自做的,感到一點彆扭。這不就是自己怕失去建立威德的機會嗎?心中想的是自己,想的是如何樹立自己的威德,並不是真正想著為眾生的得救而做。想到此,真為自己而羞愧。

師父在《再去執著》中講:「我們的學員,包括我們的工作人員,哪怕是為了大法的工作,你們都相互妒忌,你能為此而成佛嗎?我要鬆散管理就是因為你放不下那常人,從而在工作中心裏不平衡。大法是全宇宙的,不是哪一個小小的人的,工作誰做都是弘揚大法,有甚麼你做、我做的,你們這種心不去難道還要帶上天國和佛爭強嗎?誰也包攬不了大法,去掉那顆不平衡的心理吧!當你心裏為甚麼事過不去的時候那不是執著心造成的嗎?我們的學員不要自己覺得不在其中啊!」(《再去執著》)。說到根上,還是沒有擺正基點,沒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沒有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還沒有從個人修煉的框框中跳出來。後來又想,把這麼大量的地址發給明慧網,會不會增加他們的負擔,自己為甚麼不力所能及的分擔一部份呢?是不是太自私了?但想到明慧網在資料選擇上,及發送的成功率上都要高,起到的作用可能會更大。不管怎麼樣,救人要緊啊!那就讓海外弟子多辛苦一些吧。有時看到明慧網發的一篇篇的真象資料,真感到無比的威力,每一封信都能起到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

其實,自己對通過網絡講真象方面一直不很重視,仔細分析起來,是覺得這種方式很簡單,花的錢少,精力耗的少,總希望自己能辛苦的做一些事情,覺得這樣威德才大。我想還是基點沒有擺正的問題。有位弟子曾經談到:現在我們許多弟子在經濟上很困難,舊勢力也認為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大法弟子證實法可以建立更大的威德。它們把個人修煉放在了第一位,強調的是個人的提高,個人威德的建立,可是它們的這種所為不是在阻礙眾生的救度嗎?如果我們有更好的經濟來源,不是能更好的起到救度的作用嗎?當然,找一下自己,舊勢力之所以能抑制,是不是我們自己的一些想法符合了它們呢?還沒真正完全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從而站在正法的角度上呢?

最後,讓我們再重溫師父在費城法會上的一段講法:「大法弟子對於你們在常人的世間修煉中,你們都有一個明確的在法理上的認識,就是不執著於常人的得失,包括你們在證實法的事情,也應該不是非拿出我的意見,非得我要怎麼樣,你才能在宇宙中建立威德,不是這樣的。你有一個好辦法,想出來了,你是為法負責,用不用你的意見,用不用你的辦法這並不重要。如果別人的辦法達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並沒有去執著你自己,相反地,你同意了別人,無論你說沒說出你的辦法,神可都會看見:你看看,他沒有執著的心,他能夠這麼大度、寬容。神看甚麼?不就看這個嘛。你執著於強調自己的時候,你就在鑽牛角尖,神在天上看著是受不了的。儘管你口口聲聲說為大法好,我的辦法好,能達到甚麼目的,也許真的是那樣,但是我們也不要過於太常人化的那種執著。如果真做到這一點,眾神都會說這人真了不起。神不是看你的辦法起了作用才給你提高層次的,是看你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層次的。這就是正法理。說我有多少功勞了我就能怎麼樣,是,對於常人來講是那樣的,對宇宙的法理在某個特點中,在某個特殊的環境中也可能看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