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地抵制邪惡的經濟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九日】邪惡在人間叫囂著:「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赤裸裸的邪惡。

我想說的是邪惡針對大法弟子經濟上的迫害。迫害中有一種很普遍的手段就是「罰款」、「押金」或者「勒索」。

我感覺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理性上嚴肅的抵制迫害,反對迫害。

從人這裏講,罰款的理由是甚麼?我們沒有罪,我們沒有違法,承認罰款的合法就已經不嚴肅了。罰款最後去了哪裏了呢,明慧上曝光的一些壞人惡警的案例上可以看到,有的把罰款來的錢用在了個人和群體的揮霍上,有的還被用到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上,至於收據都不開罰款的可想而知了,有的迫害者竟然把迫害弟子當作了生財之道。在大陸許多執法部門據說罰款的多少和執行罰款的人的獎金是掛鉤的。還有大法弟子的親人的托關係,送禮等等的情況。有的迫害者還把迫害大法弟子當作了不景氣中的「肥缺」。當然「罰款」「勒索」「送禮」大都是親人為了弟子減少吃苦而做的,對弟子個體的心是好的。但是從大法整體上看效果是不好的,助長了邪惡,縱容了邪惡。

我不是想說要求我們的親人怎樣,但是我們要認識到親人不是在用這種的形式來為我們承受。親人的美好未來是建立在對師父對大法的正念,不是以這種形式換來的。學員因為為他人考慮,最後還是把親人付出的罰款等記在自己的帳上,日後承擔這筆債務。這罰款就是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迫害的一種形式,如果配合了邪惡,用正念看,這個問題是嚴肅的。大法弟子悟到不保證、不背監規、不穿號服、不配合體罰、不配合酷刑、不出操、不勞動(勞動教養的「勞動」)……等等,那麼罰款呢?

好人絕不是好欺負的人,對於那些邪惡的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壞人,應該讓它們知道從大法弟子身上來錢不是好拿的,讓邪惡到自己這裏就解體,不讓它再延續去迫害別人,把迫害弟子的差使就從「肥差」變成「苦差」──誰都不願意幹的差。邪惡是怕曝光的,惡人強盜綁票般的勒索,比貪污還要惡劣的,常人的法也是可以隨意而用之的。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

《大法堅不可摧》:「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向邪惡低頭呢?怎麼能去向邪惡保證甚麼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惡妥協,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為,神絕對不會幹這種事。」(《大法堅不可摧》)

《路》:「目前這場邪惡的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與弟子的,針對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正是大法弟子對大法與自己負責最偉大的表現嗎?」

這個時期,弟子無私的錢財太寶貴了,是成千上萬的罰款呢還是成千上萬的真相材料呢?經濟上的窘迫的問題確實困擾過我們許多弟子,大法弟子在個人修煉時期打下的基礎,對錢財物質上看得很淡,但是正法修煉中要分清邪惡的迫害。

我最近一段時間多次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我們整體經濟上的迫害和變相迫害。

個人現階段的體悟,如有不妥,謝謝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