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陸某學校校長談心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校長:您好!

在法輪功(法輪修煉大法)以神奇的效果使親友擺脫了絕症後,眼見為實的我也走進了修煉的門。在極短的時間內,我那些好多年久治不癒的病痛都不翼而飛,而這些僅僅是開始。

(寫信的起因,是我聽說學校在政治和語文的考試題上,要求學生們作出誣蔑和誹謗法輪功的回答和一些文章,人人過關。在這之前,是類似於報紙電視上的全無事實根據的、一言堂式的栽贓誹謗洗腦教育。如果您還沒有從親朋好友那裏聽說過關於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請聽我慢慢跟你說。

請原諒我出於幾方面的原因以這種方式給您寫信並且隱去了姓名。在事實面前,您一定會思考,有一個正確的意見和選擇。)

在物慾橫流的今天,想做一個高尚的人很難。學法後,我從法中看到,「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轉法輪》)在按照大法要求下,我不斷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至今修煉6年,不需要上一次醫院,吃一粒藥,身體非常健康。對比我以前那麼不好的身體,這太不可思議了。

(說明一下,新聞中說煉功不讓吃藥那是編造的謊說,從法輪功的所有書籍中找不到一處這樣的話。新聞中的錄像剪輯是斷章取義,李老師在講不允許學員用氣功給別人治病來污染自己的身體時,說「誰也不允許治病」他們卻剪頭去尾拿出來騙人。)

我不但時時能保持一個愉快的心情,而且我真心的先為別人考慮,做錯事了及時改正,敢於面對。所以周圍的工作和家庭環境總能很融洽,人們都愛與我相處。

我的朋友中有很多和我一樣的修煉人,他們其中不乏有碩士、博士等高學歷的人,在各行各業中都是兢兢業業腳踏實地的人。因為不計個人得失,工作吃苦在前,自然做得很好。也就因為法輪大法好,短短幾年時間,人傳人,心傳心,一億人修煉。沒有神奇的效果,怎能有這麼多人學呢?難道那麼多人都像宣傳的那樣全無理智了嗎?

中國人的思想是世界上最有內涵也是最複雜的,特別是中國人經歷了令人難忘的十年動亂,更不會盲目的相信甚麼了。對於治病,人們往往有一個邏輯,有病先上大醫院。花錢,找熟人折騰半天,實在治不好了,才想去看看中醫或老中醫。再不好,甚麼偏方也不好使才會去練練氣功,碰碰大運。有好多人都是這樣,沒有神奇的效果絕不會有那麼多人練。而往往治好的都是醫院看不好的疑難雜症,所以氣功能治病是很容易得出的結論。

那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祛病健身都成了國家的不穩定因素嗎?其實,國家不是沒調查,96年開始,許多地區的公安就對全國煉功點全面監視了。大法修煉的一切活動都是公開和免費的,所有書在互聯網上免費下載。在這種情況下政府裏一小撮妄想利用鎮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的人,策劃了天津抓人事件,造成了北京地區萬人上訪。在提前策劃好了的一系列安排下開始了一步步的鎮壓。如著名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於2001年8月14日在聯合國會議上的正式聲明,指出:「中共當局並企圖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門廣場上的自焚事件為證據來誣陷法輪功。然而,我們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錄像分析卻表明,整個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導演的。我們現有該錄像的拷貝,有興趣者可來領取。」與會的中國代表團面對錄像分析無言以對。

慢放「焦點訪談」播出的現場錄像,可以看到死亡的劉春玲明顯是被人當場用鈍器擊打腦部而死的。王進東先是「全身著火,毫無痛苦的從容漫步;後坐在那裏被燒成黑炭」時,而易燃的頭髮卻沒事,他兩腿中間盛過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無損,就像道具般擺在那裏。喚起國人無限憐憫的劉思影,在做切開氣管手術後又是唱歌又是呼喚媽媽,創造了醫學史上的「奇蹟」!還有劉葆榮喝了那麼多汽油後,非但沒住院搶救,卻精神飽滿的在電視上侃侃而談!眾所周知,汽油中含有碳氫化合物等有毒物質,少量就會使人中毒,喝多了會致人死亡,她說自己喝了大半可樂瓶卻甚麼事也沒有!

與「六四」同出一轍,學生被開槍打死、裝甲車壓死說是自己理屈,說他們打死了軍人。新聞我們看見了:暴徒搶了裝甲車開機關槍亂射,我當時也恨透了那些大學生和暴徒,後來才知道,都是有人在一步步地算計和欺騙老百姓。

文革造反的學生在打死了同學後覺得很害怕,別人告訴他造反有理,他也理直氣壯了。親人和朋友都互相鬥。當年在一個知名的大學裏,學生把正副校長揪到操場,逼他們在跑道上爬,誰爬慢了就要挨打。胖校長因為爬得慢,被學生用鐵釘狼牙棒打得衣服纖維和血肉都粘在了一起,當晚就自殺了。

現今,因為堅持修煉而被迫害致死的修煉人已達數千,迫害手段令人髮指。而他們僅僅只為堅持做好人。在「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許多喪心病狂的執法者們,甚至將煉功人的人體器官拿到地下市場進行交易。活生生的一個人被帶走,不明不白的死去。為了掩蓋他們用刑的罪證和害怕親屬看出明顯有缺陷的屍體,讓親屬見到的只有一小堆骨灰…

有人說國家都定性了,你們太執迷不悟了。其實對人來講最重要的是善念和美德,大家注重的應該是事實,因為在對和錯、善和惡、正義和邪惡之間是沒有中立的!在今天拜金觀念的影響下,人們的各種觀念都扭曲了,太多人看重的只是眼前一時的利益,根本不信在不久的將來會有報應,更是這輩子不管下輩子的事。

文革後,人們出了多少書多少電影,為了讓人們記住歷史,不讓悲劇重演,如果悲劇要再發生,大家要來共同抵制。而今天在一言堂式宣傳的欺騙下,在各種變異的利益觀念驅使下,好多人又麻木了。

中國文化歷史悠久,內涵很深,五千多年來人們都相信善惡必報,相信有神在衡量一切。這樣也使人類的傳統道德維護了幾千年,人人都知道做了錯事會有報應。而只在近幾十年在中國才無神論一邊倒。您看今天的年輕人們,他們一聽說善惡有報從內心笑話你,所以他們甚麼壞事都敢幹。

古人講:暗室之過,神目如電。現在的人卻早已不信。法輪功李老師曾經講過「人的自私、貪婪、愚昧、無知和人善良的本性交織在一起,無知地造就著自己將要承受的一切,正在吞噬著社會。世界上各種社會問題百出,危機四伏,人類不知從自己的本性上找原因,看不到道德的敗壞後可怕的人心才是社會問題的毒根」(《精進要旨》「再造人類」)。為甚麼法律在越來越健全,而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因為滿腦子裝進了暴力、色情、利慾、勾心鬥角等等邪念的人,即使他很圓滑不表現出來,可是在看不見的地方他還是要幹壞事。

古羅馬在歷史上鼎盛一時,後期一下卻消失了。人們現在研究古羅馬文化,發現在他們那個時期的雕刻等文藝作品中也有同性戀、亂性、亂倫等敗壞的行為,敗壞的東西註定是要被淘汰的。這就好像一個人在單位,整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惹是生非,那麼時間長了不知悔改,單位不就得炒了他嗎?既然人類社會有這樣的理,那這個無窮複雜的宇宙會不會也有這個理呢?

翻開歷史,不難發現:人類歷史從古至今,各個社會階層,都有修煉的人,而且他們都是很善良的人。在中國歷史上,多少能者才俊,上下求索,只為了找到人生的真諦。

到底有沒有神?是信則有,不信則無嗎?是人心靈寄託嗎?向您說明了這個問題,許多的問題也就有了答案。

如果沒有神,承傳數千年之久的宗教信仰恐怕早就不存在了。信則有,不信則無。這本身就有不相信的人想要迴避問題的因素,說這話的人本身也不能否認一些無法用現有科學解釋的事件。包括90年代初期,在中國高能物理研究院和中國科技大學反覆研究後,被錢學森等稱作「唯像科學」的氣功修煉現象,意思是氣功類的特異功能確實存在,而用現有科學根本解釋不了,所以稱作唯這種現象的科學。搞這種研究的,參與者大多是根本不相信氣功的科學家和在院學生,而在反覆的嚴格試驗後,也不得不承認事實。其中不少研究人員後來都加入了親身實踐的行列中。

其中的一個試驗是對有搬運功能的測定。在實驗室裏,有這種功能的人用功能從密封的藥瓶中取出半片藥,另半片留在了藥瓶中,這用人的觀念是無法理解的。其實同時同地就存在著另外的空間,修煉的人可以透過這些空間做一些事。而這些有特異功能的人幾乎都在寺院或道家修煉過幾年,也就是說修煉出的特異功能是客觀存在的(也可以說是物質存在的),而且是超常的。

超常的事就被超常的理所制約。「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這就是法輪大法的要求,只有做個好人,更好的人才算是個修煉人(絕不允許殺生的,自殺屬於殺生,罪是很大的。所以說造謠的人騙不了了解法輪功的人)。

佛教始祖釋迦牟尼佛,是當年古印度的王子,他為追尋擺脫生老病死的方法毅然拋棄王位。最後在菩提樹下開悟,記憶起了自己以前的修煉方法,傳度世人。他告訴人們,自己在多少億劫之前就修煉得道了。他涅槃後的舍利,現在仍被人供奉,人們在研究它的神奇力量。還有在我國的九華山上,有好幾位佛教中千百年肉身不壞的高僧等等,許多事例都可以說明修煉是超常的,並且是客觀存在的。

如果你了解耶穌的故事,你會發現歷史的過去和今天是那樣驚人的相似。

當年猶太人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嘲笑他:你不是神的兒子嗎?你從十字架上走下來呀!你救了別人卻不能救自己。並且狂妄的說:你如果是神,我的子孫無家可歸。當耶穌大叫一聲痛苦而死,廟宇的幔帳一裂為二,天搖地動。人們驚恐:難道他真的是神的兒子?三天以後,耶穌復活,將神的形像展示於人。

在古羅馬帝國,基督教徒的樸實言行與羅馬貴族的奢腐淫亂生活對比鮮明。於是羅馬貴族誣陷他們吃人肉喝嬰兒的血,而對其大肆屠害。然而一切都遵循善惡有報的天理,幾場瘟疫淘汰了所有的惡人。

現在許許多多的發現,都足以改變教科書。達爾文的進化論,早期就被利用來否認有神論。其實人根本不是猴子進化來的。特別近期發現進化論中關鍵部份的幾個動物化石都是偽造的。其實現在的基因理論是直接否定所謂「進化」 的說法的。

在世界各地人們還發現了許多超出進化論解釋的史前文明。如非洲的加蓬共和國,法國72年進口它的鈾礦,發現都被利用過。經各國專家考察這個名叫奧洛克的鈾礦是一個大型露天核反應堆,是現在人的技術無法創建的。是20億年前建造的,運轉了50萬年。在美國大峽谷中發現一個三葉蟲的化石,上面有一個大人穿著鞋踩上去的腳印和一個小孩光著腳踩的腳印,紋路可辨。三葉蟲是6億年到2億6千萬年前的產物,按照達爾文進化論,人類圍著樹葉吃著生肉,到現今也不過是一萬年左右,那時怎麼會有人呢?在海底人們發現許多建築,高大精美。再怎麼推算它也是幾千萬年前,大陸板塊沉到海底之前建造的,又怎麼用進化論解釋呢?在許多山洞發現了許多數萬年前的塗著礦物質顏料的壁畫和石版畫,上面留有近代人裝束的形像,甚至有的還在拿著望遠鏡觀察天體……所以科學家們得出結論,人類存在過多次史前文化。「從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個文明時期的產物。所以認為人類多次文明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之後,只有少數人活下來了,過著原始生活,又逐漸地繁衍出新的人類,進入新的文明。然後又走向毀滅,再繁衍出新的人類,它就是經過不同的這樣一個個周期變化的。物理學家講,物質運動是有規律的,我們整個宇宙的變化也是有規律的。」(《轉法輪》)這和聖經的記載和釋迦牟尼佛的敘述是相吻合的。「氣功也不是我們今天人類發明出來的,也是經過相當久遠年代遺留下來的,也是一種史前文化。」(《轉法輪》)

著名的科學家牛頓、麥克斯韋和愛因斯坦等人在多年的科學研究中都發現,宗教(修煉)才是真正的科學,他們都是虔誠的宗教信徒。

說到這裏,用平常一貫採用的觀察事物的觀念也許很難理解和接受,正是這樣,人們正是常常絕對化的採用自己狹隘的科學觀念拒絕轉換一些角度來思考問題,從而在一些問題上故步自封。

用中醫和西醫做比較來舉例。古代的中醫很接近氣功治病,而現代中醫是中西醫結合的產物,現在我國的中醫院裏的第一代中醫大夫都是西醫教出來的。「中醫繼承的只不過是那些藥方,或者是經驗的摸索吧。中國古代的中醫是相當發達的,發達的程度要超出現在的醫學。」(《轉法輪》)

建國前期批判中醫的理由是:中醫講脈絡和穴位,從解剖中從未發現,是迷信!而後來一對蘇聯科學家夫婦,發現在一個電磁場下,人體上有許多地方閃閃發亮,與中醫所講的穴位正好相符;外國的其他科學家用儀器測到了人體的脈絡,開始研究中醫,反過來中國才敢承認了(因為現代科學還是從外國學來的)。

其實脈絡存在於人體的深層空間的那個身體上,也就是微觀空間的身體上。現在人們也發現物質是由分子、原子等微觀粒子構成的,現在最小研究到中微子。道家歷來認為人體是個小宇宙,外面甚麼樣裏面甚麼樣;釋迦牟尼佛講一粒沙裏有三千大千世界,裏面還有沙子,追下去無窮盡,也都說的是生命在微觀下的存在。這樣說來,宗教歷來講的人死後元神不滅就是微觀下的身體並沒有隨著人死而毀掉。

而中醫直接在人體的深層入手治療,效果自然要超過西醫許多。李老師告訴我們,「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得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據特異功能看,那個地方有黑氣,認為是病氣;中醫看就是那個地方脈不通,氣血不通,脈淤塞;西醫看呢,就是那地方潰瘍、長瘤、骨質增生或者是發炎等一些現象,它反映到這個空間就是這個形式的。你把他那個東西拿掉之後,你就發現這邊身體上啥都沒有。甚麼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當你把那個東西拿掉之後,把那個場打出去之後,你發現馬上就好。」(《轉法輪》)例如中醫講的:「望、聞、問、切」中的「望」其實就是用特異功能天目去看那個病的深層原因,這在史書上都有很多記載。

李老師在《轉法輪》中講了一個中西醫拔牙的例子。「有人講現在的藥如何如何。我說不見得,中國古代那些草藥真能藥到病除。有很多東西失傳了;有很多沒有失傳,在民間流傳著。我在齊齊哈爾辦班時,看到街上擺攤的有一個人給人拔牙。一看這人就是南方來的,不像東北人的裝束。來者不拒,誰來他都給拔,牙拔出那麼一堆來。他給人拔牙不是目的,賣他的藥水是目的。那藥水發出很濃烈的黃氣。拔牙時,把藥水瓶蓋打開,從外面隔著腮幫子對著壞牙,讓人嘬幾口黃藥水的氣,藥水都沒怎麼消耗,蓋起來放那兒。從兜裏摸出一根火柴棍來,一邊講著他的藥,一邊拿火柴棍對著牙一撥拉,牙就下來了,也不痛,帶一點血絲,也不出血。大家想,火柴棍若用勁大了可折呀,他卻用火柴棍把牙一撥拉下來了。

「我說中國有些東西在民間流傳著,而西醫的精密儀器就不如它,看誰的效果好,他火柴棍一挑下來了。西醫拔牙先打麻藥,這邊扎,那邊扎,扎針也很痛啊,等麻藥勁上來了,用鉗子拔。拔了半天弄不好根還折裏了。拿大錘子,拿鑿子往下剔,砸地心驚肉跳,再用精密的儀器給你鑽。有的人鑽得直蹦,很痛,出了不少血,吐一陣子血。你說誰的好吧?你說誰的先進吧?我們不能看表面的工具,得看它的實效。中國古代的中醫是相當發達的,現在的西醫再過多少年也趕不上。

「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那個時候上學的人,都要講究打坐,坐著要講姿式的,拿起筆要講運氣呼吸的,各行各業都講淨心、調息,整個社會都處在這麼一種狀態。」

這樣說來其實並不難理解。就好像那些西方人不理解中醫的針灸和推拿治療一樣。「你說人上火了造成頭痛,人怎麼會著火?用針來刺人治病開甚麼玩笑,你們是巫師妖術!」你只告訴他,他是永遠也不會相信的,因為他認為世界就是他自己科學知識認識到的那些或是「科學觀念」能解釋的那些,超出這個範圍的他都不會相信。

等到你用產生的真實效果,超出西醫治療的效果展示給他時(還省錢、省時、無副作用),他目瞪口呆,一時觀念上很難接受。一根銀針能治百病,從頭頂百會穴插入從下顎穿出,如果不是眼見為實,又怎會相信?現代人對待修煉也是如此!

「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固執的人硬是無根據而找理由說成是自然現象,另有用意的人違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於追求的人以科學不發達而避之。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佛法」可以為人類洞徹無量無際的世界。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轉法輪》「論語」)

法輪大法現今傳遍世界60多個國家,獲得了世界各個國家一千多份褒獎,為一億多人改善了身體,同時使他們成為嚴格要求自己的好人。特別是在美國、加拿大等民主國家寬鬆的條件下,大法弟子依靠在法中所得,在文學、音樂、美術、電視和戲劇、人體科學等各個領域給人類帶來了新的認識和文化。

然而在中國大陸,邪惡的獨裁集團依靠新聞封鎖,煽動人民仇恨,毒害了無數的人。

有好多思想比較開闊的人都在想:全國(世界)有這麼多人甚至有那麼多高學歷的年輕人都煉,這功如果不是非常好,哪會那麼多人都是傻子?

其實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一切,包括宇宙最宏觀到最微觀,以至常人社會的一切知識。」(《證實》)明白的人都知道他的重要,修煉人在實踐中都深深的體會到了。

李白有詩曰:「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短暫,意義何在?難道人生的目的只是追逐名利嗎?

《三字經》中有這樣一段:「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姓竇的燕山人,由於前世做了壞事,年過三十膝下無子。他過世的祖父在夢中告訴他要積德行善,抵還前世之過。他一生處處行善。周圍百姓有窮困無法生計的,他贈送本錢教給生存之道;他生活儉樸,用自己的錢蓋起校舍,高薪聘名師,資助窮學生。一次他的一個僕人偷了他的錢,賭輸了還不上,偷偷跑掉。走前,把自己的幼女留下,在胳膊上繫一布條,寫道:以此女抵還兩萬錢。他知道後,丟掉布條,將其女撫養成人,準備了豐厚的嫁妝像自己的女兒一樣出嫁。數年後他祖父又一次夢中告知:因為積了大德,天官賜你五子。果然不久就陸續實現了。在他的教育下,五個兒子都做了大官。竇自己在晚年也做了朝廷大官。古代文人范仲淹以竇燕山來教育後人,他的子孫也都很有作為。可見古人信守善惡有報的天理,不但維護著傳統的道德觀念,同時也受益匪淺。

咱們中國人有個說法:心田。是啊,在心的田裏播種了善念,會結善果;播下惡念,又怎麼會有好的將來呢?那麼多還沒有分辨能力的孩子們的將來不可怕嗎?

我們費盡周折,為的只是眾人在知道真相後對大法抱有一份善念,有一個美好的將來!僅此而已!

如果您相信我講的,請接受我的建議:如果610辦公室和其他政府部門,組織學生們觀看誹謗大法的電影和展覽,或讓學生購買誹謗大法的書籍,請您予以抵制!為他們的將來,我謝謝您!

請把我的信給家人和孩子看一看,和他們一起看看VCD,不用您說,他們也能明白。

我希望您能在適當的場合把我對您講的告訴學生和您的親友們,或把我的信給家人和孩子看一看,和他們一起看看VCD,使他們知道這件事的真相。孩子們的美好未來也許從您對真善忍的認同開始。換句話講,您去除了一個人因受騙對大法的仇恨從而使他被救,那真是做了一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致禮

2003.01

* * * * * * * * * * *

附上一位美國作家章天亮的文章片斷,希望給您更多的啟發:

因為我周圍接觸的同學對於自然科學掌握得多一些,所以和他們聊天的時候,我就會找機會從日常看到的一些現象談起對科學的認識。最後告訴他們這是我修煉法輪功以後所明白的道理,我覺得這也是從科學方面證實大法的一種方式。

西方科學的發展和東方科學的發展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我感覺就像是「氣功與體育」的關係問題。一會兒我再談這個問題。我先說說我在這方面是怎麼引導常人思考西方科學的。西方的所謂文明出現劃時代的進步都與兩個方面的突破有重大關係:一個是對物質的認識,一個是對能量的掌握。離開這兩者,發展出來的那都不能稱其為科學,而僅僅是技術。如果講清楚了,那麼常人就比較容易理解為甚麼只有修煉才是正確的路。

我經常給我的常人朋友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人人都知道樹木可以造紙,這種過程沒甚麼稀奇。但是這個現象背後的原因是很深刻的,這個過程同時涉及到剛才講的兩個方面。首先人必須認識到構成樹和紙的基本成分都是一樣的,也就是纖維,這是對物質認識的一面;還有就是我們掌握的能量必須可以把樹木歸還成纖維,並按照紙張的纖維排列順序進行排列,就可以生成紙。這個例子基本上還是屬於物理變化,也就是不改變分子的結構,僅僅改變分子的排列程序。那如果對物質和能量的掌握更深一步,就是化學變化,改變的是原子的排列程序。比如我們可以用石油製造橡膠、瀝青、塑料之類的。對物質的探索和能量的掌握每當深入一步,人的生活會發生很大的改變。

還有兩個有關能量方面的例子我也經常舉:瓦特發明蒸汽機,是人類第一次掌握了把熱能轉化為機械能。從此引發了工業革命,人類歷史從工場手工業時期轉變為機器大工業時期。當法拉第的電磁理論被應用於實踐中時,人類第一次掌握了把機械能轉變為電能,從此步入了電子時代。

人類現在利用不了原子以下的能量,也操作不了比原子更微觀的粒子,否則想要甚麼都可以隨心所欲地變化出來。比如說我們如果可以認識到石頭和黃金的共同本源,同時掌握的能量可以隨心所欲地排列那種本源粒子,我們就可以點石成金。我們可以變化出我們想要的任何東西。人做不到這一點,當然和人的道德是有關係的。人的道德不高,神也不會允許人掌握更高的能量。

西方的科學發展到這一步就到頂了,因為物質越微觀,它所包含的能量就越大。這個人類可能也已經認識到了。原子能比燃燒石油的化學能要大,那就是更微觀的能量。比原子更微觀的粒子的能量人們無法去利用它。目前西方的科學方法,把對物質的認識和能量的掌握逼進了一個死胡同。

科學的發展有另外的路,就是中國歷史上的修煉文化,這就說到在法上的認識了。西方科學發展走的是和體育鍛煉一樣的外求路子。他的知識和技術更新就像體育鍛煉中的新陳代謝一樣,維持了一時的繁榮,「強壯、往上」,表面看起來一直處於「最佳狀態」,實際上卻是消耗式的、得不償失,付出的環境成本和健康成本非常大。

中國古代的科學非常發達,因為他像氣功修煉一樣,走了內求的路子。舉個例子說,人體的結構是非常精妙的,人通過修煉可以修煉出各個空間的身體。如果人想利用哪個空間的能量,看穿哪一層的物質結構,用同等層次空間的身體就可以完成,就像我們在這個空間利用機械能一樣方便。師父在芝加哥講法時曾經說過:「那麼每一層粒子都有眼睛存在的形式。修煉人就是使那個眼睛能夠發揮作用,能夠起到和人這邊溝通起來,你就看得到了,這是從另外一角度講天目了。」這種科學的方法,老子在《道德經》中也說過,只不過沒有那麼明白,他講「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邦觀邦,以天下觀天下。」所以中國古代的科學沒有現代西方科學所表現的那麼轟轟烈烈,也不表現在這個空間,但是有許多東西,像魯班用木頭削一個鳥就能飛三天,《三國志》中說諸葛亮造木牛流馬,使用的是甚麼能源?現代人根本無法理解,但是中國古人卻能夠知道。

在和常人朋友講清真相的時候,我還會講一些他們都聽過很多遍的小故事,然後告訴他們背後的內涵。舉個小例子,劉備在荊州吃飯,蔡瑁要殺劉備,劉備就跑,後來躍馬檀溪,跑到水鏡先生窗外。水鏡先生當時正在彈琴,劉備就站在窗外聽。剛聽了一會兒,水鏡先生就不彈了,說「琴韻清幽,音中忽起高亢之調。必有英雄竊聽。」這個事情在不修煉的人看來很玄,修煉了再看這個道理就很簡單。在古代音樂和五行是有對應關係的,五音「宮商角徵羽」對應著「金木水火土」。那時候人彈的琴叫「瑤琴」,本來也是按照小層次宇宙的數造的,所以從琴的聲音可以聽出許多東西,比如一個國家「君臣民物事」的狀況。另外,人的五臟也對應五行,情緒對應五行,時辰、方位、顏色等等都和五行有對應關係。這就是表面紛繁而且不相干的事情背後的規律,而這種規律就把外部事物溝通起來了。這裏面的道理要給常人解釋起來他們會覺得修煉其實是很高深的東西,也會感到現代西方科學的缺陷。

許多北美的華人都想讓自己的孩子上中文學校,學會說中文和認識漢字,我覺得作為華人還是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的,但是許多人卻不知道中國文化最精華的兩個字「修煉」了。對於熱愛中國文化的人,我也經常和他們談起對於這方面的認識,就是如果從「修煉」的角度出發,看待中國歷史上的一切幾乎都一目了然。

中國古代人的生活狀態決定了他處於一個修煉的氛圍中,蓋房子講風水,婚喪嫁娶要講黃道吉日。人看病就得看中醫,像中醫就有很多人體修煉的成分在裏面,作為常識人也都稍稍懂一點。小時候認字都是學四書五經,教給人的也是如何修養品德以及古代的宇宙觀。就連行軍打仗的兵法,像我們經常掛在嘴邊上的三略六韜,其中《三略》是張良的老師黃石公寫的,六韜是姜子牙寫的,而黃石公與姜子牙都是道士。

差不多人人都學過中國的歷史,即使沒有學過,從常人的文藝節目像評書和電視劇中也知道一些。中國的歷史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從武王伐紂算起,歷朝輔保真命之主去打江山的謀臣都是道士。周朝是姜子牙;漢朝是張良;唐朝是魏徵,徐茂公,李靖,袁天罡,李淳風;宋朝是苗光義;明朝是劉伯溫。二十四史中對這些人的記載清楚地表明他們都屬於道家,其中有許多人甚至是著名的預言家,像袁天罡,李淳風的《推背圖》,劉伯溫的《燒餅歌》等。元朝和清朝屬於少數民族統治時期了,但是成吉思汗親自向道士丘處機請教治國方略;清朝的皇帝則是喇嘛教徒。這種歷史的安排,大家都學過《北美巡迴講法》,所以都會有體會。

我在學校裏有一個同學,一開始對法輪功不了解也不感興趣。看到我看《轉法輪》還很奇怪。後來我在一次聊天的時候,偶然提起,我說「你看中國文化很特殊啊,春秋的時候是《詩經》、戰國是《楚辭》、漢代是賦、兩晉和南北朝時代是駢文、然後是唐詩、宋詞、元曲和明清小說,每個朝代和每個朝代的文化都不一樣。」她聽了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說「誒?我怎麼以前沒想過?」後來她對我講的東西就挺感興趣的。還有一個同事,過一段時間就要和我聊一聊這方面的事。他經常主動問我法輪功的一些情況,我感覺他們在了解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後,就打開了一個全新的視角,所以是很愛聽真相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