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的暴行無法動搖我們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0日】當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回憶起當時大法弟子受殘害的景象,心裏特別的難受。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我們這些善良的平民百姓,就因為說句真話,說句「法輪大法好」,竟受到江XX邪惡集團如此的折磨和摧殘,要付出血的代價,甚至付出寶貴的生命。

99年7.20以後,我跟姐姐李素雲和其他眾多同修,受江XX集團殘害,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集中營。

那裏的幹警非常的邪惡,有的幹警形像非常惡劣,一看就是地獄裏出來的小鬼。

為了抵制非法關押和迫害,朝陽的張秀傑和李亞軒不做操,被打得昏死過去,其中張秀傑更為嚴重,多次昏死,後背被打爛,胳膊不能高抬,睡覺不能脫衣服,脖子被電棍電的傷痕累累,就因為不做操這點小事,生命都要受到威脅,可想而知,馬三家的惡警已經到了殺人不眨眼的程度。

我姐因為煉功多次被毒打(每次傷勢都很嚴重),銬在暖氣管子邊上站著,成天成夜不讓睡覺。一站就是好幾天,教養院裏一切見不得人的刑罰全給我姐用過。但是姐姐特別的堅強,任憑邪惡之徒怎麼折磨,每天煉功就沒有間斷過,邪惡的折磨也一刻沒有停止過,有一次幹警指使勞教犯人毒打我姐(本身指使犯人打人就是犯罪行為,這些人都是社會的渣滓,犯了法才被關進去的,幹警不但不教育她們脫胎換骨從新做人,反而還縱容他們犯下罪惡,這就是馬三家幹警的實質,況且她們還存在腐敗現象,特別腐敗。經常索取勞教犯人錢財和物品,增加勞教犯人勞動強度,加長工作時間,給她們創收,增加收入,這就是馬三家幹警的實質)。我姐的傷勢特別嚴重,臉部極度變形,成鐵青色,白眼仁成血紫色,極度瘀血,這種傷害後的形像,多虧我是她的妹妹,能聽出聲音來,不然根本就辨認不出來她還是我的姐姐。

姐姐絕食抗議,就在絕食身體非常虛弱的情況下,挨電擊也是經常的事。王廣雲惡警還讓姐姐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當時正是寒冬臘月),不讓上床睡覺,同時姐姐還要遭到灌食的殘害,姐姐的門牙被撬掉了。姐姐因長期絕食,受惡人酷刑折磨致使身體極度虛弱,兩次休克,不省人事,口吐白沫,舌頭被咬壞,體重也由原來的百斤降到不足七十斤,骨瘦如柴,眼睛凹陷。

可就是這樣,惡警還讓姐姐繼續勞動,出工,馬三家對姐姐的長期迫害,使姐姐倒下了,心臟停止了跳動,血壓回零,生命垂危,惡警才慌張地把姐送進了醫院。姐夫做夢也沒有想過,離開自己幾個月的妻子竟被折磨成如此的程度,抱起姐姐失聲痛哭,此時此刻,他才真的明白,馬三家教養院宣傳的所謂「教育、感化」一切都是假的。其目的是為了掩蓋他們的罪行。

我也由於煉功多次被毒打,惡警戴玉紅和方葉紅還指使犯人打我,罰我蹶著,頭低在廁所的大便坑裏,當時正是冬天,讓我穿著內衣內褲,光著腳站在廁所有水的地上,一會兒腳就被凍木了,凍得直打哆嗦。

在2000年前夕,出現了叛徒,她們受惡警指使,編排了誹謗大法的快板書和三句半,準備過新年上演。當時我想,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好的師父,不能看著她們誹謗,維護大法人人有責,於是我從叛徒手中要過誹謗材料,我一看那些誹謗的話,心裏特別的氣憤,嚓嚓幾下子,叫我給撕個粉碎,扔在了廁所的垃圾筐裏,當時,第二天正要彩排,惡警氣極敗壞,她們還想在新年之際破壞大法,這下被我給制止了,三個惡警對我大打出手,揪頭髮打嘴巴,在我身上亂踢,一會兒給我打倒,又給我揪起來,三個人輪番地打,足足打了我半個多小時,三個人都打累了才肯放手。當時我正面對著鏡子,我發現臉被打變形了,眼睛腫得像燈泡一樣,當時我正念很強,沒有留下甚麼後遺症。

還有史迎春,因為煉功多次被打電,腰部被打壞,走路需要人攙扶,面部傷痕累累。

張秀傑、齊振榮由於罷工被電。其中齊振榮被三個惡警同時電擊,衣服被扒光,手銬在後面,專電穴位,比如後背,手心,腳心,脖後,電她的時候,她背《洪吟》、《無存》,惡警就拿電棍電她的嘴,還把電棍放在嘴裏面電,電了足有半個多小時,她的脖子和後背被電的多處有傷疤,疼痛難忍。在睡覺的時候,經常痛苦的呻吟,過了很多天,在洗澡的時候,我給她搓後背,她說還特別的痛,傷處不敢觸摸。

錦州的聶晶,由於不妥協,被電傷,後來惡警把她關進小號。

撫順的劉成豔由於不寫誹謗大法的所謂作業,被惡警楊玉、趙廣榮電得死去活來,聲聲慘叫,第二天我看見她的時候,她腿部受傷,走路困難。

在2000年夏天,我和康平縣的王金飛,金州的秦玉蘭,由於不背三十條被惡警盛影關進小號,不讓上床睡覺,不許說話,罰站,罰我們三人走正步,從早走到晚,派犯人日夜看著我們,經常說我們難聽的話。

在2000年10月份我被分到一樓強化洗腦,叛徒輪番地給我洗腦,對我說些諷刺和顛三倒四的話,不讓我睡覺,很長時間的洗腦不起作用,她們開始懲罰我蹲著。從早晨5點起床,一直蹲到半夜12點,雙腳放在一個地板格裏不許動,疼痛難忍,有一次,腿痛的冒虛汗,心臟特別難受,好像是這種疼痛超出了我的承受極限,竟然休克過去,鼻子碰在前面的碗櫃稜上,碰傷了。無論邪惡怎麼折磨我,我始終不放棄修煉,更加堅定了。

惡警張豔氣極敗壞,就在醫院檢查出我心動過速、心肌缺血的情況下,她扒光了我的衣服,拿起電棍逼我寫「悔過書」,當時我正念很強,說死也不寫,她兇狠地在我身上亂電,電棍打在身上冒著火花,可我一點也沒有害怕,最後,她以失敗而告終。(和我同時罰蹲的還有賈乃芝、王書珍、齊振榮、馮麗)。

由於我一直堅定不移,不放棄修煉,惡警給我加期10個月之久,在2001年9月9日才肯放我回家。(至此我已被關押兩年零四十天。)

我在非法勞教期間,丈夫由於日夜思念我,在樓上幹活不慎掉下來,腰部被摔壞,不能幹重活,年幼的孩子由於長期得不到母愛,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年邁的父親經常說,人家孩子都能回來看看爹媽,咱家這倆個孩子都進教養院。母親也因為長期惦記我和姐姐,頭髮更白了。

其實何止是我一個家庭這樣的支離破碎,全國有那麼多的大法弟子被關押又有多少孩子得不到母愛,多少丈夫不能和自己的妻子團聚,又有多少老人為兒女牽腸掛肚,不能安度晚年。

這一切不都是江XX造成的嗎?他把那麼多的好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所以全世界的人都要認清,真正禍國殃民的就是江XX.

希望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給法輪功正義的支持和援助,我們現在還有眾多的大法弟子被長期關押。身受江XX集團的迫害,承受著非人的待遇,還有眾多弟子有家不能回,流離在外,處境非常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