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的酷刑折磨無法動搖我堅定的信仰

【明慧網2002年12月12日】我1996年有幸得法,通過修煉身心受益,家庭和睦了,身體也健康了,思想境界不斷昇華。我是一名經濟師,兩袖清風。丈夫是一個領導幹部,也看大法,認為大法好,也不收禮了。在修煉中我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給修煉者、世人和人類社會帶來的無邊益處。可是就這麼一部好功法在中國大陸卻受到江集團的邪惡鎮壓,我和許許多多的善良民眾一樣受到了殘酷的迫害

1999年10月13日,綏中縣公安局非法抄了我的辦公室和我的家,並把我劫持到拘留所。10月31日,因為我不放棄信仰被送到馬三家集中營勞教三年。我被開除了黨籍、開除了公職。

11月1日,我被送到了馬三家集中營女一所,被強迫參加超負荷奴役勞動。我們每人有兩個包夾,惡人不允許法輪功學員之間說話,打飯、出工都得站在兩個包夾之間,就連睡覺都一邊一個。每天早上6點半出工,晚上幹到11-12點,有時連累帶睏閉上眼就能睡著。由於長期超強度勞動,吃的又是窩頭、鹹菜,很多人都身體浮腫,我也不例外。如果幹得慢一點,帶工的就連打帶罵,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2000年3月女一所成立洗腦隊,強迫大法學員從早上6點開始坐板凳,一直坐到半夜12:30,雙手要放到腿上,腰要坐直不許動彈。同時讓猶大讀污衊大法的文章,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惡警還授意猶大打大法弟子。7月又從女二所調來一批猶大成立3大隊,專門暴力洗腦,我被調到3大隊2分隊。每天不讓出屋,幾個猶大圍攻,不妥協就關小號、體罰,並使用酷刑。8月3日上午,惡警董彬把我帶到小號,強迫我撅著,晚上不讓睡覺,我疼得大汗淋漓。後半夜它們強迫我蹲著,我蹲了一天一宿。4日大連送來40多人,它們又把我們送回原隊強迫參加勞動。我上道工序的活是兩個人做,下道工序的活也是兩個人做,它們卻讓我一個人做兩個人的活。做不出來就加班加點,中午不讓回去吃飯別人給帶到車間來吃,晚上有時幹到凌晨1點。

12月8日我又被調到3大隊1分隊洗腦。兩天後我還不妥協,第3天又把我關進了小號,強迫我蹲在一個小拐角裏,面積大約一平方米,牆角放一個便盆,出口用桌子堵上,讓我蹲在一尺見方的地磚上,兩腳不能出格,整天整宿地蹲著,不讓睡覺,不讓刷牙、洗臉、洗頭、洗衣服,吃飯、大小便都在一個地方。第4天晚上,它們強迫我在走廊門口蹲著,蹲到半夜12點再回小號蹲著。當時我兩腿腫得站不起來,走路用人扶著。12月13日我被帶到隊長辦公室,惡警張豔、董彬、楊玉、張君4人手拿電棍向我撲來,脫掉我的衣服,只剩內衣內褲,強制我坐在地上,用3根電棍電我,邊電邊罵,連打帶電,內衣上沾滿了血跡。之後,又把我關進小號。

2001年1月1日後,惡警們強迫我坐板凳、面壁,不讓任何人和我說話,不讓出去打飯,不讓參加任何活動。幾天後它們又換了招術,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集中到一起,讓我們半天抄雷鋒日記半天幹活。3月23日,我和4名同修被調到女二所一大隊。不久就成立了嚴管班,大熱天30多人住在一個房間,3-4人擠在一張床上,不讓出屋,不讓說話,不讓接見,不讓洗澡,有時全天幹活,中午不讓休息,晚上幹到11點多鐘才讓睡覺,5個猶大看著我們,還強迫我們背30條、唱歌、念書,不配合就加期。由於大家的抵制,嚴管班不到兩個月就解散了,我因此被加期兩個月。後來它們進行所謂的紀律整頓,強制執行,除了加期就關小號。

2002年8月29日,我突然胸部劇痛,吃不下去飯。第4天,我嚴重脫水全身無力,高燒40多度,昏死過去。我被送到醫院,因為有生命危險被保外就醫。回家後我學法煉功幾天之後一切病症消失,恢復了健康,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