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舊勢力本質 強大正念 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更新)


【明慧網2003年1月15日】這是宇宙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也是大穹未來歷史永遠都不會再有的特殊歷史時期。

為了在最後的歷史關頭走好每一步,大家真正充份重視和做好師父教給我們的三件事,我們來概括地認識一下一些有代表性的邪惡生命,看看在這個特殊歷史時期它們敗壞到甚麼程度了,以及更理智、清醒地認識我們大法弟子的正法使命。

第一種類型的邪惡生命。是師尊1992年傳法前,為逃避正法而從宇宙不同層次中跑入三界的邪惡生命。這些邪惡生命與其說是跑進來的,倒不如說是舊勢力有意安排讓它們進來的。「在常人社會中這場邪惡的表現都是宇宙中最敗壞了的生命被放到常人社會中來幹的。叫它們鑽進三界中來,就是在利用它們。那些高層生命它不會親自動手幹常人這種壞事情,它就是利用下面這些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人去幹這些事情,所以都是極其邪惡的。」(《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

這些從三界外跑入三界內的邪惡生命,與三界內本身的邪惡生命以及那些烏七八糟的奇型生命組成一體,直接參與了破壞師父正法,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隨時都能看到這類邪惡生命操控惡警蹲坑、盯梢、破壞大法真相資料點,抓捕大法弟子;指使監獄和勞教所的惡警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逼寫「三書」;操縱三界內的變異生命、時間、想像、疲勞、睏魔、病魔等,對大法弟子學法修煉進行干擾;抓住學員有漏,無限地擴大著你的執著,使你偏離大法,走向邪悟;控制媒體造假,干擾人們對大法的正信;有的直接往大法弟子身上打入宇宙中最陰毒的奇癢無比的敗物,進行肉體迫害。

這些敗壞的生命,儘管它們是宇宙中最敗壞的生命,而且幹盡了壞事,但師父仍然給他們棄邪歸正的機會,但是這類生命能同化大法者的比例極少。自2001年全球大法弟子正念除惡,至2002年5月初,清除的兩大類邪惡生命中,其中一大類就是這樣的。

第二種類型的邪惡生命,是舊勢力塞擠進三界的幾千萬個遙遠宇宙體系中最低層部份的間隔中的邪惡生命,和從間隔中跑出來的邪惡生命。

這些擠進來的生命,其中三分之一現在已同化了大法,三分之二的邪惡生命在正法中已被清除。自2001年全球大法弟子正念除惡起,至2002年5月初,清除的兩大類邪惡生命中,其中包括這一類的邪惡生命。而從塞擠進三界的幾千萬個宇宙體系的間隔中跑出來的邪惡生命是更低下和骯髒的生命。它們邪惡的程度與第一種類型的邪惡生命相類似,其生命層次(相對大法弟子來說)也都不很高。其中能夠同化大法的很少。

第三種類型的邪惡生命。是宇宙舊勢力精心策劃,從各宇宙體系中抽派的,由不同層次和境界生命組成的,監督執行它們變異安排,破壞正法。

舊勢力在干擾破壞師尊正法,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方面,除了利用前兩種類型的邪惡生命外,還從各宇宙體系中抽派高層生命組成了很多這樣的工作隊。核心就是監督、檢查舊勢力變異安排的執行,保江XX,延續罪惡。對各工作隊舊勢力有統一安排和要求,但在具體執行中許多事情都是由這個工作隊自己決定。如:邪惡生命的部署,保江的形式和方案等,都由這個工作隊自己安排。

由於這些工作隊下到三界的職責就是監督、檢查舊勢力變異安排執行情況的,所以,實際上一個工作隊就是一套指揮系統。這些個工作隊就是舊勢力在三界內設下的破壞正法,阻止大法弟子清除邪惡、助師正法的指揮部或叫防線。這些工作隊平時在三界內的一個空間裏,每當上道防線被大法弟子清除後,下一道防線就立即接防,決不出現任何空檔。

那麼舊勢力的變異安排是怎麼回事呢?這個問題十分複雜,是用人的語言很難說得清楚的。可以說舊勢力為了保證他們的安排不走偏,要它們所要的,在歷史的久遠以前就做了細膩的安排。這種變異安排既有總體安排,又有單項安排,特殊的還有特殊安排。這種變異安排涉及到每一位大法弟子的生活、工作和修煉的方方面面,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安排。大法弟子,包括世間常人,正法時期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在它們的變異安排之中。在宇宙舊法理還存在並發生作用的我們所在的這個空間中,這些變異安排就成了制約這個空間眾生得法及對大法產生正信的物質因素,就成了干擾修煉弟子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的障礙。

我在助師正法、破除這些舊勢力的變異安排時發現:在大法弟子身體表面與內在本質之間,被舊勢力壓入了很多層次來源極高的邪惡生命。這些邪惡生命的職責就是控制修煉者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按照它們的安排而不出偏差。我個人理解,這就是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到的:「表面與大法弟子的本質是被舊勢力隔開的,所以大法弟子有很多事情是無能為力的。而表面是被邪惡生命操縱帶動著幹了一些壞事,是因為有執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大法弟子在過關當中返出的人的念,證實大法中出現的怕心,靜態下返出各種邪念,包括一些病業形式的迫害,許多都是它們幹的。不僅如此,在大法弟子的體外,在不同層次的空間中,舊勢力都安排了專門執行某項變異安排的邪惡生命,這些邪惡生命是通過外部環境的操縱、控制、迫害,逼你走它們安排的路;而內部的邪惡生命則是讓弟子自身出問題。它們內外勾結,分工協作,外部的傳命令,裏邊的配合,數量很大。一個大法弟子最少的由幾百個邪惡生命看著;多的數千個;最多達到了上萬個。

大法弟子修煉的每一步都十分艱難。只有學法修心,時時做在法上,在大法的加持下,才能衝破舊勢力的層層干擾;才能使那些舊的法理、變異的安排無能為力;才能使那些執行變異安排的邪惡生命無可奈何。這是大法的威嚴和威德,是大法弟子整體的威德。

這裏需要提到的是,修的好的大法弟子,這類生命邪惡的就少,同化大法的就多,有的甚至百分之百的同化大法;修的不好的大法弟子,這類生命邪惡的就多,同化大法的就少。有一些大法弟子,這類生命幾乎百分之百地淘汰掉了。

這是概要地說了一下舊勢力變異安排的情況。而那些被舊勢力派到三界來的,負責監督、檢查舊勢力變異安排執行情況的的邪惡生命,都是舊勢力精心選派的,生命的層次都是很高的。他們中有的死抱著宇宙的舊法理不放,敵視大法,破壞正法。「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在2001年加拿大法會上講法》)有的在宇宙舊法理的束縛下,變異的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變異,看不到這個宇宙的敗壞了;而更多的則是對大法有著這樣那樣的疑慮和不解,當通過洪法把他們的結破除後,他們便棄暗投明,棄邪歸正。這裏僅將拒絕同化大法,繼續破壞師尊正法的那一類邪惡生命,分不同層次記錄下它們與弟子的對話,從中看到這類生命的特點,敗壞的原因和程度,認識正念看問題和學法、發正念的重要性與嚴肅性。

1、這是被舊勢力派下來的第5支工作隊。也就是舊勢力的第5道防線中層次較高的兩個邪惡生命。是在三界大清理時抓到的。

大法弟子:(向其中一個)你為甚麼要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
邪惡:我們的使命就是安排幹這個事的。
大法弟子:我們師父傳宇宙的大法,那麼好的法你為甚麼要反對?
邪惡:是好,但是因為他太正了,把別人都顯得不好了,……你們師父傳的法很正,你們師父走的也很正,所以你們弟子修煉的難就得大!……

2、這是一個極高層次的邪惡生命。是舊勢力安排在三界監督執行它們變異安排,破壞師父正法的某層防線的主。是從邪惡之首江XX的泥丸宮裏抓出來的。

大法弟子:(怎麼問話都不吱聲,給它洪法、講了很多道理)
邪惡:你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我就是要這麼幹(指附在江XX身上,保其活命)我的觀念永遠都不會改變,我就是要和你師父對著幹,與大法對著幹。……我就是要和你們師父勢不兩立。

3、這是舊勢力安排在三界內破壞師尊正法,指揮81道防線的核心層的2號,這是在三界內的一個空間中抓到的。

大法弟子:你是舊勢力派下來的(指揮81道防線)最高層的2號嗎?
邪惡:正是。
大法弟子:咱倆談談吧。
邪惡:跟你沒甚麼談的。……我不接受,我永遠也不會歸正和同化你們的。
大法弟子:你這樣不可救藥,等待你的只能是毀滅了。
邪惡:你別高興的太早了,我們還有潛伏隊呢!

這就是這一類邪惡生命抵觸大法、破壞正法心態的真實寫照。

第四種類型的邪惡生命。是2002年6月以後,從各宇宙高層空間中跑入三界的最敗壞的邪惡生命。

這些邪惡生命是各宇宙高層空間中的渣子,它們人性全無,正念無存,連舊宇宙的法理都公然違反。它們不僅控制媒體造假,攻擊大法;給大法弟子身上打入陰毒邪惡的敗物;直接操縱邪惡常人抓捕大法弟子,破壞大法網絡和真相資料點;而且揪出監獄、勞教所惡警和邪惡犯人的元神,直接附上去瘋狂迫害大法弟子。這些跑下來的邪惡生命其數量是巨大的。隨著正法之勢以超越一切時空的速度在衝擊、清理、銷毀和同化,各空間中那些拒絕同化大法的邪惡生命便紛紛跑入三界。開始是從幾千萬個宇宙體系的高層空間往下跑,後來是從更微觀的龐大天體中往下跑;再後來就是大量地從那種「一粒沙裏含三千大千世界」的那種微觀宇宙中往下跑;最後就是從完全超出我們這個宇宙概念的那種更更宏大的宇宙天體和更更微觀的天體體系往下跑。隨著正法之勢將除了大法弟子的對應天體和第一層宇宙27億個銀河系中有人類社會以外的一切空間全部做完,做完的舊宇宙高層空間的邪惡生命已全部銷毀,各界眾生已全部被同化到無限美好的新大穹中去了,舊宇宙的法理都破除了。現在三界內僅存的邪惡生命,除各宇宙高層空間跑下來的舊勢力的操控者和它們的殘餘之外,還包括從大法弟子自身對應天體跑下來的。

下面是弟子與這類邪惡生命的對話,從中可以看到這類邪惡生命敗壞的程度,為的是我們能更好地強大自己的正念,充份發揮發正念的威力,救度眾生。

這是從一個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教所所長身上抓來的邪惡生命。

大法弟子:你是從哪裏跑下來的?
邪惡:是從龐大天體跑入三界的。
大法弟子:你們跑下來幹甚麼?
邪惡:幹我們應該幹的。(略停一會說)就是保江XX,延續這場魔難。
大法弟子:你看不到你這樣延續罪惡的結果嗎?
邪惡:看到了,我們就是要和大法勢不兩立,和你們對抗到底。
大法弟子:世上許多惡人的元神被揪了,是不是你們幹的?
邪惡:是我們幹的。
大法弟子:為甚麼連宇宙舊法理都不顧了,把別人的元神弄死,你們附上去?
邪惡:那是形勢的需要,是為了制約你們。
大法弟子:你們附到惡警身上都幹了些甚麼壞事?
邪惡:我們的目的就是讓你們修煉的弟子全都掉下去。
大法弟子:你們對大法弟子都施用了甚麼刑罰?
邪惡:電棍電,吊銬,老虎凳,澆涼水,死人床等,直到說不煉了為止。……我不可能同化大法,因為大法太高、太嚴了,我們接受不了。
大法弟子:你們這樣無度地行惡,等待你們的是甚麼,你知道嗎?
邪惡:知道,不就是銷毀嗎,我甚麼都不怕。

我也從一些惡警身上抓捕到從我們大法弟子天體中跑下來的邪惡生命。其邪惡的程度與上邊的那個邪惡生命大同小異。所不同的是當我質問它,既然是大法弟子天體跑下來,為甚麼還要助紂為虐,迫害大法弟子時,他語塞了。當談到師父傳法的艱難,弟子修煉的艱難,為甚麼不珍惜自己永遠的生命,同化大法時,它落淚了,它說:「我哭我自己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但是我不能同化大法。我距離大法相差太遠了,永遠都做不到的。」它告訴我它的主是邪悟的,而且是在勞教所中協助惡警「轉化」大法弟子的。我看到了它那個主及其對應天體那無邊無盡的邪惡,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著。

以上列舉了四種類型邪惡生命的言行,這是總體的概括和劃分。細講起來類型就太多了,這裏還包括師父1997年4月6日在舊金山講法中講到的比「一粒沙裏含三千大千世界」(《在美國講法》)那種龐大微觀體系還更更微觀的天體生命的體系中跑進來的邪惡生命;以及那種宏大到看我們人和天體像看出土文物一樣,和我們這個宇宙完全是兩個概念的宇宙天體中跑進來的邪惡生命。那種天體宇宙構成的物質與生命的本源和我們都不是一回事。但是它們也同樣的敗壞和邪惡。它們也直接參與了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目前這種天體體系也都被正法之勢做完,其龐大的無可計數的生命群體也都進入了新大穹之中。目前能夠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這一類邪惡生命,主要來自於我們大法弟子自身對應的天體。因為我們很多大法弟子就來源於這樣的天體體系。那些沒修好的,走向反面的,其邪惡生命不但迫害其本人,而且跑出來迫害其他的弟子。

中國政府1999年7.20後對大法的破壞,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真的是鋪天蓋地,邪惡至極。其用心之險惡,手段之卑鄙,以及邪惡的程度和造成的後果,不僅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的,而且在宇宙的歷史上都是空前的。彌天的謊言不僅毒害了十幾億中國人,而且也毒害了全世界的人。那些被邪惡的欺世謊言毒害而面臨死亡邊緣的無辜眾生,他們中有很多生命對應著龐大的生命群體,如果這樣的人被淘汰掉了,那不意味著將有無數眾多的生命群體被淘汰掉嗎?這場邪惡魔難所造成的後果真的是罄竹難書。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歷史責任真的是偉大而艱鉅啊!為此,我們一定要時刻用正念看問題,認真做好師父諄諄教誨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個人目前在正法中的認識,必然有層次的侷限,寫出來謹供大家參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