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修煉過程中的一些超常現象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2日】

(一)飛旋的法輪

1999年2月12日,那是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一天,我決定要修煉法輪大法了!早上起來後,一看天色很黑,路上行人也很少。我很害怕。我想師父的法身一定會保護我的。我終於鼓起勇氣走出家門。到煉功點上,當我做到頭前抱輪時,我感覺自己好像在另外空間,一瞬間功就煉完了。做腹前抱輪時,我的天目開了,我看見大法輪在旋轉著,同一時刻我小腹部位的法輪也在轉著,由於法輪旋轉得太猛烈,我站不穩了,同修扶著我才沒有倒下。這以後,只要我煉功靜下來時,我就可以看到旋轉的法輪,各種顏色都有。

一天晚上,我和兩個女同修學完法後回寢室。經過一個公園時(這個公園很不安全),我們都有些害怕。我鼓勵她們倆,我說: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有事的。當我進公園門時,我就看到我的右前方一個大法輪在旋轉著跟著我們一起往前走,一直到出公園門,就看不見了。

(二) 學法的重要

我試著背書,一次當我背完一段法,我看到我左側的胳膊,微觀中是無數的星系,一瞬間都同化法了。

每當我看書很靜的時候,我就能看到書中有五彩繽紛亮點飄到我的身上。有時速度很慢也很真切,我似乎都能觸及到他。

(三)發正念

一位同修沒有承受住刑訊逼供,把我出賣了。我儘量的幫助他發正念。一次,我看到他的體系中無量的眾生都在給我跪著,懇求我。

當我發正念定下來時,我的元神就離體了,不斷地往上飛,我體系中同化法的空間也在不斷向外擴展。

(四)正法的殊勝

我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我很堅定的一念是:我知道我有甚麼漏洞被你們抓來,但是我有漏洞也決不允許你們迫害我,我是師父的弟子。當所長審問我時,我靜靜地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所以我一點也不害怕。這樣我始終佔據上風,他也老實了,不再審問我了。

我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加上親屬與家人的不理解、未婚夫的背叛和一些同修的誤解與傳言,我已身心憔悴到了極點。我真感到修煉如此的艱難。一個哥哥告訴我,有個地區很需要我。我當時狀態非常不好,我甚至都不知道要怎樣活下去、怎樣繼續修下去。我想到了我的責任與使命,幾天後我決定要去那裏。就在我坐在車上的那一瞬間,我看到天上無數的神、天兵還有天將一起簇擁著我,為我助威。表面上看似很平淡的一件正法事,而在另外空間卻是如此的殊勝和偉大。真很難用言語來表達這偉大的正法!

妹妹在邪惡的魔難發生後接觸大法的。那一年她17歲,還是貪玩的年齡。我向她弘法。書看到第二講時,她對我說:「姐姐,我的前額感覺到發緊,我看到卍字符了,睜著眼也可以看到。」我第一次教她煉第五套功法時,她的動作不標準,我就幫她糾正。煉完功她嚴肅地告訴我:「姐姐,我煉功時你不要碰我。我本來都飛走了,輕飄飄地,你一碰我的身體,我又回來了,……我看見我站在卍字符上往上飛。」我只有一個錄音機,她煉完靜功後,我再煉。待我煉完靜功後,妹妹高興地對我說:「姐姐,我看到你的功柱了,綠顏色的,和頭一樣粗。」她興奮地比劃著。又接著說:「我的功柱是紫顏色的,一直到天上,沒有你的高。你的可高了,再往上我就看不到有多高了,看不到頭。」到了晚上,妹妹在煉功,我在一旁靜靜地看書。煉完功後,妹妹問我:「姐姐,你看到了嗎?」我疑惑地問:「看到甚麼?我看不到。」她接著說:「我看到菩薩了,她在屋裏,那麼多的手。她看著我想對我說話,但沒說。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讓我好好煉功。後來,她又帶著我往上飛。」

夜裏,妹妹跑到我的房間,摟著我害怕的說:「姐姐,我看見兩隻紅眼睛,看著我呢,我害怕。」安慰她一番後,平靜下來了。早上起來,煉完功後。妹妹說:「我一煉功就能看見蓮花池,我穿著粉色的裙子,頭髮可長了,到小腿了。菩薩領著我往上飛,我昨天看到的眼睛是兔子的眼睛,我抱著它一起往上飛。」過年時,再去妹妹家,我佩帶著法輪章,妹妹一見到法輪章就說,我看到師父的法身了,法輪章上法輪是旋轉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