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魂水災過後的思索


【明慧網2002年9月7日】歷史上,古希伯來人(猶太人)被埃及奴役時,上帝派摩西去要求埃及國王釋放所有的猶太人奴隸。埃及國王的不悟導致上帝對其國家的懲罰,將所有的河水變成了鮮血;惡毒的國王要殺死所有希伯來家庭的長子,結果惡咒反過來奪取了包括王子在內的所有埃及家庭長子的生命;在上帝數次顯露神跡之後,恐懼的國王不得不答應釋放猶太人奴隸;然而當希伯來人將走到紅海邊時,心胸狹隘的國王的嫉妒、惱怒使他完全喪失了理智,傾舉國之兵追殺,上帝又用火龍擋住國王的大軍,借摩西之手分開紅河之水,讓希伯來人通過,國王仍然執迷不悟,令軍隊追殺,結果全軍葬身海底。自古以來,地上統治者的暴戾和任何對神及其子民的迫害,都會給地上的百姓帶來災禍。「中國大陸上所有發生的一切天災人禍,已經是針對那裏眾生對大法犯下罪惡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災禍就將開始。」(《大法堅不可摧》)

近幾年,居住在洞庭湖畔的大法弟子親身經歷、親眼目睹了水災給百姓帶來的深重災難,大陸媒體的報導往往美化當權者,湖南岳陽親歷洪災的大法弟子所見到的真實情況是:

(一)江水澤民,百姓遭殃,怨聲載道。
今年的洪水來勢兇猛,湖南岳陽市岳陽縣楊柳垸、小毛家湖被劃為瀉洪區,上千戶民居,七八千畝的土地又變成了一片汪洋。大半年的辛勤勞作化為烏有。

災民都心裏在埋怨這幾年是水災不斷,而又沒有實實在在地徹底治理水災,年年抗災年年災。很多農民私下議論,又是江又是澤的,還不發大水?災民還在私下流傳一種說法,說江XX是水族轉世,老百姓跟著遭殃。

(二)豆腐渣防洪工程,險情不斷。
抗水災是一項關係到億萬百姓生命的大事,自古以來中原的當權者就重視水患的治理。然而至今,為了修一個防洪大堤,一個自稱經濟正在快速發展的泱泱大國,卻拿不出錢來。要靠向地方的單位、企業和職工攤派來籌資。儘管投資不少,結果修出來的是一些豆腐渣工程,在洪峰來臨時,岳陽縣堤段普遍出現滲漏,多處出現洪水破口而出的現象。經常是大隊人馬這裏堵那裏補,疲於奔命。8月22日岳陽縣六合垸一處防洪堤洞開5、6米的大口子,洶湧的洪水直奔縣城,整個縣城幾乎葬於水中。動用了兩千多人才堵住。估計像這樣的險情僅岳陽縣就出現了五六十餘起。

(三)官員擅離職守,防洪堤汲汲可危。8月25日洞庭湖水猛漲,然而危險的岳陽市君山區柳林鎮堤段居然沒有人看守,掌握該鎮抗洪人事調配權的黨委書記陳忠炎不做任何的安排,以敷衍的手法對待抗洪。更令人可氣又可笑的是,華容縣南山鄉武裝部部長帶領十多名守堤官兵從容不迫地在大堤上以逸待勞,在險將垮塌的堤上竟能安然入睡。華容縣一處堤段險些潰堤,實際上是由於值守人員當班時離崗喝酒造成的,而對上級的檢查卻守口如瓶,還當做抗洪的成績上報。像這樣名義上是在抗洪,實際上是在抗洪一線偷懶的幹部還真不少;有些放著大事不做,在混亂之際開小差辦私事。人員管理混亂,給人亂哄哄的感覺。

雖然有些被上級發現,受到了處理。但是沒有發現和處理的又有多少呢?而且如果靠強迫手段去鞏固這種統治,又能夠維持多久呢?

洪水退去,災難過後的統治者忙著慶功,卻不知這場劫難的真正原因,不知「人無德,天災人禍。地無德,萬物凋落。」(《法正》)獨裁暴政,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迫害,逆天而行,天怒人怨,正使中國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最後用師父的話結束這沉重的思索,「人不重德,天下大亂不治,人人為近敵活而無樂,活而無樂則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願,此時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則反而成拙。如解此憂,則必修德於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國不腐,民若以修身養德為重,政、民自束其心,則舉國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穩固,而外患自懼之,天下太平也,此為聖人之所為。」(《修內而安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