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欺天 南澇北旱

【明慧網2002年8月29日】

  • 江西省面臨長江最大洪峰威脅

  • 長江入汛以來最大洪峰三十日侵襲安徽

  • 山東省發生百年來最嚴重旱災

  • 南澇北旱沒完沒了南水北調工程明年啟動

  • 江西省面臨長江最大洪峰威脅

    (中央社台北二十七日電)中國大陸長江九江段和鄱陽湖水位持續上漲,今年長江最大洪峰即將到達江西,江西省政府對此發出防汛抗洪緊急通知,嚴格防汛紀律。

    新華社引述江西省防汛總指揮部指出,截至二十六日晚間八時,長江九江站、鄱陽湖湖口站、星子站水位分別超出警戒水位一點一二公尺、一點零一公尺、一點一一公尺,長江九江段、鄱陽湖水位繼續上漲。

    據中共有關部門預報,今年長江最大洪峰即將到達江西,二十九日長江九江站水位將達到二十點八五公尺,超警戒水位一點三五公尺,鄱陽湖湖口站水位將達到二十點二七公尺,超過警戒水位一點二七公尺,江西省沿江濱湖地區防汛形勢非常嚴峻。報導說,江西省政府發出緊急通知,要求進一步落實各項防汛責任制,對因違犯防汛紀律和玩忽職守、違抗命令等造成損失和嚴重後果的,要從嚴查處。


    長江入汛以來最大洪峰三十日侵襲安徽

    (中央社台北二十七日電)中國大陸長江流域湖南等省最近數月遭遇嚴重水患,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今天表示,至二十五日安徽省長江各主要站已全線超過警戒水位,長江今年入汛以來的最大洪峰將於三十日侵襲安徽。

    新華社報導,到二十六日下午二時,長江安慶站水位漲至十六點五公尺,超過警戒水位零點四二公尺;馬鞍山站水位十點一九公尺,超過警戒水位零點六九公尺;大通站水位十四點四零公尺,超過警戒水位零點六公尺。沿江各站水位正持續上漲,預計最近沿江和江淮之間仍有大到暴雨,至八月底沿江各站將超過警戒水位一公尺。報導指出,目前安徽省已再次發出緊急通知,要求沿江各地要認真落實以行政首長負責制為核心的防汛責任制,按分工迅速上崗到位,失職人員一律嚴懲,絕不寬貸。


    山東省發生百年來最嚴重旱災

    (中央社台北二十八日電)中國大陸長江流域面臨洪澇災害,北方的山東省卻出現百年來最嚴重的旱災。據統計,山東省農作物受旱面積已達四千五百萬畝,其中重旱一千三百五十萬畝,兩百四十七萬人出現臨時性飲水困難。

    香港文彙報引述山東省水利廳抗旱科披露,山東地區今年降雨過少,抗旱水源嚴重不足,全省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小水庫和塘壩乾涸,大中小河道除部份引水河道外全部斷流。供應濟南居民生活用水的臥龍山水庫和錦繡川水庫,已於半月前停止供水。目前,受旱最嚴重區域是沿黃河地區及魯中、魯南部份山區丘陵地,聊城和濟寧兩市受旱面積已達五百一十萬畝,小麥生產受到嚴重影響,夏糧減產並影響秋播。在南四湖乾涸後,不僅農業、漁業和湖產受到嚴重影響,也危害當地的環境和生態。百年一遇的旱情嚴重影響山東經濟,全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農作物減產甚至絕產,部份工業企業實行定量供水和限量生產,初步估計經濟損失高達七十億元人民幣。


    南澇北旱沒完沒了南水北調工程明年啟動

    中國時報,2002年8月28日外電報導。

    每年此時,大陸總要面對南澇北旱的窘境,雖然中共當權者一再逢凶化吉,安然度過危機,但是根本解決之道「南水北調」的世紀工程,卻遲遲無法快速推動。隨著今年長江洪澇和山東乾旱的再度發生,北京當局似乎下定決心在明年推動此一計畫,以解決此一心頭大患,「南水北調」的話題也再度被搬上台面。

    紐約時報昨日報導,大陸北方城市目前正在快速發展,但是普遍受到缺水的環境限制;而在多雨的南方,大量的水資源卻隨著長江傾瀉入大海。報導指出,作為中國樣版城市的北京和天津兩個北方大城,由於深受缺水之苦,迫使中共不得不啟動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

    這項耗費鉅資且威脅環境安危的「南水北調」工程,中共計劃將長江水引至北方乾旱地區,規劃中的三條引道每條總長都接近一千英里,總投資估計達五百八十億美元,是即將完工的三峽大壩工程經費的兩倍。

    一位中共官員語帶政治味地指出,這項南水北調工程一旦完工,將可為二○○八年奧運帶來「綠色北京」。不過另一方面,由於這項工程引道所經之處,幾乎已無閒置的土地,因此必須牽動三十七萬人的移民。其中,一位農民無奈地說:「為了讓北京人可以喝到水,我們必須犧牲。」

    如同三峽大壩工程,南水北調工程也引起世人的激辯,反對一方質疑最深的是:如何將長江的水運過這塊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土地。不過主導該工程的中共官員似乎掩飾這些存在的挑戰,他們閉起門來進行各種的計畫,並且興奮地準備在明年展開其中兩條引道的興建。

    而在此同時,北方的各個城市已經陸續調高水費來減少水資源浪費;各省市之間,由於必須付出昂貴的水質淨化費用,目前已開始為了如何分配水資源而喋喋不休。天津一位水利工程師便抱怨說:「如果給北京乾淨的水,而給我們臭水,將對我們的形像和生活水平有不利影響。」言下之意,天津未來也想擁有跟北京一樣的水質,但又擔心水費調高。

    對於北京和天津所處的黃淮平原人口稠密地區,水資源的需求已經相當急迫,也出現許多窘境:許多地區在缺水之下,不斷往下挖掘地下水,造成嚴重的地層下陷;此外,城市居民優先取走了農民所需水資源,而官員也一再警告將對工業用水進一步限制。在偏遠的西北地區,很多地區則因缺水而面臨沙漠化,使貧睏的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