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願全世界的人都能聽到我說──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2002年9月24日】我叫潔馨﹒高得瑞,來自土耳其南部,1991年我和我的澳洲丈夫彼得在伊斯坦布兒結婚後,於1994年來到澳洲。我是一名英語教師,在墨爾本大學浩瑟姆英語語言中心從事海外學生英語教學工作。

2001年9月,我在ABC電視台的「指南針」的節目裏看到了一部關於法輪功的紀錄片,我立即被這個功法深深地吸引了,於是馬上決定開始學習這個功法。

剛學不久,整個身心的變化使我簡直難以相信,亦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有你自己親身經歷,你才能真正了解法輪大法和其創始人李洪志老師,否則你永遠也無法體會法輪大法有多麼美好。

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後,大法就徹底地改變了我的個性,治癒了我嚴重的心臟病。17歲那年我發現自己走路和跑步都感覺很累,而且沒食慾,每頓飯後都感覺心臟好像每時每刻都會停止跳動。我母親帶著我看遍了土耳其的名醫,所有的醫生都告訴我要小心,不能結婚,不能要小孩,不能做激烈的運動。事實上不用他們說,我也知道我非常的虛弱,因為不能作別人能做的事,我發現自己這樣地活著太可憐了。

但是,我還是覺得醫生沒有權力告訴我做甚麼。我一直很相信上帝,我不會讓醫生來決定我的未來,因為他們不是上帝。所以我就結婚了,並生了個孩子,此舉震驚了我的家人和醫生。儘管這樣,我一直很虛弱,25年來我一直吃藥,沒有藥物,我的身體就不能很好地運作。

當我們決定來澳洲定居時,我的定居簽證申請被拒絕了,原因是由於心臟病我的體檢未被通過,後來經過長期的、艱苦的斡旋,我們才得到簽證。 我還患有慢性竇炎,持續性頭痛和偏頭痛。

更嚴重的是,我還患有嚴重的經前抑鬱症,每個月有好幾天肚子劇痛,為此我要吃強力止痛片。我總是感覺很累,生活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盡我所能幹好我的工作,成為一個稱職的母親和妻子,但是我卻是掙扎地做著這一切。 我還有一個抽煙的惡習,抽了近25年,從來沒想到過要戒煙,因為我知道我戒不掉。

2001年9月28日那天,是我獲得了新生的一天,我開始學煉法輪功。真是太美妙了,暖融融的熱流傾瀉下來,通遍全身,這種感覺持續了三個多月。每週我三次去煉功點煉功,每次我都不願停下來。我的家人、朋友和同事親眼見我像換了個人似的,體重減輕了8公斤,把煙也戒了。我不再需要服用任何心臟病藥物,因為一切症狀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更讓我驚奇的是,我游泳時居然不感覺累了,我可以一直不停地遊,我不再感到呼吸困難,而這一切都發生在煉功後僅三個星期。我就這樣一直遊著,任淚水盡情地流淌…… 我現在能夠從容地爬樓梯了,也能追上我十歲的兒子,而且能打掃房子,一點都不覺得累,我能很輕鬆地完成一天的工作,更重要的是我又能出去廣交朋友了,我渾身充滿了力量。所有法輪大法學員都有他們自己感人的故事,這就是我的故事,我不再掙扎地活著,我又成為我自己,在我一生中我第一次真正地快樂地活著,享受著人生的美好。為此,我無時無刻不感激李洪志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

法輪大法不僅治癒了我身體上的疾病,也使我的情緒變得平靜。以前我的脾氣很壞,性情很暴烈,我是一個典型的地中海婦女,易怒,說話沒遮攔,想說甚麼就說甚麼,從來不考慮是否會傷害別人,經常跟人吵架。但現在我做事能夠考慮別人,生活中遇到不順心事情的時候,也不再責備他人了。

對於那些想要使自己變得健康,變得快樂,變得更加寬容和善良的人們來說,這真是一個萬古不遇的機緣。法輪大法使一切都變得可能,我真心希望世上的人們能夠像我一樣了解和珍惜法輪大法,那麼這世界會變得多麼美好啊!

這就是為甚麼我去中國領事館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呼籲的原因,他們也只不過和我們做著同樣的事情,但卻受到殘酷地迫害。老人、婦女、年輕人,甚至孩童都在遭受著江XX及其幫兇們的殘酷迫害,迫害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他們修煉真善忍。我多麼希望我的聲音能被世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聽見,希望大家能幫助制止在中國發生的這場迫害,制止江XX政府根除法輪大法的企圖,制止他們用謊言毒害這麼多世人。我要阻止他們,為了像我一樣修煉法輪大法並從中受益的中國大陸的朋友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