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眼症」無藥可醫 修大法不治自癒


【明慧網2002年8月19日】我自幼身體不好,有多種疾病。1985年帶兩個小孩移民阿根廷,一年以後眼睛開始出現不舒服,每兩個月犯一次,時好時壞,到第四年時,嚴重惡化,幾乎看遍所有阿根廷的、法國、西班牙、德國等各國醫院,都檢查不出病因,點任何藥都無效,眼睛乾澀,見光就痛,最嚴重的一次,醫生將我的眼睛蒙住一星期,我就這樣像個瞎子,過了一段暗無天日的生活。

在異鄉束手無策的情況下,第七年回國定居,到各大醫院看診,遍訪名醫,甚至求神問卜,都沒能改善我的眼疾。有一天到台北一家著名醫院看病,那位名醫看我如此痛苦,要幫我改變體質,每天打針吃藥,費用一千多元,整整看了三個月,看到後來名醫自己生病「掛牌休診」,共花了十幾萬元,病情仍然一點起色都沒有。最後終於被醫生診斷出,我得的是目前世界上無藥可醫的「乾眼症」,只有靠人工淚液紓解病情,更無奈的是我上班的工作要用到計算器,使病情更加惡化,尤其到夏天,陽光較強,發作頻繁,幾乎時常上醫院。每次發作時,眼球充血刺痛到頭皮發麻,真想把雙眼挖掉,一了百了算了。

三年前,年節過後機緣成熟,在公車上看到大法廣告,到書店買「轉法輪」看完後,我的內心十分觸動,明白自己的病是業力造成的。上完九天班更加明瞭人世間的生、老、病、死都是業力造成,唯有修煉才能擺脫命運的安排。學了三個月後,眼睛的病情漸漸好轉,半年後完全好了,至今未再發作過,真令人難以置信,世上無法醫治的「乾眼症」竟在學大法後痊癒。

我以前的個性很愛管閒事,喜歡糾正別人的毛病,自以為是在對別人好,沒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無意中傷害人而不自知,也好打抱不平,認為自己很有正義感,其實是爭鬥心在作祟,「轉法輪」第九講提到:「你不知道一件事情的因緣關係,你就容易把這件事情做錯。」大法精深而又淺顯的法理,讓我明白了真正做人處世的道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