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改變了我的人生

【明慧網2002年8月10日】
慈悲苦度謝恩師,
改變今生修煉人,
苦盼承受輪迴業,
點悟弟子真善忍,
天賜良緣人世間,
乾坤再造宙宇新。

師父不但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還重新給我安排了人生道路。自從明慧網站成立時我就想寫,苦於聯繫不上,直到前幾個月,我寫了一篇修煉體會在網上發表了。可我想別的同修都在寫驚天動地的正法事情和除惡的神奇故事,可我還在談消業,差距太大了,就不想寫了。師父再次點悟了我,7月27日早晨打坐,天目中看到「一張白紙旁邊放一隻筆」,我想一定是師父點悟叫我把修煉體會寫完。於是我又接著寫。師父這樣慈悲於我,作為大法粒子在這強權壓頂、邪惡猖獗、鬼獸遍地,大法弟子無端被抓、被打、被摧殘的情況下,我不能等閒視之,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我應該做的。

記得那是97年12月份,通過同修介紹我認識了一個好心男人,相處不久就結婚了。結婚那天,我住的是7樓,當我和丈夫從樓上往下走時,我們的腳下前方有一個直徑一米多大的紅色法輪在旋轉直到上車。我想這一姻緣一定是師父的安排,不然不會有這麼奇特的場面。如果沒有師父我會有個幸福的家嗎?也許早已不在人世。

為甚麼要這樣說呢?我是一個業力滿身的人,身體一直非常不好,醫藥也沒大見效。師父不說嗎:「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轉法輪》)96年7月份,那次消業很重。頭天晚上還能到煉功點學法呢,第二天早上兩腳腫的像饅頭似的不敢下地,疼得我直哭。可師父怕我守不住心性點悟我「這是給你脫胎換骨」。我打坐的時候,師父的法身一閃而過說「第三個字」,這時我想一定是「真善忍」的「忍」字。就這樣我天天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打坐,從身體裏出來很難聞的中藥味,10天的時間就好了。又能到煉功點煉功了。可是我的腳心像個黑洞,膝關節以下全是紫點,時間一長像個黑靴子一樣,一直沒停地在幫我往外排那些黑色的東西。

師父淨化了我的身體也淨化了我的心靈,我要求自己遇事向內找,不和常人一樣。

姐姐看我變化這麼大,不吃藥不打針,那麼重的症狀10天的時間就好了,對鄰居說:「這功真好、太神了,我給她治那麼多年,也沒有她煉功效果好,這要是住院還不得花個千八的。」就這樣姐姐也走上了修煉道路。自從煉功後,姐姐高血壓、動脈硬化、心臟病、無名水腫還有東北地方病都好了。心性也提高了,上下樓也不費勁了。慈悲偉大的師父不但救了我也救了我的姐姐。

我的神奇變化讓認識我的人都感到驚訝。鄰居說:「她要是不煉功就烙炕了。」他們都知道大法好。說是說做是做,他們有的怕被抓,也知道電視裏焚人的慘劇是假的,說「國家」讓煉再煉,但也有那麼幾個不怕的開始修煉了。

萬載難逢大法緣,
佛恩浩蕩可動天,
人在誤中難知醒,
幾經點悟正法中,
苦海懸崖拉一把,
最後機緣上蒼穹。

說來慚愧,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執著心太重,沒有過好關,誤在那一層次不能自拔。7.20之前我就在消業。我說過,我是一個業力滿身的人,這次消業比前一次還重,兩個膝關節腫得不能動了。由於心性提高不上去,兩條腿只好了一條。我是一個多次受益於師父佛恩浩蕩慈悲苦度的人,只是業力大悟性差,再加上7.20以後片警三番五次來我家,叫在他們規定的幾條「不准」上簽字。當時那上邊有不准上北京、不串聯,我說這兩條我能保證,別的我不能保證(因為我走不了)。他說:「那你簽字吧。」我就簽了。過後越想越不對,這不是配合了邪惡的要求了嗎?悔之晚矣,我是個不夠格的大法弟子,辜負了師父的救度。我記得那是2000年8月16日,我於是寫了嚴正聲明還有一篇真相材料郵到派出所去了。

幾天後,市局下來人了,能有6、7個。那個領頭的惡警問我,為甚麼要郵這封信?我說講真話。它們問我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打死我我也煉。那個惡警說「翻」。那幾個人就開始翻,翻到幾張宣傳單和一本書。真相材料上記著同修的電話。這時惡警開始誤導我,並威脅我說:「宣傳單是不是電話號碼這人給你的。不能說謊,不然,我就把你的前屋也翻個遍,你不可能就這一本書。」開始我不說話。後來惡警又說些迷惑的話,說完和旁邊的惡警小聲說她不說你就去翻,我聽後,常人的執著開始萌動了。怕他們把師父的書都給拿走,一種僥倖心理油然而升,就答應了「是」。等惡警走後,自己一想不對呀,師父的書是保住了,可自己卻出賣了同修,留下了難以洗刷的污點。越想越後悔,失聲痛哭起來。師父說:「心裏越怕,邪惡越專找這樣的學員下手。」(《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自己剛寫完聲明,這一關又沒過好。從此像一塊石頭壓在心上,不知師父會不會原諒我,還能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嗎?與別的同修還聯繫不上,有時對著師父的像默默流淚,心想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師父為我付出那麼多。別的同修過不去關,師父替他喝一碗毒藥,可我沒過好,師父還得為我承受。心裏酸痛,又對不起同修。一關沒過去,關關往上壓,這個怕心沒去常人的情又上來了。執著於師父不會管我了,用人心去想佛的事。心性掉下來了,業力又回到我的身上,腿痛得難忍,誤在這一層次中了。

感謝師父的慈悲,一切都有巧妙的安排。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2001年12月30日師父給我最後一次機會。在夢中,我在一個很深的懸崖峭壁上,手抓著蒿草向上攀著,眼看還有一尺高了,手中的草連根拔掉,可想而知,那要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隻手伸過來把我拉了上來,那種感覺輕飄飄的,有如仙境。醒後,我知道師父再一次救了我。早晨管片民警又來我家,再一次翻了我家。拿走了一本《轉法輪》和兩本真相材料。當時我搶《轉法輪》沒搶回來。心想這回我可不配合你們了。片警說:「就這幾本宣傳材料我就能讓你蹲個三年五年的,像你這身體幾個月你就不能動了。」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師父救的,我再不能辜負師父的苦度了。隨便吧。「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就這麼一想,片警的語氣變了。他說:「我不追究了,要煉就在家煉把,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連累我就行。」他拿著書就往出走。我說:「拿回去看看吧,多積點德,按照天理做事。」我重複了兩遍。他走後,我開始發正念,清除操縱他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就這樣持續了半個小時,從天目中看到一個蛤蟆骨朵的東西落到地上。師父給我們開啟了佛法神通,清除邪惡因素,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師父說:「我叫弟子們發正念,是因為那些所謂的邪惡其實甚麼也不是,然而卻由於大法弟子的慈悲被舊勢力利用,它們保護下的邪惡生命有意地迫害,那麼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經不只是自身的業力,而是在邪惡生命迫害下承受著不該承受的,而那些邪惡生命又是極其低下的、骯髒的東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正念的作用》)我想我的腿疼也是舊勢力安排的,「在世上我們學員所遭受的各種魔難考驗,也恰恰是這個舊勢力所安排的。而學員承受的魔難,不只是由於學員自己自身業力造成的。」(《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師父都不承認,我就更不能承認了,在整點發正念5分鐘後我就清除自己空間場舊勢力強加給我身體的一切邪惡因素。現在我的腿基本上好了。丈夫看我能幹活了,他也開始修煉了。

自從正念清除那個片警背後的邪惡因素以後,他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前幾天他又來了。我說你以後就不要管了,每天有1~3個惡警遭惡報你不害怕嗎?像你這麼年輕被淘汰了太可惜了。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哪個人能左右得了的。他答應了一聲就走了,再也沒來。為甚麼我不管他叫惡警呢,因為他還不那麼惡,他也有理智,他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也應在被救度之內的。強權壓頂,為了生活與頭上的烏紗帽昧著良心去做,一旦醒悟,他就不會為江XX賣命了。

今後我要精進實修,跟上正法進程,彌補過錯,圓滿隨師還。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1/25513.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