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理上認識問題 清除睏魔干擾

【明慧網2002年8月5日】從勞教所回來以後,心想要抓緊學法,因為在裏邊看不到法,心裏因看不到法痛苦已極。可是拿起書,沒看一會,就睏,有時竟睡著了。連續兩個月如此,只是輕重程度不同。這怎麼能行呢?坐下來靜思:為甚麼?回想99年得法時,心想這是我生命尋找的,一頭紮在法裏。那時集體學法時,看誰睡覺,簡直不可思議,心裏想,得這宇宙大法多麼不易,另外空間的神都跪著聽法呢,在這坐著聽還睡覺,得法這兩年自己在學法上非常精進,晚上學到很晚,半夜醒來還看一陣子,吃飯、上班路上等抓住一切時間學法,背法。十五天以內把大法所有的書看一遍。可現在這是怎麼了?

「法理能解決你的一切問題。」(《法輪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越睏越學。把有關學法睡覺的法抄下來,一遍遍地背。「不是打瞌睡嗎?你一看書你就想睡覺,一學法你就迷糊嗎?我告訴你,他就是這人類空間的一層的神。你衝不破它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地對你怎麼樣,他對所有的人都這樣,所以人會有疲勞、會有睏倦。你要想脫離人,你甚麼都得突破,你才能夠行。你就符合他,那麼他就認為你就是人。」(《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65頁)「大家都知道吃苦,那麼你沒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讓你修啊!這不也是你的意志應該起作用的時候嗎?」(《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24頁)「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甚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睡覺就能成佛,我說太容易了。這一小關你都過不去那怎麼修哇?」(《在長春輔導員法會上講法》32頁)

通過學法,好了一段時間,當與功友交流時想把此事寫出來。可是,還沒寫呢,這以後,一學法就又困,非常嚴重,一天也看不完一本書。有時正背法時,就失去了正念正覺,書從手中掉了下來。看到書掉下來,心裏很難過,覺得對不起師父。這時正好看到《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其中有一段:「學員:我在通讀《轉法輪》時,有幾次出現了一種相同的狀態,就是在通讀時突然感覺頭沉,很睏,但沒有睡去,感覺眼睛總是在書中某一段打轉,突然從書中顯現出另外一段話,但不是《轉法輪》中的話。師:這就是你自己的思想業力嚴重地阻礙你了,不讓你看書學法。它讓你睏,讓你睡覺,讓你失去正念正覺,甚至於它急了會給你顯現出干擾來,還會在思想中顯現出字來。破壞大法的魔也會這樣幹,甚至急了還會在思想中跟你吵吵,跟你說話,不讓你學。那還不明白嗎?這思想業力或外來干擾在起作用,它不讓你昇華。因為你的昇華將消去它,我講要給你們消業嘛。它真的消了,也就真的解體了,它能幹嗎?所以它就拼著命地抵抗。你如果要是把這些東西當作是自己了,那麼你也就不能得法了,因為法是給你的,絕不會給那些業力呀!所以要克服它,再睏也要克服抑制它,清除它。你衝過去這一關的時候,也就是消去它的時候。」

噢,我明白了,為甚麼干擾這麼厲害,原因是睏的因素,我把它當作了自己,沒有清醒地認識到它不是我,它是思想業力或外來干擾!也明白了,當我要寫出來時,它為甚麼更加干擾我,因為是想讓我失去信心、衝不過去。明白了法理,堅定地按照法理去做,不斷地同化法,一切就都能做好了。

寫出來供同修參考。不對之處敬請指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