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離失所的大陸新聞工作者致信香港政府:不要讓大陸的今天變成香港的明天

【明慧網2002年8月15日】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官員們:你們好!

我原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新聞工作者,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僅僅因為合法上訪,經歷了被捕、抄家、撤職、開除出黨、被無理騷擾、被綁架和關押等迫害。我身邊的同修有被迫害致死的,有至今還被關押的,有如我一樣流離失所的。

我羨慕香港的同修:因為有一國兩制的政策,在香港有合法註冊的法輪大法佛學會,同是中國人,7.20以後,香港的同修可以合法地公開煉功,合法地公開發表個人的言論……

然而,當我看到香港警察在中聯辦門外對靜靜請願的瑞士學員和香港學員施暴的照片時,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怎麼和99年7.20 時阻止我們上訪的大陸公安那麼相似?今天香港的警察可以對祥和請願的法輪功學員又推又拉,明天是不是會對請願的學員酷刑相加?我不能讓思路延續下去。

從照片上可以看到請願的學員把大片的道路留空出來,並沒有「阻街」,也沒有襲警。為甚麼在當時的錄像和照片都公布出來時,控方還和大陸的「610」 恐怖組織那樣繼續睜著眼睛說胡話?

有一位香港朋友在香港回歸時說:香港市民對大陸沒有信心,回歸那天就有很多市民在等候江澤民,為在大陸購買了爛尾樓而請願。我當時說:不是五十年不變嗎?這位朋友說:你看吧。當時我也聽到了一位剛剛採訪「回歸」回來的記者在電梯裏發表真實新聞:我們(大陸)用二十倍的熱情迎接,人家(香港市民)還你二十倍的冷淡。現在我能夠理解香港市民的憂慮,因為那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正以十的倍數,甚至更大的倍數在縮水。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官員們,你們有沒有想過香港市民的感受?是不是根本不在意全世界關注的眼睛?

我記起2000年7月香港某大學的那場民意調查的風波,當時因為調查結果是董特首的支持率較低,負責這項調查的那位教授才會被非法干預。

如果大陸也可以搞這樣的民望調查,相信江澤民的支持率一定遠不如董特首高,你們看:

1. 到香港探親訪友的大陸同胞都回國說,大陸一插手,香港不如前了;

2. 江澤民教訓香港記者的報導,不知是當時的廣東省有線電視台專門負責攔截香港新聞的值班人員疏忽,還是因為這類絕無僅有的鏡頭沒有列入要攔截的清單,能收看香港電視的廣東及其它省份都收看到了這一鬧劇。一時間成了媒體窗外的熱點新聞、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辦公室竊竊私語的笑談;

3. 邪惡的江澤民執意迫害法輪功,多少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被綁架到監獄、洗腦班?多少人流離失所,沒有了工作?多少需要照顧的孩兒盼望著流浪的父母歸來?多少白髮的老父母擔心著離家的兒女,整日心繫天涯?多少人力物力的投入,養著從中央到地方甚至居委會的專職610要耗掉多少納稅人的錢財?

4. 大批的下崗工人在抱怨:只有兩年的失業救濟,以後的死活,江澤民就不管了。這上了年紀很難再就業的下崗工人,一批一批地沉積下來,成了他們的家人、朋友的負累;

5. 貪污腐敗如蝗災般層出不窮;

6. 封鎖外界新聞。民眾不明白:為甚麼看著香港新聞就會突然出現一片豎條,或大家一起來消滅蚊子之類的等等畫面?他們不知道,每個月在廣東省廣播電影電視局的編前會上,原廣東省有線電視台(現在合併到南方電視台)總編室主任張中南都會說: 本月,廣東省有線電視台在轉播的香港電視中,一共攔截了法輪功的新聞XXX條、六四的新聞XX條、台灣的新聞XX條、西藏的XX條…… ,互聯網也是如是,就連機關訂閱的香港報紙,都不能賣到回收站,而是直接送紙廠搞漿;

7. 鉗制國內媒體。大陸規定:私人和企業都不可以經營媒體,所以是獨家生意,也自稱「黨的喉舌」。喉舌當然不能自己隨意說話。中宣部每半月就有一內部文件下到國內各個媒體,作所謂宣傳導向,或通報所謂違規行為,一條線下來,各省委宣傳部也不例外地有每月的宣傳計劃,要媒體去填充和圖解,不留神的媒體被通報是免不了的,《羊城晚報》被通報最多,廣東人民廣播電台新聞頻道的《今日熱線》因是社會熱點,省委宣傳部設專人監聽找茬。為了防止「入世」後西方媒體滲入,2001年,在新聞戰線搞甚麼「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提出要和「西方媒體決一死戰」的口號,還要人人表態,否則飯碗不保;

8. 造謠惑眾、愚弄國人。國內假新聞泛濫成災。最典型的莫過於法輪功的報導,可以說:「7.20」以來,中國大陸媒體上出現的都是計劃產品,沒有客觀新聞。各媒體的編前會上都是類似的話:我們與610聯繫,一共發表多少篇法輪功的新聞。作為業績上報。最明顯的是天安門自焚案,按規定對公、檢、法的案子媒體是不能隨意報導的,要得到許可。這事對海外第一時間發稿,對內,則等春節的七天公眾假日過了,到年初八上班,各大報才統一步調地齊刷刷地發新華社的通稿。計劃性顯然易見。現在國際社會很多人都知道:放慢中央電視台鏡頭就可以看到,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集團導演的陷害殺人案,這裏就不絮言了;

9. 我到北京中辦國辦上訪局上訪時,問抓我的警察:你們不讓上訪,掛上訪局的牌子做甚麼?他說:是掛給外國人看的。後來乾脆牌子也拆了,連外國人都不讓看了。回看香港,那五十年不變的承諾該不是說給外國人聽的?現在要迫害法輪功了,一國兩制的表象都不維護了。這不是很大的警鐘嗎?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官員們,對給你們的大陸同胞造成這巨大災難的獨裁者,你們真願意跟他去嗎?我覺得人心中道德和良心這桿秤啊,應該永在!

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官員們,大陸的事也許你們已有所聞,回歸以後的香港變化你們也應該最清楚。我相信決大多數的香港市民都不希望看到香港這國際大都會,壞在江澤民的淫威下。

所以,是頂著壓力,真正以法治港,徹底地港人治港,讓一國兩制延續下去,還是讓香港繼續逐步大陸化,讓一國兩制變成空話?請你們仔細衡量。你們的一念將決定是造福一方還是禍及一方。不要讓大陸的今天變成香港的明天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