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是自焚還是騙局?(2002年8月15日新版)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

Get Flash to see this player.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8分57秒)下載觀看(7.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8分57秒)下載觀看(45.8MB)-
分塊下載Real高清晰度
AVI格式(84MB)
MPEG格式(296MB)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這幅圖片顯示了一個女子從後腦遭到別人打擊的情景。如果說這是發生在天安門自焚案現場,您一定會震驚。外界把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在2001年1月30日播出的天安門自焚案進行了慢鏡頭分析,發現事實正是如此。聯合國下屬的非政府機構「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公開向願意了解的人士提供分析錄像帶。

【標題】是自焚還是騙局?

【主持人】隨著有關自焚案的一連串的疑問在海內外廣泛流傳,特別是長春和哈爾濱等地有人成功切入當地有線電視網向觀眾播放法輪功真相,引起世界媒體的廣泛關注。正是迫於國際上的強大壓力,《焦點訪談》在案發一週年之後又多次推出有關自焚的報導,企圖混淆視聽。江澤民集團還邀請一些中外記者去採訪在陪同官員嚴密監視下的所謂自焚者。可是對那些明顯的破綻的迴避和這些參與者前後矛盾的說法使得我們更清楚地看到這場騙局的本質。

【標題】《焦點訪談》迴避「焦點」
【小標題】劉春玲是自殺還是他殺?

【主持人】這一組畫面,中央電視台在後來重播時,把它刪除了。

【主持人】從慢鏡頭看,當劉春玲正在火燄中掙扎時,有人用物體猛擊她的頭部,劉春玲隨即倒地,一條狀物快速彈起,從死者腦後飛出數米遠,又以極快的速度從空中落下。那麼誰是兇手呢?如果把那一時刻鏡頭止住,可以看見揮動的手臂接近劉春玲的頭部,穿著軍衣的武警正走向鏡頭前面,在他身後,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仍然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的姿勢。

【主持人】劉春玲腦後飛起來的條狀物,有人說是打人的凶器,有人說是劉春玲的頭髮,有人說是劉春玲的衣物。

【古勝博士/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這件物體不是順著強大的滅火劑氣流方向飛出,而是從腦後騰空而起,逆向朝著拿滅火器的警察飛去。說明這個物體不是滅火器衝下來的,而是重物擊打腦部所致。而且,飛起的條狀物被打得彎曲,可見出手打擊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們還可以看到,劉春玲在倒地之時,左手不自覺地抬起來觸摸被打擊的部位。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面朝滅火器
【畫面/聲音/字幕】注意,一隻手臂伸向了劉春玲的頭部
【畫面/聲音/字幕】那隻手臂掄了起來,猛擊劉春玲的頭部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被打得轉身背向滅火器了
【畫面/聲音/字幕】打彎曲了的重物反彈了起來
【畫面/聲音/字幕】劉春玲向後倒下
【畫面/聲音/字幕】兇手正轉身離去

【主持人】美國著名的「華盛頓郵報」記者事發後馬上到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她過練法輪功,劉春玲是從外地到河南的,無依無靠,在酒吧打工。新華社2001年2月8日的報導還說劉春玲練功以後,常常打母親、女兒。這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相差甚遠。

【主持人】劉春玲參與這場騙局也許是生活所迫,那麼為甚麼要置她於死地呢?

【葛一夫/物理博士】你們有沒有看過王力雄寫的《黃禍》一書,那個書中的故事講啊!公安部找了一個身患絕症的女子,到天安門前自焚。條件呢,是給她一大筆錢,叫她在天安門廣場上喊口號。然後保證說,在她身上可以安裝一些裝置,她不會疼。可是,當她真要點火的時候,她猶豫了,她害怕了,她不想自焚了。可是呢,她身上已經被人偷偷地安裝上了引爆器、遙控器在上面。結果按鈕一按,她身上頓時一片火海。因為(幕後策劃者要那種效果),她必須得死,這是內定的。

【主持人】如果是想用劉春玲的死來烘托整個自焚案的慘烈,挑起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也就不難理解這個結局了。

【標題】《焦點訪談》迴避焦點
【小標題】王進東是公安假冒的嗎?

【主持人】一直傳聞有真假兩個王進東。自焚現場那人的種種行為與法輪功相差甚遠。
而一年之後在電視上出來一個號稱是被轉化的王進東,而他的很多言論證明他當時並不在自焚現場。

【主持人】這個拿著滅火毯的警察顯得猶豫不決,好像在等甚麼。原來他在等這句所謂法輪功的口號。表演完了,滅火毯終於蓋了上去。

【主持人】法輪功講緣份,法度有緣人,這個法不是人人都能得的。所以我們得了法的人是很珍惜的。怎麼能是「人人必經」的大法?

【CCTV畫面02/05/19】天安門自焚事件參與者王進東:我就天天看,我看得很慢。我看的時候,我愛人、我女兒也看。

【主持人】可見,王進東對轉法輪的內容應是很熟悉了。為甚麼會在自焚現場喊出不是法輪功內容的東西呢?這一點也證明在自焚現場的是不是另有其人呢?

【主持人】還有,他的結印動作兩個大拇指一上一下的重疊,正確的應該是兩大拇指相對,這是最基本的煉功常識;他打坐的動作既不是法輪功要求的雙盤,也不是初學者的單盤,而是高高翹起的散盤。

【CCTV畫面2002/05/20】警察拿東西把我按倒了,按倒以後,我當時我很急,我用腳把給我撲火的警察蹬到一邊了,我又坐起來了,他又撲,撲倒兩次,我蹬到一邊兩次。

【主持人】可是《焦點訪談》放不出任何畫面來證明。反而我們可以看出,號稱被他蹬過兩次的警察是很悠閒的,可以說是等著他盤腿,等著他喊口號。

【主持人】更奇怪的是他兩腿中間盛過汽油的塑料雪碧瓶仍然完好無損。

【CCTV畫面2002/05/20】王進東:那時候我就把這個飲料瓶子藏在毛衣裏面,用膠帶綁著。我就隔著毛衣把它劃爛了。完了,這邊拿(刀片)再把它劃爛了。劃爛了以後,我就拿打火機放在下面,打著了。

【主持人】既然飲料瓶子是藏在毛衣裏還用膠帶綁著的,怎麼會掉在兩腿之間呢?要是毛衣和膠帶都燒沒了,裝著汽油的飲料瓶子反而燒不著嗎?

【主持人】如果您熟悉部隊生活的話,可以看出他是以中國軍人標準的盤腿姿勢坐在地上。所以有人懷疑這個掉包的王進東是個公安冒名頂替的。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如果我們現在把畫面上的這個人跟自焚現場的那個畫面來作比較的話,我們會發現他們的臉形其實不像是同一個人的臉形。而且他的傷疤是從額頭向耳側,鼻樑這樣展開。火呢是從下往上燒的。所以大家想想看,電視上出現的這個人他的傷口是不是更像是額頭受傷所導致的呢?就好像是,硫酸澆上去的,或者是有人強行把他的頭按進開水或者是按進火盆裏。其實這也不是不可能的。比如說,在去年(2001)的6月2號,在廣東寶安縣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覃永潔,他就是因為不放棄修煉,所以在勞教所裏面,他的雙腿上就被烙傷十幾個地方。如果說轉化王進東是上邊壓下來的一個政治任務,那你想想看,還有甚麼招式他們使不出來的呢?所以在我看來,這個人有可能是從外面找來的燒傷病人,或者,也有可能是真正的王進東在監獄裏被已經被強行毀容了。因為很多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其實都經歷過酷刑的折磨。在轉化之後,上邊要讓你說甚麼,當然就是由不得自己了。

【樓凱文/電腦工程師】從作案條件上,《焦點訪談》也給了我們一些線索。

【CCTV畫面2001/05/19】2000年12月18日,王進東一家三人到了天安門廣場。他們打了一個四米的橫幅。何海華和王娟娟被遣送回河南省開封市,被開封市公安局依法拘留。王進東在北京被釋放,他一個人回到了開封市的家裏。

【樓凱文/電腦工程師】就是說,他的妻子和女兒都被遣送,而且被當地公安機關拘留了,而王進東在北京就給放了,而且放得很快。作為一個主要人物,他沒有和妻子女兒一起被遣送被拘留,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恰恰證明很可能他在北京就被有關當局扣下了。而且,一個冒名頂替的陰謀,很可能那個時候就開始了。而且在所謂的天安門自焚案之後王進東很快就被轉到其他的醫院裏去了。按理說,作為一個主要的組織者,應該多多的跟蹤採訪才對呀。

【主持人】從官方公布的自焚前的照片上看,臉盤的骨架一個大,一個小;耳朵的形狀,一個長,一個圓;他齊刷刷的頭髮邊緣像帶了假髮面具;喊出的口號,煉功的動作,都不是號稱煉了好幾年的王進東的樣子;更是解釋不了這個瓶子的來歷。所以,自焚現場的王進東會不會是公安冒充的呢?這是不是更合乎他是主要組織者的身份呢?因為策劃的人不會讓從社會上收買來的人去挑頭,找公安甚至軍人冒名頂替當作政治任務去完成則更有可能。

【標題】《焦點訪談》迴避焦點
【小標題】小思影氣管切開還能唱歌?

【主持人】《焦點訪談》說,小思影在大面積燒傷的情況下,最主要的一條,就是要馬上做氣管切開。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生】我們知道做氣管切開是為了保持病人的呼吸道通暢。氣管切開的切口是在第三和第四氣管環之間,在聲帶的下方。如果做了這個手術,都需要很多天才適應,才能說話。頭幾天發聲是非常困難的。如果你想試著說話,帶著管說話的話,可以用手指堵著這個管試著說話,但是發出的聲音是非常不連續的,是漏氣的,不清晰的。

【夏春】小思影在傷後四天,帶著插管,底氣十足,聲音清脆,接受採訪,而且還能唱一首歌。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醫院主治醫生】我在臨床可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病人。

【劉思影的鏡頭及說話聲】

【於建梅/原北京宣武門醫院主治醫生】在臨床上,大面積燒傷的病人肯定要住隔離病房。而且,大夫護士進病房的時候,一定要帶口罩帽子,穿隔離衣,這是最基本的要求了。而且,有很重要的一點,大面積燒傷的病人,他的創面要儘量地暴露,為甚麼呢?因為,如果你裹得太嚴實了,護士換藥、清瘡特別地麻煩,而且很容易造成創面的化膿感染。

【主持人】其實,劉思影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出可辨認的面孔。在抬上救護車的緊急關頭,還要停下擔架錄下她喊媽媽的聲音,是不是像演戲呢?不到兩個月,醫院就宣布劉思影猝死。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甚麼叫做「猝死」呢?「猝死」就是說「在平常看起來很健康的人或者是病情基本上很穩定的人,突然發生意想不到、或者是沒有明顯外因的死亡」。那大家想想看,用「猝死」這樣的說法,是不是用來搪塞真正死亡原因的最好藉口呢?要是我們換個角度來看的話,既然她媽媽是在現場被人家打死的,那這個小思影被利用以後的命運又將會怎麼樣呢?至少,她畢竟還是小孩子,如果讓她去接受外國記者的採訪,我想有人是會不太放心的。

【標題】《焦點訪談》迴避焦點
【小標題】誰是幕後的攝影師?

【主持人】從畫面上看,拍攝自焚現場的遠距離鏡頭是從高處拍攝的,攝像機鏡頭是移動的,並且跟蹤拍攝了整個事件。鏡頭首先跟著警察,然後隨著警察移動到事發地點。

【主持人】如果說跟蹤拍攝用的是天安門廣場的監視攝像機,如果沒有人在控制,不可能有這種跟蹤事件發展過程的效果。

【主持人】從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畫面我們可以看到,在自焚現場,有一個人背著攝影包,近距離拍攝了整個事件過程。他是誰呢?

【主持人】如果說他碰巧是攜帶攝像機的執勤警察,為甚麼當海外媒體質疑那些近距離特寫鏡頭從何而來時,江澤民一夥卻不敢承認這麼簡單的事實,偏偏聲稱那些特寫畫面是美國CNN記者拍攝的。但是CNN國際部負責人指出,CNN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任何畫面,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他們的攝影師就被逮捕。江澤民一夥不敢暴露那個背著攝影包的人,想要掩蓋甚麼呢?

【主持人】出現的疑點還很多,比如,在幾分鐘內拿出那麼多滅火器,難道天安門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自焚未遂的劉葆榮喝的是汽油還是雪碧?要是汽油為甚麼沒有中毒症狀?這一個個問號,《焦點訪談》都沒能給予一個合理的說法。

【標題】誰在期望自焚疑案?

【主持人】面對鋪天蓋地的大批判,您有沒有想過,是因為致人死亡才引來鎮壓呢,還是為了鎮壓,故意造謠說致人死亡?

【主持人】海外最近披露了江澤民在99年4月到7月間給政治局的信和講話。說的都是甚麼西方勢力,幕後「高手」;甚麼共產黨的無神論要戰勝法輪功的有神論;甚麼同黨爭奪群眾的一場政治鬥爭。等等。很明顯,鎮壓理由與致人死亡毫不相關。就是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出於個人的妒忌心和對權力的佔有慾使得江澤民決心鎮壓法輪功。致人死亡不過是在找藉口。這就是那些血淋淋的誹謗宣傳的真正由來。

【李建中/加州理工大學】在中國大陸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只要上面表了態,下面就會有人去迎合,沒有的事,也可以編造出來。在鎮壓法輪功一開始,他們就立刻製造出了一個所謂1400例的死亡案件。在這裏,我們先不去討論這1400例的可信度,我給大家算一筆帳。

【李建中/加州理工大學】自從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官方故意降低了法輪功的實際人數,他們說只有200萬。大家知道,中國的正常死亡率是萬分之65,也就是按照這樣一個數字來講,一個200萬的團體每年的正常死亡人數是200萬乘上萬分之65,也就是13,000人,那麼7年當中,也就是從1992年到1999年,總共是多少呢?是91,000人,也就是把這個數乘上7,是91000人。那麼法輪功,按照中國統計只有1400人,它是這個91000人的65分之一。這正說明了法輪功的去病健身的好的效果。

【主持人】當舊的謊言再也騙不了人時,江澤民一夥就要造更大的謊言來維持鎮壓。自焚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新華社在事發兩小時後就向全世界發布了英語新聞,這不像要上級層層批准的新華社的作風。如果不是有預謀,怎麼解釋呢?其實,只要明白了誰在期待自焚案,誰能利用自焚來打擊對方時,也就能幫助您認識誰點的這把火。

【標題】《焦點訪談》成「謊談」
【小標題】升天?抗議?還是演戲?

【主持人】《焦點訪談》在拋出自焚案時,反反復復地宣稱自焚是為了圓滿升天。但是一年之後,所謂的自焚者親自出來說明自焚動機時,當初編來蠱惑人心一時的所謂「自焚升天」,已經完全沒有了蹤影。

【樓凱文/電腦工程師】法輪功不讓殺生,更不能自殺的道理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都知道了;在中國以外,包括有十萬法輪功學員的台灣,哪怕在鎮壓之前的中國大陸,都沒有自焚升天。而且現在呢,真正的法輪功學員都在走出來講清真相,也就是揭露謊言,制止迫害。

【主持人】今天面對西方媒體,王進東也不得不承認,法輪功沒有教他自焚。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焦點訪談」自己也說,在自焚案發生前的一個月,王進東一家三人來到了天安門廣場。他們打了一個四米的大橫幅。在大陸,所有正常的上訪說話渠道都被堵死了,上天安門打橫幅是法輪功學員不得已採用的一種非常典型的和平抗議方式。這說明就像其他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王進東只是想站出來告訴人們真相,哪有甚麼升天呢?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其實,劉雲芳也是要去講真相的。

【CCTV畫面2002/01/23】記者採訪天安門自焚事件參與者劉雲芳:來向人們說明真相。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講真相不就是要澄清謊言嗎?怎麼能跟「自焚升天」扯到一起呢?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另一名叫郝慧君的,對外國記者說,她在99年12月曾經去天安門廣場抗議過,同時稱她曾經寫信給立法機構為法輪功呼籲。還有一個叫陳果的,據新華社2002年4月7日報導,陳果向記者們說,她也想要更多地參與維護大法的活動。

【主持人】「焦點訪談」在一年前大肆宣染的「自焚升天」造成了很壞的影響,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今那些所謂的自焚者親自表白時說的卻不再是「升天」,而是要去抗議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果是去抗議,那起因不正是發動和堅持這場迫害的江澤民一夥嗎?

【主持人】誰都明白,抗議的人,更別說要用生命抗議的,一定要盡一切可能讓人知道他們是在抗議甚麼。這幾個人口口聲聲要正法,要講真相,從現場看,他們沒有試圖向人們講清任何真相,反而是在抹黑法輪功。

【邱燕玲/電視台編輯】所以這些人既不是為了升天,可又不像是在抗議,那請大家幫我們想一想,這些人到底是在幹甚麼呢?像不像是有人在導演來嫁禍法輪功的一場戲呢?

【主持人】事實上,法輪功走的是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道路,任何極端方式都違背法輪功的法理。而且人死哪,還怎麼去跟人民講真相呢?誰去發傳單,貼標語,打橫幅請願呢?

【標題】《焦點訪談》成「謊談」
【小標題】為甚麼選擇天安門廣場?

【主持人】如果想升天,當然是要去風景秀麗的山川湖泊,為甚麼要去戒備森嚴的天安門呢?

【CCTV畫面2002/05/19】去了以後到那個地方,他自焚了。劉雲芳告訴王進東,他在學法時到天安門廣場點火自焚了。得到了郝惠君母女、劉春玲母女和劉葆榮的響應。

【主持人】王進東還說劉雲芳的想法得到了劉葆榮的響應,可是劉葆榮在一年前被記者問到為何要選擇天安門時,卻是這麼說的:

【旁白】新華社在2001年1月30日的報導中寫到,記者問劉葆榮,「為甚麼選擇天安門廣場呢?」劉葆榮回答,「傳說東北有一個練‘法輪功’的老太婆,夢見天安門寫著‘大法弟子報名處’。所以就選了這個地方。」為甚麼選擇天安門廣場是有關作案動機的非常關鍵的問題,《焦點訪談》在一年之後竟然弄出了一套與新華社完全不同的說法。這種自相矛盾,怎麼解釋呢?

【主持人】法輪功是修煉主意識,連打坐都要明明白白,不受任何暗示,不憑感覺煉功,更別說念書學法了。事實上,這種用夢,幻覺這類可笑的東西來搪塞,本身就是在掩蓋真實的理由。

【標題】《焦點訪談》成「謊談」
【小標題】自焚未遂者是「尖子」特情?

【主持人】自焚案中有一個很用心的安排,沒有讓所有人都住進醫院,而是準備了兩個
自焚未遂者。

【主持人】一個叫劉葆蓉的在自焚現場當時就反悔了,馬上以一個悔過者的身份投入到《焦點訪談》深揭猛批;另一個叫劉雲芳的號稱到現在還「頑固不化」,但他卻以所謂法輪功學員的身份去幫江澤民集團說話,收到了與直接批判異曲同工之妙。

【主持人】在接受中外記者採訪時,劉雲芳大談在監獄的環境如何好,他仍是多麼自由地去信仰去煉功,甚至還給記者做了功法演示。他自己說自焚的動機是要去說明真相,難道他要去講的真相就是監獄如何好,在家裏在公園裏都沒有的煉功信仰自由他在監獄找到了?照他這麼說,這場迫害不早就結束了嗎?

【李有甫/武術教授】演戲就講究個角色。其實,許許多多的法輪功學員都是非常堅定的。如果說每一個自焚的人都反悔了,別人反而不信了。我們從最近安徽省公安廳副廳長在全省國內安全保衛工作會議上的一個講話,我們可以了解到一些情況。

【李有甫/武術教授】他說,「各級公安機關要把偵察深挖作為與法輪功鬥爭的第一位工作來抓,繼續狠抓法輪功項目偵察工作。」「省、市、縣公安機關都要物色和培養一批能深入內部或貼靠目標開展偵察、掌握控制重要陣地,活動範圍大、應變能力強的「尖子」特情。」也就是要用特務打入內部。如果至今「頑固不化」的劉雲芳是個「尖子」特情,那麼他的這些行為我們也就容易理解了。

【標題】《焦點訪談》成「謊談」
【小標題】移花接木電視造假

【旁白】在電視製作上,「焦點訪談」還經常使用移花接木剪輯拼湊的手法來欺騙觀眾。

【旁白】我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焦點訪談」是如何用移花接木的手法來欺騙觀眾的。比如,2001年10月11日的「焦點訪談」。事情說的是武漢的法輪功學員彭亮向外界透露他的弟弟在監獄裏被迫害致死。彭亮因此而被非法抓捕。「焦點訪談」的這個節目就是想逼彭亮說他弟弟不是在監獄裏被折磨致死,而是自己撞死的。我們來看這一段彭亮同記者的談話。

【CCTV畫面2001/10/11】彭亮:按照我的真實的情況,就是大概寫了兩句話吧。兩三句話。記者:委託書上只寫了兩三句話。彭亮:對。記者:這兩三句話寫的甚麼內容呢?
彭亮(換成了馬路街景,只有彭亮的聲音):就是自己撞死的這個事情。

【旁白】大家注意,要讓彭亮說出「自己撞死」是「焦點訪談」這個節目的最大目的。在這場對話中一直都有彭亮的大特寫,為甚麼在最關鍵的時候,畫面卻換成了車來人往的馬路呢?有任何理由不讓彭亮當面親口說出這最為重要的證詞嗎?這說明,彭亮的回答被人篡改了。我們來模擬一下這個過程。假設彭亮真正的回答是「就是不是自己撞死而是被迫害致死的這個事情」。「焦點訪談」只要用一個小小的電視手法,把「不是」和「而是被迫害致死」這個聲音去掉,很容易地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是自己撞死的這個事情」。然而,這和彭亮的口形就對不上了,解決的辦法就是把彭亮從鏡頭上拿掉,換上街道馬路。再完整地看一遍這個片段。

【CCTV畫面2001/10/11】彭亮:記者:這兩三句話寫的甚麼內容呢?
彭亮(換成了馬路街景,只有彭亮的聲音):就是自己撞死的這個事情。
(重複)
【CCTV畫面2001/10/11】彭亮:記者:這兩三句話寫的甚麼內容呢?
彭亮(換成了馬路街景,只有彭亮的聲音):就是自己撞死的這個事情。

【旁白】如果您看明白了「焦點訪談」是如何造假的,這就從反面說明彭亮的弟弟不是自己撞死的。希望我們的分析能夠幫助你了解「焦點訪談」在製作自焚案節目中的欺騙手段。

【旁白】在天安門自焚案發生一年之後,「焦點訪談」播出了一個所謂法輪功自己去調查自焚者身份的節目。

【CCTV畫面01232002】記者:七個自焚的人當中,你認識幾個?原河南省開封市「法輪功」骨幹分子馮海軍:好像是四個吧。記者:彼此之間是否知道都是練「法輪功」的呢?骨幹分子馮海軍:那我也知道,知道。

【旁白】請大家注意到,在記者問彼此之間是否知道都是練「法輪功」的時候,鏡頭換成了一幅毫不相干的畫面,而不是馮海軍回答問題的場面。這是不是很奇怪呢?我們再看一遍。

【CCTV畫面01232002】記者:七個自焚的人當中,你認識幾個?原河南省開封市「法輪功」骨幹分子馮海軍:好像是四個吧。記者:彼此之間是否知道都是練「法輪功」的呢?骨幹分子馮海軍:那我也知道,知道。

【旁白】我們再往下看,馮海軍前面回答認識四個人,那這四個人的姓名按理應該由馮海軍親自說出來。可是「焦點訪談」卻讓提問題的記者自己來回答。

【CCTV畫面01232002】「馮海軍原來就認識劉雲芳、王進東、劉春玲、劉思影母女」

【旁白】大家知道,這是新聞播報中很忌諱的自問自答。

【旁白】下面記者將要問馮海軍他的所謂調查結果。

【CCTV畫面01232002】「記者:後來你寫的這個調查報告,大概寫了多少字?馮海軍:多少字我不知道,大概有一頁多吧。

【旁白】這個調查報告是「焦點訪談」整個節目中最為重要的內容,最關鍵的證據,觀眾也能想到,這個結果應該由馮海軍親自說出來。

【CCTV畫面01232002】「杜芳:就是寫了自焚的七個人的基本情況。」

【旁白】大家看到,「焦點訪談」沒有讓當事人親自說話,而是讓一個名叫杜芳的第三者出來代表馮海軍說明調查結果。這違背了新聞採訪的基本原則。

【旁白】根據這些造假行為,我們是不是可以說,「焦點訪談」的節目正好表明那些自焚者並不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

【廖先生/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起中央電視台造假,89年6.4之後有一天,在木樨地來了幾輛坦克,當兵的下來跟老百姓說,他們是38軍的,要去打27軍,支援學生,老百姓一聽特高興,給他們端茶送水的。晚上電視新聞變成啥呢,軍民魚水情深,北京市民熱烈歡迎解放軍進京平暴。你說這哪兒跟哪兒呀?這肯定是後面有人導演,前面演,後面拍,天安門自焚跟這有甚麼區別?我看是差不多的性質。


【標題】謊言還能維持多久

【主持人】大家知道,個體行為是不能代表整體的。越戰期間越南和尚曾引火自焚抗議當權者的暴政,中國現在有下崗工人為沒有出路自焚,那麼是不是要鎮壓佛教和下崗工人呢?因為有學生自殺,是不是就要把整個教育系統打成邪教呢?所以就算江澤民一夥採用坑矇拐騙讓人一時相信它的謊言,也不能給它增加任何鎮壓的藉口。

【主持人】從中國來的華人常說,電視上講法輪功怎樣怎樣。就是說,老百姓的誤解和仇恨不是來自生活,而是被為政治服務的報紙電視強行洗腦的結果。不允許官方之外任何人調查真相,還要封殺法輪功的所有網站。這自焚的人中,有小孩,有女大學生,有母親,有女兒,有老人,這個群體本身就有故意編排來打動人心的痕跡。

【大陸來美探親者】作為一個媒體,怎麼能用假新聞來騙老百姓呢?老百姓以後怎麼再相信媒體說的話是真的呢?

【留美學者】我來美國時間不長,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會用自己的頭腦去思考觀察,不再盲聽盲從。

【結束語】
【主持人】觀眾朋友,希望我們的節目能夠對您了解「自焚騙局」有所幫助。更能認識到那些參與者和殺人的歹徒只不過是被利用的工具,而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才是這場邪惡鎮壓的真正兇手。維護您了解真相的權利,制止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謝謝大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6/25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