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悟走出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19日】2002年4月11日,我正在上班,當地派出所無任何理由將我綁架。我不配合邪惡,被惡警張志國(副所長)打了五個嘴巴子。惡警李福貴用磚頭將我打成重傷,頭部縫合五針,晚九點把我送進拘留所。

在拘留所裏我不穿馬甲,因為我沒有犯罪。惡警們將我分成大字形綁在床鋪上,我絕食三天抗議。這個號裏有17個人,他們都不知道大法真相,都是偏聽偏信了電視的謊言。因為那個牢頭不相信大法的純正與神奇,所以講真相有一定的難度。

由於現在的人信神的底線很低,所以,還得「用智慧去講清真相」。晚上吃晚飯,大家都靜靜地坐著,我對牢頭說:「老弟,我給你們講個故事。」一聲老弟叫炸了鍋,幾個刑事犯對我大喊大叫:「叫甚麼老弟,叫大哥!」我面帶笑容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法輪功講真、善、忍,他30多歲,我50多歲,我叫他大哥那是說真話嗎?」牢頭說:「叫甚麼都行,你講吧。」

我開始給他們講故事,首先講了一個問題:甚麼比天高,甚麼比地低,甚麼不好吃,甚麼甜如蜜?他們誰也猜不著,就這樣我打開了向他們洪法的場面。效果非常好,從天安門自焚、4.25上訪、傅瘋子殺人到我們遭受的迫害,如何做一個好人,善惡有報等,他們非常願意聽,也有的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後來,二牢頭、三牢頭跟我發正念,並學會了幾個煉功的動作。

我在拘留所一共12天,每天早上兩點準時起來煉功。大牢頭說:「你在家也這麼煉嗎?」我告訴他我在家是三點起來煉功,他氣憤地說:「看起來XX黨純屬瞎整了,就這麼煉功危害著國家甚麼了?!」

4月23日將我送去勞教,到勞教所的第一關是簽字,我們男功友八人誰也不簽,他們拿著勞教票子挨屋念。我心發正念,當念到我時,說我勞教兩年,我心想,兩個月我都不呆。

到勞教所自己悟到應該絕食抗議,可有的功友認為應該了解了解這裏,是不是有需要咱們做的,所以就沒有堅持自己的意見。可是通過實踐證明這樣消極承受是不對的。由於沒在法上認識法,服從了邪惡的管理,他們實行嚴管,每天坐14小時的板凳,手放在膝蓋上,姿勢必須坐正,閉眼睛不行,邪惡就連喊帶罵,跑操、看攻擊大法的電視、背監規,警察非常邪惡。

師父說:「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們是大法弟子,應該正一切不正的,怎麼能聽邪惡的安排哪?通過幾個功友的切磋,我們決定從5月12日零點起來發正念、煉功,如果受阻,5月13日開始絕食。結果,煉功受阻,我們開始絕食抗議。邪惡開始對我們迫害升級,管理科長及劉大隊長規定,每天坐板凳20小時,換班睡覺,不許說話,坐姿稍有不正都會挨罵,姓曹的惡警非打即罵,姓尹的管教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讓人難以忍受。

我悟到:勞教所不是我們修煉的場所,我們應該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大法弟子,走出勞教所,回到正法洪流中去。法理清晰了,思想非常堅定。師父很快給我做了安排。5月14日晚12點,劉大隊長和郭教來和我們談話,我開始向他們洪法,用他們能聽懂的話,告訴他們做人的道理。這時師父「隨意所用」的話響在我的耳邊,我馬上站起來,緊接著昏倒在地出現抽搐症狀。他們把我送進醫院檢查,說是心臟病併高血壓。5月26日,他們將我送進精神病院,27日通知家裏接人。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在被非法判兩年勞教的情況下,我35天走出了勞教所。我悟到: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全盤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不給邪惡鑽空子,真正做到正信、正悟、正念、正行,一切關難都會變小,大法的威力就會展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