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致信澳洲上海總商會及《華夏商報》講述在大陸的經歷見聞

|

【明慧網2002年5月27日】

各位女士、先生:你們好!

從《華夏商報》上看到你們舉行針對法輪功的圖片展的消息,心裏感到非常難過,忍不住要提筆給各位寫這一封信。

我首先想說的是,報導所說的關於法輪功的一切都是虛假的,是不真實的。我很希望各位只是不明真相,而不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要驗證這一點非常簡單,法輪功所有書籍均可從網上免費下載,書店裏也有出售(中國大陸除外)。《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中關於「世界末日」是這樣說的:「我可以在這裏嚴肅地跟大家講,所有稱在1999年將要發生甚麼地球的災難啊,或者是宇宙的災亡啊,這樣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這些話是李洪志先生於1998年3月說的。

說到這裏我想給各位講一個小故事。我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2000年2月因曾參加一次法輪功學員的心得交流會而被捕。從我一進拘留所開始,三個警察就輪流不停地「審」我,要我「交代」出是在哪裏開的會。因為他們被限期「破案」,幾天之中對我施加的壓力和用來逼我的手段我在此就不想說了。

「審」到第三天時,另有一個警察抱來一大摞剛從一個法輪功學員家裏抄來的書,其中剛好有兩本《法輪佛法--在北美首屆法會上講法》,我二話不說翻到我剛才引用的講不存在世界末日的地方,請「審」我的兩個警察看,然後我在一邊看他們的表情。他們看著看著臉上的表情就變了:他們知道了政府的宣傳是在造謠。本來主管我的警察還想繼續逼我,但一直在看書的科長卻以不容商量的口氣對他說:「就這麼結案吧。她不說就算了。」

後來我又因為公安部門採用黑客手段從網上攔截的一封我寫的私人信件被非法判了一年勞教。勞教所地獄般的生活我不願去回想。我曾有過在盛夏40攝氏度的高溫裏連續37天沒有洗澡、沒有洗衣服和換衣服的記錄,電刑、超強度苦役、長時間不許睡覺、酷刑折磨是勞教所的家常便飯。而所謂的「轉化」更是滅絕人性的最可怕的精神虐殺。在勞教所,我看到過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被男警綁在椅子上電擊陰部致大小便失禁,然後很長一段時間走不了路;我看到過五十多歲的老人被四五個警察踩在地上用四五根電棍電擊後留下的滿身的焦痕;我聽到過學員被電擊時發出的淒厲的叫聲……這些曾讓我的心泣血,但卻並沒有使我畏懼;然而,當我看見一個被連續折磨了四天四夜的學員眼裏神色迷濛,然後怪笑起來時,我才知道甚麼叫毛骨悚然,我才知道甚麼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一個好端端的人生生地被逼得發了瘋!

這就是「政府和社會的耐心幫助」。我所知道的勞教所最長不讓人睡覺的記錄是十五天十五夜。我不知您讀了這些後心中存何感想。《三字經》開篇便說「人之初,性本善」,我非常希望您只是不了解事實的真相、不了解這樣的圖片展無異於是加在已經遭受嚴重迫害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身上的又一把尖刀,而只是受人利用,甚至被人盜用您或您所代表的社團的名義去舉辦這樣的圖片展的。

如果情況不是這樣,那麼我有另一些話想說。人類社會有一些話和一些詞,諸如「識時務者為俊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審時度勢」等等,相信諸位比我更熟知。中國政府掌握著整部國家機器和所有國家資源,對付的只是一群手無寸鐵的老百姓,為甚麼快三年了、在一次次宣布「取得了對法輪功鬥爭的最後勝利」之後,還需要各位費勁辦這樣的圖片展來繼續誹謗法輪功呢?三年前,當中國所有的電台、電視台、報紙都長篇累牘地攻擊法輪功、海外的媒體也都轉載著這些東西時,有多少人不是認為法輪功三個月之內就會被消滅呢?實際的情形如何呢?經歷了三年的腥風血雨之後,法輪功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信仰,修煉者已遍布60個國家和地區。我所經常接觸的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就有一半都是西人。

也許您不信神,但您一定聽說過「天時、地利、人和」。這樣表面上「反常」的事情背後一定有更深層的原因;這個原因不是政治,而是天理。何必上一條即將沉沒的船呢?不管這條船現在在您眼裏看來還多麼龐大華麗,它也逃不過即將沉沒的命運。中國老人不是講了嘛,缺德事幹多了,遲早要遭報應。有些事,有些話,還是寧信其有的。不幹這種事,有甚麼可損失的呢?

一片真心,別無它意。

一名現居澳洲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