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大法弟子致《烏克蘭共青團真理報》編輯部的一封公開信

|

【明慧網2002年2月26日】你們好!

我是克拉瑪托爾斯克市的一名法輪功學員,給你們寫信是因為貴報2002年1月12日刊登的一篇關於法輪大法的文章。我是一個普通人,儘管不善於表達,還是希望你們能明白我。

顯然寫這篇文章的人是帶著成見看待法輪大法。我無意將自己的意見強加給你們,只是想與你們談一談我的一點體會,給你們講一講法輪功對於我個人意味著甚麼,這對於你們來說,正如人們常講的,這是「第一手資料」。

我今年32歲,修煉法輪功僅僅一年。但這一年我的道德觀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在遇到法輪大法之前,客氣點兒講,我是一個曾有刑事犯罪記錄的人。一生中,我曾經做了很多壞事。並且,不隱瞞地講,我甚至曾為自己的「履歷表」而感到自豪。以前,我的靈魂是那麼的扭曲!

如果不是偶然地對精神方面的書籍產生了興趣,真不知道我的生命會是甚麼樣的結局。我花了很多錢用於購買各種精神信仰方面的書籍。我讀了很多書,包括傳統宗教的書。雖然這使我增長了些知識,也似乎明白了點甚麼,看書的時候還挺贊同的,但一放下書,我還是原來的我。甚至我還打針吸毒,並認為這只不過是我的一個弱點,儘管我眼看著我的那些「毒友」們吸毒後變成了甚麼樣子。

細節不必詳談,簡而言之,我修煉法輪大法僅一年,現在是不抽煙不喝酒,甚至這一年我連一次藥都沒吃過,更不用說吸毒了。

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當然不隱瞞,我還有很多不良習氣,但我知道這點並一直在努力克服它們,並且我相信,有法輪大法和李洪志老師的幫助,我一定能克服它們。要知道,我們法輪大法的基本原則是「真善忍」,法輪大法所論述的一切道理都源於此。

請你們想一想,以真善忍作為行事準則的人,怎麼能剖腹,自焚或是以惡待人呢?我毫不猶豫地相信這都是中國的當權者捏造出來的。並且很多中國人都被一面倒的造謠宣傳所欺騙。試想一下,為甚麼自焚和自殺在中國大陸以外的成千上萬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中沒有一例,而偏偏只發生在中國?

有誰能比我們俄羅斯人更了解甚麼是集權制度,甚麼是鎮壓思想異見人士呢?又有誰能比我們更知道這種鎮壓的卑劣做法和規模呢?可是你們知道嗎?在中國,我們的同修不僅僅是被關進監獄和勞改營,他們還被施以可怕的酷刑,並且不分男女老幼。人們只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就被酷刑折磨致死。而這些人並不是宗教狂熱主義者,他們表現出來的是堅信真理的一顆純淨的心,甚至面對死亡也毫不動搖。要知道他們只要對那些折磨他們的人說一句放棄法輪大法的話,對他們的虐待就會停止。然而他們堅信這真理大道高於一切,他們甚至向那些折磨他們的惡徒弘揚真理。......

當然也有人在酷刑下被迫寫了決裂書,按一般人的觀念這也可以理解。然而他們被釋放後立即發表聲明,聲明決裂書作廢,因為那是在酷刑折磨下被逼無奈所寫,並聲明他們將繼續修煉法輪大法。要知道在獨裁統治下,即使只是本著良心發表聲明也可能給他們帶來新的監禁與折磨。
......

至於你們在文章裏提到的「公開恫嚇」,我想告訴你們,這根本不是甚麼恫嚇,我們是一群打不還手的人,我們用甚麼來恫嚇你們呢?只不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我們堅信的一個宇宙法則。我認為,即使用常人的概念理解,這也是正義公道的語言!

不論是中國大陸,還是世界其它國家的法輪功弟子,只不過是在要求中國當局停止對法輪功的鎮壓和迫害,還給人們一個自由進行精神修煉的環境。要知道,真正按照法輪大法修煉,對任何人都是有利而無害的。

關於你們所說的精神控制,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親友熟人中沒有一個人認為我不正常或者被精神控制。相反,他們都覺得我的性情在往好的方向轉變。

所以,感謝法輪大法,感謝李洪志老師,使我們這個社會少了一個犯罪者,並且我將繼續努力變成一個更好的人。按我的理解,這是修煉起步階段的一部份。我是一個剛剛走上修煉道路的人,只是想與你們分享一點兒體會和認識。

如果你們能耐心讀完我的信,我將很榮幸!

真心地祝願你們一切都好!

衛大理/克拉瑪托爾斯克法輪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