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源市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十則案例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四月七日】事實之一

凌源市凌北鄉的大法弟子劉志蘭在去年2001年8月進京上訪,被抓到朝陽駐京辦事處。晚上劉志蘭機智地逃出虎口,凌北派出所的惡警5、6個人找到劉志蘭的娘家問其哥:「劉回來沒有?」劉志蘭的哥說:「沒有」。凌北派出所的惡警們大罵其哥。劉的哥說了一句:「你們給我出去。」於是警察就把劉的哥哥戴上手銬要帶走,連推帶擁他撞上車門,致使肋骨折三根,劉志蘭的母親見狀當場暈了過去,其哥一個月沒能幹活。

事實之二:剛出馬三家又遭綁架

大法弟子米豔麗,37歲,家住凌源市佛爺洞鄉,99年11月25日晚在家睡覺時被佛爺洞鄉派出所抓走。由於米豔麗堅持煉法輪功,於99年12月被非法判兩年勞教,並送往馬三家。兩年「期」滿,由於和家人聯繫不上,整整超期一個月,馬三家的幹警們給所住的鄉里打電話。2001年12月26日米豔麗的丈夫同佛爺鄉派出所所長陶國義等人前來接她回家。

特別是米豔麗的婆婆得知米豔麗期滿釋放,對他十四歲的兒子說:「你媽就要回來了,就要見到媽媽了。」米豔麗想到兩年期滿,就要與家人團聚,心裏既酸又甜。米豔麗的丈夫對陶國義出面來接妻子回家非常感激,一路上的吃住花銷全是由米豔麗的丈夫所付。就這樣,米豔麗帶著一顆期盼的心坐上了回家的列車。在列車上,陶國義對米豔麗說:「你先回家恢復幾天,過兩天送你去‘轉化班’學習。」米豔麗聽了大吃一驚:我已被非法勞教兩年了,我也沒有屈服。一下火車,陶又說:「現在就去公安局報到。」又對米豔麗的丈夫說:「三、四天就讓她回來。」就這樣,米豔麗被陶國義連蒙帶騙地帶到凌源市第一看守所,到了這裏,就給她登記刑拘證,米豔麗見狀知道受了騙,這裏根本沒有學習班,全是刑拘被捕的。就這樣,米豔麗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拘留了。

第二天,一個看守喊米豔麗去照像,米豔麗說:「我沒有犯法,我不照。」不一會,這個看守找來好幾個勞動號要拖米豔麗去照像,米豔麗堅持不配合。這時,該所的管教付XX擼胳膊挽袖子,噴著一嘴的酒氣,罵罵咧咧地過來了,指著前邊站著的60多歲的老太太「站到一邊去。」拽著豔麗胳膊就往外拖。硬被強行按坐在鐵蹬子上,帶上手銬,腳分別銬在凳子的兩邊,強行照像。米豔麗的衣服被撕破,扣子被掠掉,鞋子被踢丟,其慘狀令人髮指。堂堂人民警察竟有這等低劣素質,真讓人痛心。

做個好人這樣難,沒想到我熱愛的家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如此猖獗。既然法律在我們的身上不生效,可以隨便抓人,還拿甚麼法律迫害我們,我們沒有審冤的地方。米豔麗決定用生命來喚醒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這裏,我們告誡那些為保住一官半職而以所謂「上級決定」為藉口迫害大法的人,等待你們的同樣是歷史的審判。

事實之三

2001年7、8月份,凌源市凌北鄉的整個鄉鎮充滿著恐怖,危機四伏。這裏的每個大法弟子的家經常被騷擾,隨便去抓人,搞得四鄰不安,雞犬不安。

李樹明(女),是凌北廟東村的大法弟子,今年45歲,一年來不敢在家,東躲西藏,凌北派出所惡警三天兩頭去抓她,給她的家庭帶來極大的干擾,無法正常生活。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李樹明在離她家很遠的山上看青的窩棚住,有家不能回,吃盡了苦頭。2001年8月,李樹明進京證法被抓回,在凌北鄉派出所被吊扣2天2宿,一個女鎮長向她拳打腳踢,當時被打昏。由於李樹明的丈夫沒有說出妻子的去向,暴徒把夫妻二人一起帶到第二拘留所。

事實之四

譚淑華,凌北廟東村大法弟子。8月份進京正法並安全返回。凌北派出所的惡警知道後,經常去騷擾,使譚淑華無法在家正常生活。今年2月4日(臘月二十四),譚淑華正在家掃房,凌北派出所的惡警像土匪一樣,從外面跳牆翻入譚淑華的院子來抓人,譚淑華的丈夫見狀忙把大門打開,進來8個人,逼著譚淑華走。就這樣,譚被他們連推帶拉地帶走。兩個孩子,大的11歲;小的8歲,丈夫和兩個幼小的孩子這年可怎麼過呀!

事實之五

大法弟子於世敏,是凌源鋼鐵公司的職工。去年四月在凌鋼舉辦的洗腦班上,於世敏堅決不屈服,被迫下崗。於9月1日在凌北附近貼真相材料時被抓。在凌北派出所暴徒把她吊在床上長達5天4宿,不讓睡覺,逼問材料是從哪兒來的?於世敏堅決不配合,於是又去她家翻書和材料,將她家的1萬5千元的存款摺翻出拿走。

事實之六

白麗豔,今年61歲,住凌源市向東化工廠,因傳送真相材料,在家時被抓。一天,暴徒給她帶上腳銬回向東化工廠取證,一天也沒吃飯。僅僅一天的時間,就把這老太太折騰得瘦了許多。白豔麗已是兒孫滿堂,三世同堂的人了,只為堅持信仰就受到如此的迫害和羞辱。

事實之七

遼寧省凌源市向東化工廠的孫穎,今年67歲,煉功前曾是癌症晚期病人,是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在當前,大法受到誣陷時,孫穎維護大法的心勢不可擋,用自己親身經歷講清真相,發送傳單,不顧年邁和路黑,在正法的洪流中發揮著作用。去年,孫老太太多次被抓,在拘留所遭非法關押達幾個月之久。今年,孫老太太又在自家房上寫上標語:「法輪大法是正法。」並於9月11日貼傳單時被抓。我們的所為是救度世人,可是凌源市法院卻給這樣近70歲的老人判了4年徒刑。由於孫老太太被抓,給家庭帶來極大的不幸,70歲的老伴急的得了腦血栓,7歲的小孫子無人照看,老伴需要人照顧,小孫子也離不開她,這個家庭被逼得支離破碎。

事實之八

郭曉梅是凌鋼計控處的職工。10月21日在和班長與鄭春豔嘮嗑(大法弟子),凌鋼公安處去抓鄭春豔,見郭曉梅在場問一句: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郭答:是。於是郭曉梅無故被凌鋼公安處帶走。她的被抓給她的家庭帶來極大的困境,僅僅兩歲的小女兒天天哭著找媽媽,丈夫早已下崗,曉梅的被抓,家裏沒有了經濟來源,丈夫天天淚眼守著女兒,曉梅也天天苦苦的思念女兒和丈夫,但她不畏邪惡的迫害,更不放棄這萬年不遇的佛法。好端端的家庭被凌源市公安局為執行江澤民錯誤命令迫害的妻離子散。

事實之九

凌源鋼鐵職工大法弟子侯延雙,在2001年10月21日晚,在家睡覺時被凌鋼公安處帶走,隨後進行抄家,把他家的9萬7千元錢明目張膽的拿走,並沒收他家的另一處房照,其中還包括電腦、複印機及一些生活用品,價值7萬元。

侯延雙被帶到凌鋼公安處,警察連續審了兩天兩夜沒讓睡覺,第三天又把小侯轉到市公安局提審。在這裏侯延雙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小侯堅決不配合,暴徒們殘忍的用膠皮管子抽打小侯,又給他帶上沉重的腳鐐,並讓其蹲馬步,做下蹲動作,每天至少做6次以上,每天提審都這樣折磨,每次都被市公安局的邪惡之徒折磨得大汗淋漓,衣服都濕透了,魁梧的身軀日益漸瘦,暴徒一直折磨他8天。

朝陽市公安局一個姓趙的在提審小侯時,不會別的就會罵人,小侯義正辭嚴地告訴他:「我們的大法弟子全是用自己的收入印傳單,發真相材料,為的是救度被邪惡矇蔽了的眾生。」這個姓趙的又破口大罵:「看你這樣,你兒子也得蹲監獄。」堂堂的「人民警察」,竟說出這樣低劣素質的話,真讓人痛心。

一次凌鋼公安處又提審小侯,他沒有配合,於是又一次被帶上沉重的腳鐐,一直帶了15天。在看守所裏,小侯被提審時,路過關押大法弟子的監號,向大法弟子招手問好,被該所的孟所長發現,朝他的臉重重地打了兩下,並帶上反背扣及腳鐐,受盡了折磨,在凌源第一看守所裏,腳鐐伴隨他度過了38個日日夜夜。

在被提審時,小侯向公安局的楊局長及一科科長付延凌說:「你們有甚麼權力沒收我的私有財產?如果我的所作所為觸犯了你們的法律的話,那我的財產跟你們有甚麼關係?你們不該把我的財產隨便沒收,這要負法律責任的。」他們無言以對,並對此事不問不提。他們每天只是問他兌現材料一事,小侯為了大法的工作,幾乎傾盡了全部家產,妻子被迫流離失所,13歲的兒子天天盼著爸爸、媽媽回家。凌源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們:你們欠下大法弟子的債太多太多了,這筆賬總是要償還的。

事實之十

凌源鋼鐵公司計控處大法弟子鄭春豔,10月21日上午在班上工作,凌鋼公安處開著警車去抓她,把她帶到市公安局。晚上,公安局一科的暴徒王紅、閆寶峰把鄭春豔反扣在椅子上,用書抽打她的臉,邊打邊罵,最殘忍的是兩個惡警讓鄭叉開雙腳,拿著筷子戳鄭春豔的肋骨,使鄭春豔疼痛難忍。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6/20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