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凌源大法弟子王樂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二日】王樂(男,28歲)2000年10月因法輪功長期受迫害而進京上訪被判勞動教養2年,其間被折磨得精神異常後辦保外就醫,2001年5月16日死亡。


王樂

王樂曾是凌鋼第一煉鋼廠原料工段工人,不愛多說話但工作積極肯幹。據了解他的人說,他學了法輪大法以後,脾氣好了,工作更負責了,領導安排甚麼活就幹甚麼活,並且都完成的很好,是一個公認的好工人。1999年7月後,大法遭到迫害,為了證實大法他受到了拘留處分。因此,在第一煉鋼廠停產倒閉後,工人重新安排工作時,王樂與其他三名大法學員沒給安排工作,後來下崗,在凌鋼實業公司四合一料廠做臨時工,都是手工勞動,一鍬鍬地裝入攪拌機,活又累又髒,個個累得汗如雨下,像個泥人似的,工作環境極其惡劣。別人幹累了歇一會再幹,可王樂總是不停地幹,好像不知道累似的。不論幹活怎麼累,他沒有一點怨言。人人見了都說他是最能幹的。他對功友說:咱煉功人吃點苦是好事,以苦為樂嘛。

2000年10月,他看到大法長期受到不公正對待,於是,他決定去北京上訪。由於經濟條件不好,身上只有6角錢就踏上了步行去北京的路。不停地走了三天三夜,到承德時才搭上了去北京的車,但很快就被抓回來了。而後被凌源市公安局不負責任地投進了朝陽市勞動教養院。

在教養期間,教養院對其強行洗腦,使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教養院通知其家屬前來接人,於2001年4月10日教養院給王樂帶上了手銬,由幾名公安送回家,回家2~3天後,家人發現王樂表現異常,於是送凌源精神病院治療。5月11日,在家人要釋放證明時,教養院給了保外就醫證明(理由是患精神病)。5月12日出院。5月16日王樂從家人身邊跑丟,中午被家人找到時已經死亡,死狀看似在凌源八里堡附近臥軌被火車軋死,具體死因尚有待進一步調查。

據知情人介紹,王樂在朝陽教養院幹活也是最好的。但是由於他是煉法輪功的,在分配勞動任務時,管教指示分配給他的工作量比不煉功的人要多出很多。其他人的任務量都得拼命不停地幹才能勉強完成,所以王樂完不成任務挨打是經常的事。犯人打手變著法地折磨人,這是管教安排的任務,許諾如果打「轉化」了,教養院給打人者減刑。犯人打手用煙頭燙、冬天用澆冷水、被踢足球、貓腰飛、銬吊、不讓睡覺等,用床板子打,有時把床板子都打折了。大法弟子被打得鼻青臉腫,有幾個人耳膜都被打穿孔,肋骨被打斷。惡警經常用電棍電大法弟子,把人肉都烤糊了。

在二大隊,雖然挨打少了,但是惡警們讓大法弟子白天勞動,晚上給強行灌輸那些所謂的「轉化」,強行讓他們說違心話、搞揭批,否則就不讓睡覺或挨打挨罵,在精神上殘酷折磨大法弟子,使很多大法弟子在神志不清或承受不住時寫了悔過書或揭批材料,等明白過來後卻懊喪得不行。有的弟子思想波動很大,經常「反彈」,吃了很多苦。長期的精神折磨和恐嚇,使他們在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精神負擔過重,有的人思想到了崩潰的地步。王樂就是受到這樣的迫害而導致所謂「精神病」。

前幾天,凌源電視台播放了甚麼「煉法輪功的王樂在朝陽勞動教養所得精神病,……走火入魔……」。王樂家族沒有精神病史,被勞教前是一個健康、積極向上、生活充滿信心的好青年,這是認識他的人所公認的。為甚麼好好的一個人被送進教養院後得精神病?如果像政府的有關部門講的那樣,「象父母一樣關心教育他們」,人怎麼會耳膜被打穿、個個挨打受罵?怎麼會得精神病?如果人們能看到死去的那些大法弟子的屍體錄像,看到他們被警察打得慘不忍睹的樣子,誰都會明白教養院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間魔窟。

王樂死後,警察領著凌源電視台的人到王樂家,讓其家人配合電視台製造一起栽贓陷害法輪功的錄像,被其正直的家人厲聲拒絕,並把他們趕出家門。電視台的這種栽贓行為為的就是混淆視聽,矇騙百姓,沒有一點可信度。

王樂的死,直接兇手就是當地公安部門和凌鋼的主要領導,元凶則是江澤民、羅幹一夥流氓犯罪集團。他們的責任是無法推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