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雙合女子勞教所勾結農藥廠奴役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2年4月3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雙合女子勞教所內一農藥廠專為齊市四友化工實業有限公司包裝農藥,在那裏大法弟子受盡苦難,其中包括那些被迫妥協的人。由於該藥場內農藥粉毒性大,對人體傷害大,保護措施少,許多人被嗆得流鼻血、咳嗽吐痰(痰內有血)、月經失調,實際上這裏的邪惡之徒天天就以這種方式對大法弟子的身體進行不同程度的迫害

這裏大法弟子被超期非法關押是很常見的現象,原因有二:幹警每個月的獎金因此而較高,有600多元;幹警現正面臨下崗,解教人數越多,她們下崗人數越多。這兩個原因致使她們對大法弟子一押再押。於是有學員找到專管此事的幹警陳建華,陳卻草率地說「算錯是難免的,沒辦法,已報上去了。這麼長時間都呆了,就在這兒多呆一陣子吧,好好出工。」等話。算錯日子可以理解,但為甚麼多數人被算錯且算錯的都是超期關押而沒有減期釋放的?為甚麼相同的錯誤一犯再犯?

九九年在此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為該所創造了一年十八萬元的利潤。多數大法弟子被判一年,卻被押兩年,因不屈服就被肆意加期。幹了整整兩年的活還經常遭到警察們的打罵、蹲小號、上銬子、電棍。但大法弟子無怨無悔,希望能用善心來感化幹警,使她們停止迫害法輪功。那些幹警現在怎麼樣呢?前不久,部份大法弟子不去出工,因為大法弟子不是犯人,不應承認任何迫害。它們便讓大法弟子張貴芹、祁柏琴、林秀梅、姜閱宏坐鐵椅:手反銬,兩腳插入兩個方形孔內,身體被胸前一鐵板固定。學員的腿被控腫,有的腳脖子的肉都爛了。張貴芹坐了七天七夜,現未出工,但仍被逼著出工,現狀不佳;祁柏琴坐了七天六宿;林秀梅從1月7日開始罰站半個月後坐鐵椅,坐了三天後答應出工,但邪惡之徒仍不放她,叫她寫保證,她拒絕寫就又坐鐵椅,坐到第五天時暈了過去,暴徒們就用涼水激她(那時室內溫度很低,窗戶上的冰結得很厚,且學員一天只吃兩頓飯)。事後,以高珊珊為主的六位大法弟子聯名呼籲停止迫害,暴徒們就立刻把高珊珊關在小號與其他同修隔離,並超期非法關押長達兩個月之久,對這位年僅20歲的大法弟子進行著精神迫害。在雙合女子勞教所,邪惡之徒以隊長張志捷為首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張志捷其人非常狡猾、陰險、狠毒,希望大家對她有所警覺,不要被她的花言巧語迷惑,她腦子裏全是名、利。

劉瑞:黑龍江省綏化市大法弟子,現被非法關在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2001年12月4日午後,因把勞教所表彰迫害的錦旗拿下,被以張志捷為首的幾名邪惡之徒強行拖到樓下,隊長郭利邊打她嘴巴子邊大罵,幾名男幹警拳打腳踢。後坐鐵椅七天七宿,腳脖子已嚴重潰瘍。

賈忠華:黑龍江省嫩江縣大法弟子,現被非法關在雙合勞教所。這已是她第二次被勞教。2001年12月左右的一天,以隊長王梅為首的幾名幹警(包括男幹警),以搜經文為名把她按到地上,用擦地抹布塞住她的嘴並用膠帶把嘴封住,用手銬把手銬住後,對其強行搜身。王梅的丈夫(雙合男勞教所管教)把賈忠華的腿踢得肉皮都黑了。過後大法弟子絕食抗議,幹警史哲就強行給灌食。一日,高珊珊在床上發正念,史哲便從二層鋪上歇斯底里地往下拽她,瘋狂地大罵。另外,2002年春節期間,大法弟子解兵因拉肚子要上廁所,史哲不給她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