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勾結私營農藥廠奴役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3月5日】齊市北方四友化工廠是個體私營企業,距離雙合勞教所幾公里處。自九九年十一月至今,陸續的大批齊市地區的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雙合勞教所,藥廠便成了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重要基地,也是雙合勞教所利用職務之便榨取大法弟子血汗非法撈取資本的罪惡場所。大法弟子們每天穿越荒野堤壩徒步來到這裏,夏日趕上雨天,便在泥濘中在幹警、刑事犯的吼罵聲中小跑著前行;寒冷的冬天,踩著厚厚的過膝深的積雪,舉步維艱。

走近藥廠,遠遠地便能聞到一股刺鼻的、嗆人的藥味兒。製作農藥的活兒又髒又苦又累,是重體力活兒。勞作時厚厚的藥粉粉塵煙霧一般瀰漫在整個車間,衣服、眉毛、睫毛上都是藥粉,帶上幾個口罩依然嗆得不住流鼻涕、流眼淚。且農藥對人身體的危害極大,有的人眼、臉紅腫,手皸裂,有的流鼻血,有的皮膚起疙瘩,有的幾個月甚至整年不來月經。而且沒有必需的勞動保護,長期製作農藥,工作服只發一次,口罩只發一個,手套從來不發。農藥包裝上明確說明生產農藥必需的防毒設施以及每天工作後必須洗澡,可是多次要求洗浴設施,至今仍未解決。而且每天工作超負荷,又無休息日。每逢售藥旺季,藥廠和雙合勞教所為牟取暴利不顧大法弟子的死活,搞甚麼所謂的大會戰,實質就是不分晝夜地超負荷勞作,每天四點多起床,為了擠時間不讓洗漱,喝點簡單的菜湯和吃點發糕,便徒步來到藥廠。中午僅用半小時吃飯、方便,馬上又投入緊張的勞作。晚飯後直到深夜11點多才收工。回到宿舍,又髒又累,又睏又餓,若趕上值班幹警不順心便不讓洗漱,帶著一身一臉的藥粉便睡下。刑事犯累得嚎啕大哭,在工作台上滑倒在地便睡過去了。夏日炎熱,加之勞累,汗水與藥粉粉塵粘在一起使皮膚蜇痛難忍。待汗水乾爽後便出現癬狀瘡面,又癢又痛。更為惡劣的是每到農藥需求旺季,藥廠便將長期積壓的過期變質農藥及農民退返的作廢農藥重新包裝,改換日期投入市場。有的藥粉已發霉成硬塊,便踩碎入袋裝箱。成卡車的過期農藥由其它分廠運往這裏,堆積如山。大法弟子多次向雙合勞教所四個所長及藥廠廠長嚴正提出不能弄虛作假坑害農民,可是雙合勞教所與四友化工廠利慾熏心,非但不聽勸阻,且利用主管隊長(張志捷、郭麗、劉淑榮、王梅)責罵逼迫大法弟子。至今雙合勞教所與四友化工廠依然幹著狼狽為奸的勾當。

雙合勞教所利用大法弟子在藥廠出賣苦工牟取暴利。大隊每年每人分紅幾千元,又買新車大搞福利,都是出賣良心道義的不義之財。不法之徒必將受到法律的懲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5/1985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