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謊談無法掩蓋王博一家昔日從大法中受益的事實


【明慧網2002年4月13日】2002年4月7日、4月8日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節目播出了「王博、王新中、劉淑芹」一家所謂「轉化」後的一些言論,各大喉舌報紙也刊登了此事,作為他們昔日的同修、身邊的人我們感到震驚。我們見證了他們一家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的事實,以及獨裁者非法打壓法輪大法後他們所遭受的迫害。王新中、劉淑芹也曾親手記錄下自己的受益事實及所遭受的迫害,同時他們的同事、家人也都是見證人,所有這些鐵一般的事實不容否認。而在被綁架進勞教所、洗腦班後,他們一家卻明明白白地在電視上撒謊,向我們、向全中國、向全世界撒謊,更重要的是向事實、向他們自己的良心撒謊。其實大法到底怎樣改變了他們一家,他們自己曾在自由的、沒有任何脅迫的情況下說得很清楚!我們也都是見證人。

昔日病痛纏身 大法洗淨恙軀──轉臉反說‘害人’?

「……那時(註﹕沒學大法時)我整夜不能入睡,吃半把安定藥也不頂事,後來頸椎腰椎變型,壓迫右半身麻木、痛苦不堪……我們一家三口通過學大法,不斷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再互相怨恨,寬容待人,遇事先想別人,找自己的不足,心態祥和,原來的那些疾病不知不覺中都好了……學法一個多月就發生了意外的變化,我多年的近視眼好了……」──選自劉淑芹在沒有任何脅迫下寫的《只有學大法生命才有希望》。「未修煉前,嚴重的腸胃病使我夏天不能吃冰糕。水果,冷涼食品,吃飯常常中途退下臥床忍痛。神經衰弱更使我煩惱。有時長夜不眠,像在床上烙餅。水管滴水如同小錘子敲腦子,白天無精打采,身體虛弱,感冒發燒,流行疾病註定難逃,得過傷寒,挨過刀,抽過骨髓,醫院定論先天免疫力低。而修煉大法後,一切一切都隨著心性的提高,疾病不翼而飛。」──選自王新中自由的時候「寫給石家莊機務段全體員工的公開信」(見以下照片)。這實實在在的變化曾令親屬們感到欣慰,受益後的輕鬆愉悅他們更是深有體會,這大法所帶給他們的「一切一切」王新中上了電視、報紙後說成了‘害人’,哪有這樣害人的,這不是在睜著眼說瞎話嗎?劉淑芹對著鏡頭笑、向一邊倒的媒體妥協的時候,怎麼忘了怎樣摘掉的眼鏡呢?


家庭曾經崩潰 大法帶來和睦──如今全部否認!

「……過去丈夫和我感情不好,他申請要房離婚後住,因修煉大法全家祥和,我們打消了離婚的念頭,他主動退掉了房子……」──選自劉淑芹寫的心得體會。正像王新中寫的心得體會中說的「未得法前,我的家是一個走向公開離婚的臨時機構」,他們家的親屬都知道兩人只為了等王博高中畢業就離婚。而法輪大法使他們一家和睦幸福,父母由原來的貌合神離到後來的彼此互相關心,翻天覆地的變化也正是王博走近大法的一個起因。如果不修煉大法他們的家已經破碎,何談現在在勞教所、洗腦班中拼湊的所謂‘幸福’。可是而今王博卻認為‘沒有法輪功前我們家歡樂和睦’。這不是明明白白地在粉飾所謂「轉化」、粉飾那個牢籠,在撒謊嗎?

險些喪命車下 大法展現神威──沒命何來謊談!

「……96年12月的一天,要過元旦,我騎車到金庫取蘋果,前面的壓金庫車往前開,我跟在後面,這時突然向後倒車,我趕快往後退,倒了幾步已來不及了,汽車馬上要軋著我了,正不知所措,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拖出半米多遠,汽車頂著車轂轤停住了。當時我想是誰救了我,得謝謝他,回頭一看一個人也沒有。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司機嚇壞了,探出頭來罵:‘你找死啊!不想活了!’我沒吱聲,覺得自己把人嚇了一跳,心裏很抱歉。這兩件事和李老師在《轉法輪》裏講的一模一樣,師父兩次保護了我……」如果沒有大法,劉淑芹能現在還坐在鏡頭前嗎?

幹警綁架、抄家、電棍、抓打、關押──惡狼變成羔羊?

再看看政府部門的幹警曾是如何「善待、幫助」他們的,王新中曾經歷過,「2001年5月8日第一天上班下午約3點車間書記叫我到段書記那談話,我去了,在辦公室五樓會議室內幹警便衣約十幾人陰險相視,煙霧瀰漫……突然幾個打手蜂擁而上,髒話伴隨著拳擊猛擊我頭部,用腳踢我的腹部,我說:‘你們為甚麼打人,你們打人犯法。’他們說:‘我們就是要好好修理修理你。’這所謂的市局領導如同黑社會的‘土匪’。兩個人抓住我,有的用拳猛擊我腹部,有的打我後背,有的拼命打我的頸部,他們還用警棍打我的頭部,打耳光,我站立不穩,突然警棍打在我左眼上部,我猛然頭一暈,眼睛看不清東西,險些摔倒,我的左眼開始淤血,左眼眶及左臉紫腫起來。視線模糊,他們見我出現外傷才停手,然後他們好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有說有笑,……他們又開始施暴行,先幾個人打我後背頸部,有兩個人摁住我,一人用腳踢我的頭,踹我的肩膀,把我打得摔倒在地,然後他們又使用電棍,他們把我摁在椅子上,腳踩住兩腿,兩人抓住我的胳膊,我不能動,一人抓住我的頭髮,開始電我的左臂,電擊我的下頜,電擊我脖子兩側,耳朵下邊,電了左邊電右邊,電得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顫動……就這樣我被單位非法關押起來」;──選自王新中自由的時候「寫給石家莊機務段全體員工的公開信」,當時王新中回來後傷痕累累,家人看了很心痛,由於是在單位光天化日之下被折磨,單位領導也很內疚,只不過迫於壓力沒辦法而已。以上只是受迫害的一個小片斷,在此之前、之後數不勝數。劉淑芹所遭受的迫害、折磨更加嚴重(詳見她寫的《只有學大法生命才有希望》)。可是到了報紙上幹警成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羊羔,王博竟然說打人、罵人的都是法輪功學員?!還直接詆毀明慧網上報導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事實,其實王新中、劉淑芹受折磨的事也上過明慧網,還在社會上廣為散發,照王博現在的說法曾落在她父母身上的傷痕都落在了‘羊羔’般的幹警身上?!

其實王博的本人也曾被屢次遭受肉體、精神的折磨,我們知道的點滴有:被劫持一個多月、勞教、銬在窗子上一夜,至少5天沒讓她睡覺……2002年1月19日(協助綁架王新中的前一天晚上)王博在外面見到他父親後曾撕心裂肺哭喊:「我死過兩次,老得像80歲一樣,誰來關心我,那時你們在哪裏?」她曾經所承受的可見一斑,而那時她母親抵制迫害絕食22天剛剛從看守所出來,為了避免再次被抓被逼流離失所;那時她的父親剛剛在單位被‘610’折磨得傷痕未癒,「……5月14日上午‘610’幾個人又來到段上讓我承認偽證明,並強行轉化……我左思右想,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逼無奈下午離開單位,流離失所……」──被江氏政治集團迫害得連家都不能回,這就是她父母當時無法關心她的原因。正是在這時勞教所偽善地將本應屬於她的上學的基本權利許諾給她、將妥協後的安逸展現給她、同時將一家人的分離強加在大法上、灌輸給她邪悟的言論,在她被折磨即將崩潰失去理智的時候被可悲地利用,反過來感激起曾迫害過她的人。難怪她的家屬曾說,「孩子在裏面不定受多少罪呢!不打她能變嗎?」明白的人痛在心裏。

是甚麼讓他們在中央電視台上焦點謊談?

是甚麼讓他們否定鐵一般的事實?是甚麼讓他們背棄了自己對大法堅定的信念?到底是甚麼讓他們撒了一個彌天大謊?是曾經經歷的漫長的非法關押、電棍的威脅,是精神洗腦中不讓睡覺的痛苦折磨、偽善的欺瞞、邪悟言論的強制灌輸,使他們妥協、被迷惑、被利用,使他們一家人失去正念,反過來‘打自己的嘴巴’!

這一切皆源於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對法輪大法的邪惡構陷。獨裁者為了達到邪惡的目的,自99年7月20日以來對法輪功學員招數使盡,從一開始的毀書、抄家、拘留、勞教、判刑,到後來的酷刑折磨甚至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折磨致死。邪惡之徒還是動搖不了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又使出了更為邪惡、奸詐、狡猾、偽善的精神洗腦──把好的說成壞的,邪的說成正的,幹著好事說成壞事,助紂為虐成了挽救生命,王博一家就是實例。其實電視、報紙中的漏洞不只一處,斷章取義、偷換概念……與以前拙劣的構陷如出一轍,但是鐵一般的事實不容否認。所有這些足見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險惡,也更加證明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國家恐怖主義的惡行。

王博一家是受害者,也充當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打手,我們替他們一家感到深深地惋惜和悲哀。他們的每一句謊言都詆毀著大法,每一句謊言都在抹殺大法弟子巨大的付出、每一句謊言也把他們自己推向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