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剝奪了王博上學的權利?


【明慧網2002年4月11日】4月7日、8日晚,CCTV「焦點謊談」報導了原中央音樂學院99級學生王博一家的故事;同日,多類黨控報紙都刊發了新華社文字打手寫的關於王博的通稿。王博一家原來都是法輪功修煉者,被劫持後即被洗腦。江澤民御用喉舌藉機誣蔑法輪大法,造謠說修煉法輪功使王博被迫停學、王博一家不得團聚等。讓我們來看看事實真相吧。

先不說一個人真正理性的思索應該是在沒有任何壓力下進行的,把人關進洗腦班受盡種種折磨的情況下做出的決定,你能說這是他發自內心的理性的行為嗎?所以說,洗腦本身就是江澤民搞精神控制、搞「假惡暴」精神暴力殘害國民的一種罪惡方式。更何況王博是一位才華橫溢、受過良好教育的大學生?

王博原是中央音樂學院99級的學生,21歲的花季少女,修煉法輪功後王博一家瀕臨破碎的家庭又重新煥發生機(修煉之前,她父母做好了離異的打算,夫妻感情處於名存實亡的崩潰邊緣);而王博呢,修煉後身體強健不說,大法還開智開慧,99年她順利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江澤民集團開始陷害法輪功後,她在校園中講法輪大法真相,學校領導很害怕,壓力很大(獨裁者大搞株連,弄不好領導就丟了項上烏紗);為給學校減輕壓力,她要求退學,學校領導無奈地辦理了退學手續,王博就這樣離開了學校。王博的退學可以說是在江澤民獨裁統治下,老百姓沒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自由、弱者只能用這種方式控訴的結果。

2000年12月,身心受益的王博依法進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卻被抓回來非法勞教,當時的她才年僅19歲,成為勞教所裏年齡最小的「在押犯人」。試想一下,如果沒有獨裁者迫害法輪功,就不會有老百姓頂著壓力上訪講真相;如果沒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王博根本就不會退學──19歲的中央音樂學院學生竟被關在勞教所裏。再深思一下,如果法輪功真象媒體說的那樣不好,也用不著他江澤民這樣一邊大搞血腥恐怖的鎮壓、一邊大張旗鼓地鼓譟宣傳、再把信奉「真善忍」的好人關進監獄實施見不得人的「轉化」(實質是精神迫害、洗腦)。人都是有辨別能力的,其實江澤民就是害怕這一點。

王博後來又被投進臭名昭著的北京某地6天,進行強制洗腦;這6天是怎麼過來的,「焦點謊談」隻字不提,只是說王博當時又瘦又弱、蓬頭垢面──這不是折磨的結果嗎?從愛爾蘭三聖學院學生趙明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的苦難經歷來看,這位清純的女孩當時又能好得了多少:連續十幾小時蹲馬步、靠牆飛著、不讓睡覺、電棍電……「焦點謊談」反而刻意營造出一副家庭團圓後的溫馨氣氛,讓王博及其家人「感謝社會主義、感謝XX黨、感謝……」。事實上,XX黨關懷和教育的結果是,逼迫一個風華正茂的大學生退學、再投進監獄暴力洗腦、「轉化」後再復學──啊,你應該感謝我,是我讓你退學、再讓你復學的。多麼荒謬可笑的邏輯,摧殘花季少女的劊子手搖身一變,竟成了救命的恩人!

讓我們再看看洗腦後的王博做了些甚麼事情吧。據報載,王博2002年元旦後的週末回家,事先就帶著警察埋伏好,把來看望她的父親抓進了洗腦中心。江澤民集團洗腦的恐怖結果是,把一個寧可自己吃虧也不讓領導為難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出賣自己生身父親的人。筆者只是感到痛心,小王博竟然帶著警察抓自己的父親──她僅僅是為了能夠順利復學!一個原本善良的小姑娘,竟然被江澤民流氓集團強行洗腦到這樣六親不認的地步!

如果沒有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一切根本就不會發生。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邪惡洗腦的本質就是,把好人「轉化」成為一己之私可以出賣任何人的人。

謊言終歸是謊言,一戳就破。奉勸世人,千萬別上江澤民的當;法輪大法千真萬確是真理,記住「法輪大法好」、善待法輪功,在不久的將來真相大白時就免於被歷史淘汰的危險,這是千千萬萬法輪功修煉者歷經痛苦魔難,仍善心不改真心呼喚的原因。希望世人理性思索,走正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