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墮胎 7個月胎兒在母腹掙扎40小時痛苦死去

【明慧網2002年2月17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開始了邪惡的鎮壓。

我和丈夫都是大法修煉者,並在大法中親身受益,得到了身體健康、家庭的和睦、道德的回升,我和丈夫依照國家憲法賦予我們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到北京信訪辦合法上訪,為大法討個公道,討個說法。我和丈夫到了北京信訪辦,等待我們的不是信訪人員的接待而是公安的非法抓捕。他們根本不聽我們說,把我們抓到北京派出所,問出姓名和地址後就由當地派出所接回。接回到當地以後丈夫就被惡警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因為當時我已有七個月的身孕,拘留所不收,他們向他們的上級請示,決定強行打掉我肚子裏的孩子後送我到拘留所進行拘留,他們並聲稱只要你現在說不學不煉了就可以不打掉孩子並獲得自由。

雖然當時我很怕但頭腦非常理智,我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這麼好的功法,為啥不學,為啥不煉?這些邪惡的惡警便把我強行帶到醫院並由幾個人按著我給我打了一針,它們沒有通知我的家裏人,等家裏知道消息後一切都太遲了。父母找它們的領導理論,「我的女兒犯了甚麼法,肚子裏的孩子犯到你甚麼了?學法輪功就要打掉孩子是哪條法律規定的?……」但是它們對父母的話根本不予理睬。

打完針後,孩子在肚子裏折騰了足足有四十多個小時才痛苦地死去。都知道活孩子好生,死孩子難生。我被折騰得死去活來,我的母親抱著我哭……,我昏過去好幾次,媽媽都一次一次地把我叫醒。外面的親人聽見我的叫聲都哭了。不知過了多久,已經死去的孩子生下來了。看著死去的兒子,我心如刀絞,父母哭得泣不成聲,抱著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捨不得扔掉。在醫院的幾天裏,我想念死去的孩子,同時更想念在拘留所裏的丈夫。

7天後,它們看我身體有所恢復,就想要把我送進拘留所,並聲稱「上面說了,對法輪功問題,怎麼做都不過分」。在父母的拼命阻攔下,邪惡沒有得逞,於是把我送回家裏,但仍然派人日夜監視,把我當犯人一樣,不允許我外出,沒有人身自由。過了一個月後,父母在強大壓力下,在公安寫好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並被強迫交了2000元保證金才算完事。我丈夫也被非法關押了兩個多月才被釋放。

遭受了這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我要問,是誰給我們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帶來了如此的災難?是誰把無辜的生命推向死亡的深淵?是誰在造謠、欺騙、栽贓、陷害、造假?這就是所謂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這就是「法制中國」?這就是「婦女、兒童保護權益」所倡導的嗎?一切的一切都是矇蔽世人的謊言!這就是江氏集團猙獰的邪惡本性。

我們在這裏呼籲世界人權組織、各國政府、社會團體,明白真相的善良人們,幫助停止這滅絕人性的虐殺,請緊急救援中國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8/18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