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名哺乳期大法學員遭迫害的部份經歷


【明慧網2000年8月22日】 大法學員梁妹,女,今年二十九歲,住四川某市。

2000年2月春節後,梁妹到一橋頭公園遊玩,看到很多同修在那裏互相交流,有的在煉功,就把懷中四個月大的嬰兒交給熟人抱著,便投入了煉功場煉功了。不一會兒,警察來了,抓了很多人帶上警車開往防暴大隊。排隊問話時,她講法輪功真相,公安就打耳光,有一下打在了懷中的嬰兒臉上,因打得太重,嬰兒很久才哭出聲來。登記後由各個派出所接走,有的功友被送進了看守所,她被派出所強令每天到所報到,每天義務打掃衛生、洗車、掃廁所、洗斑鳩籠(餵了很多斑鳩)等等雜活。

另一功友(已六十多歲了)與她一起幹活,這期間給嬰兒餵奶還必須請假同意,稍不稱心如意就銬起來,這樣持續了三個月之久(理髮店停業,經濟斷源)強迫義務幹活。有一次洗車時,車主是鄉鎮府的賓客,他們感動得問她是幹啥的,公安人員趕快說:「她們是勞模。」她們闢謠,正告說「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

直至五月因家裏農忙,她們才被放回家。過後又有幾次把她抓進派出所銬起來,不給飯吃,想關就關,想放才放,與其論理,卻說「上邊說了對法輪功不需要講理,更不需要講法,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有一次她的丈夫正碰見幾個人把她抬起來扔下去,再抬起來又扔下去地摔,便氣憤地吼到:「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女人,大過份了!」公安便把她的丈夫痛打了一頓,還用手銬銬了他。後來梁妹的婆母來了,氣憤極了,理論一場才使他們母子得以被放走(婆母與丈夫未修煉)。

7月19日夜深,她正睡覺,鄉武裝部黃某與鄉派出所一行人到她家再次把她強行帶走,根本不管嬰兒要哺乳,帶到鎮農校關起來,只見還有幾位功友也被銬在那裏,這次把她雙手反背在樹上銬住,不許講話,用膠布貼在嘴上,乳汁把衣褲都流濕了,嬰兒卻還在家挨餓,雙手反背樹上銬的時間長了,雙手脹痛難忍,又想到可憐的女兒,這哪還有人的生存權利啊?要求解開,但得不到允許,逼得人沒法活了。便向樹桿猛撞,當頭撞了十幾下後才鬆開銬,又不放回家,就煉功了,又把她銬上了,直到20日下午六點把她送進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同監室關了十四個同修,罪名統一是「妨害社會管理秩序」。其它監室還有功友,7.20期間被抓功友多數被銬、被電、被溺水,吊銬,膠皮棒打,拳打腳踢等諸多種類折磨摧殘,而學員還是善意地無怨無恨地向其洪法,用實際行動體現著大善大忍的胸懷,用自身證實著大法,因為她們都是「堅修大法心不動」者,堅定地「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的實修弟子。

被拘留十五天後(8月3日)由鄉派出所接回鄉,又被吊銬起來,直到第二天下午其家人被逼寫了保證後才鬆銬放回,又命令每天去報到,也不知又要她每天幹些甚麼活,說如再有一點不順意還牽連家人,令家人時時擔驚受怕。現在梁妹被逼離家出走(打工),有家不能回。幾個月大的女兒被強行斷奶,身體遭到了嚴重的傷害,原來白胖機靈的孩兒變成了黃瘦呆目的孩子,我們不得不問問當今的人民政府、人民警察:你們到底還有沒有一點點人性!

以上僅用此為例,像這樣甚至更嚴重地迫害法輪功及學員之事太多了,做為大法學員,我們今後儘量做得更好,不去被邪魔繼續強行非法左右著,也希望善良的人們能了解法輪功真相,關注學員的遭遇,不去做助長迫害法輪功及學員的事。法輪大法教煉功人做好人,要求煉功人道德高尚,對誰都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支持一個修煉人是功德無量的,毀壞一個修煉人是罪孽深重的。

(編者註﹕為保護當事人不受進一步迫害,文章中人名均為筆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