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城發真相資料的體會


【明慧網2002年12月29日】以前,我一直以為去發真相資料可能是講清真相各種形式中最容易做的一件事了,可是當我往那邊一站時,我才發現遠不是那麼回事,下面我就想談談我這段時間在中國城發真相資料的一點體會。

去除怕心

我剛站到中國城的頭一個星期,幾乎是一站在那裏,腦子裏各種想法全來了,「別人不要我的資料怎麼辦?」「有人罵我們的師父,罵大法怎麼辦」「要是別人提出一些尖銳的問題,我回答不好怎麼辦?」各種各樣的雜念讓我根本不能去思考應該怎樣才能做好發資料這件事。因怕心很重,導致做的時候非常緊張,小心翼翼,特別是看到一些人冷漠的表情,根本連上去問的勇氣都沒有,直到有一天,有一個老人一邊看報紙,一邊隨意的和我聊起來,「你們這些練法輪功的人真了不起啊,鎮壓有3年多時間了,你們堅持下來了,不過我看你怎麼好像緊張的很,好像不太敢和別人提法輪功一樣,其實你們在做世界上最正的一件事啊!」他的話一下子讓我醒悟過來,我們確實在做著世界上最正的事啊,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有甚麼可怕的呢?如果怕自己回答不好別人的問題,那就更應該多學法,答案自然會從法中來。想通了以後,我始終面帶微笑對每一個從我身邊走過的人大大方方地說:「你好,請問你想看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嗎?」

用智慧講真相

有一段時間我發覺不管我說甚麼,別人只要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立即就走開,我就一直琢磨該如何讓他們接受我的資料並且真的願意看。而且,如果和他們沒有交談,那就不知道他們的障礙到底在哪裏,那還不如就把資料放在架子上,根本用不著我站在這兒。

有一天,當我把資料拿到一個中年人面前時,他根本就像沒有看到我一樣,不知為甚麼,我突然來了一句,「法輪功其實挺好的。」這個人聽了以後,立即叫起來,「好甚麼好,生病了不吃藥,還搞政治……」雖然他對法輪功全是負面評價,可是我一點也不生氣,因為我終於知道他的真實想法了,所以我立即上前去說,「你能聽我說5分鐘嗎?」他停下腳步,一副看看你有甚麼可說的表情,最後,他雖然還是似信非信的表情,可是他卻拿了我的資料,並且一邊走,一邊看起來。

另外,我覺得消除他們的害怕心理也很重要,有很多人因為受謊言媒體的毒害,所以他們顯得多看一眼我們的材料都不願意。有一次,一個年輕人從我身邊走過,交談後,我能明顯的感受到他對法輪功的負面的態度,但不知為甚麼,他又顯得有點猶豫,又有點想看這個資料,這時我想,一下子給他講太多真相,也許會把他嚇回去,所以我說,「我沒有讓你來練,我也沒有非得讓你說法輪功有多好,我只是提供一個讓你全面了解它的機會,如果你看了這份資料以後,你覺得不對,你也可以不相信它。我相信,通過你的分析判斷,你會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他立刻像如釋重負一樣,拿過我的資料說,「我會看看的,我也相信我自己的判斷。」我微笑地看著他離開。

注意自己的言行

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非常重要,這直接影響著常人對大法的態度,師父曾經說過,「如果我們自己平時不注意自己的行為,那你們的表現常人就會看到,他不能夠像學法一樣深入地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現。可能你的一句話,一個表現,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特別是當你在做講清真相工作時,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對待。

這段時間這家大超市換了新的購物車,一個套一個連的特別緊,很多來買菜的人都要費很大的力氣才能拉開一輛車,當然有些人力氣小些,費半天勁也不行,我就站在購物車的邊上,每當看到別人吃力的在拉車子,我總會去幫忙,有些人以為我也需要車子去買東西,當我搖搖頭表示我只是在發資料時,她會有點吃驚地連聲說謝謝。所以他們買完東西推著車子出超市時,當我再去發資料,他們就顯得客氣很多,並且也願意和我交流,甚至有個阿姨對我說,「我看著你挺和善的,你怎麼也會去煉法輪功啊?」我微笑著問她,「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不煉呢?」接著我就侃侃而談煉法輪功的益處,當然不要指望通過一次交流,就能完全讓他們轉變印象,但至少通過這次交流以後,她願意來了解法輪功,也是為下一次的交流打下了基礎。

多發正念

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背後操縱他們思想的邪惡因素,是非常重要的,另外發正念也能清除自身存在的問題,也能更好的起到講真相的作用。所以在沒有人從超市門口走出來時,我就會抓緊時間發正念。

最後我想以師父在《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的一段話作為本文的結尾,因為我是通過這段時間的發資料,自己真的對這段話有了更多的理解。「講清真相不是簡單的事情,不只是一個揭露邪惡的問題。我們的講清真相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