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盡鐵窗苦 三載正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日】1999年11月21日我去北京證實大法,11月30日在北京信訪辦被抓後,於12月1日被遣送回當地。在富裕刑警隊被惡警梁世超打了好多耳光,先是用手打,後來拿畫報捲成筒往臉上打。第二天被他拿電棍電手,手破了皮。然後惡警把我送進看守所非法關押26天後無條件釋放。

2000年2月5日我被警察騙進派出所後強行送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劉建春打了一耳光,用電棍電嘴。2000年3月8日送至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

在雙合勞教所我多次挨打。其中一次因我煉功被刑事犯李小陽用手銬吊在暖氣管上;我背經文,她用膠布將我的嘴封住,開始打我耳光,她越打我越背。那時是夏天,我穿短袖衣服,她一看打不行,就把我的衣服扣解開想羞辱我,我沒動心,接著背,她也沒動手,又把我衣服扣繫上了。她又踩我腳,我還背,之後她拿龍爪花往我嘴裏塞,我吐了出去。她一看我還背,只好走了。還有一次我煉功,被銬在暖氣管子上,被女警王岩用拳頭使勁打鼻樑,我也背經文,打了好幾下,我沒動心,她只好走了。還有一次,我剛盤上腿被刑事犯李小陽用油筆芯扎腳心,扎了二個眼。

我在勞教所多次絕食抗議迫害,並遭到野蠻灌食。鼻子被扎出血、兩腮被掐破,嘴裏全都弄破。他們還用飲料瓶往嘴裏塞,灌玉米麵粥,掐鼻子,大口大口灌,咽嚥不下去,吐吐不出來。刑事犯張晶把我的頭往牆上撞。有一次我絕食,獄醫李大夫給我插鼻管,讓刑事犯何傑把我躺著銬起來,插完管也不拿出去,我好難受就使勁喊,幹警讓何傑把我的嘴用毛巾塞住,又用被把我蓋住,差點憋死我。後來又給我打針,胳膊打腫了。

迫害最嚴重的就是我們幾人被銬了56天。惡警先是拿繩把我們綁起來,後來換手銬,再後來不讓吃飽,不讓睡覺,不讓洗臉,不讓洗澡,不讓換衣服。再後來吊在床上一天24小時蹲著。趙科長幾天一下命令,揚言吊死我們。後來我們誰也沒寫保證,他們也給我們解開手銬了。

在雙合勞教所期間曾經打過我的有劉豔、郭麗、易明英、黃晶、付雙豔、王枚、王微、王某(樓裏上班的)王岩(打二次);劉偉榮電過我一次,張所長電過我一次。還有一次我們集體煉功,劉豔讓李小陽(刑事犯)把我們的衣服全都扒下來,只剩下背心、短褲,有一個大法弟子沒穿背心,只好裸露著上半身。

在雙合勞教所幹警經常利用刑事犯打我們。她們使絕了招數我也沒屈服,於2000年12月30日又把我送回富裕,關進精神病院。

到那後不知她們給我打了甚麼藥,我暈過去了,她們害怕了,就不給我打針吃藥了。於2001年1月13日將我送回家。可是2001年1月22日他們又把我抓進看守所,我讓他們放了我,他們不僅不放,還毒打我。打我的有韓所長、劉建春、關普傑、陳某(打更的),李強拿電棍電我,我沒屈服,他們又把我送到齊市第五醫院。在那裏我絕食抗議他們的迫害,他們把我綁在床上下鼻管灌食,我不配合他們,插了幾次都插到氣管上,他們就拿注射器灌。我絕食四天,他們以後不給我打針吃藥了。在那裏呆了31天,又被送回家。

2001年12月30日邪惡之徒抓我辦洗腦班,我不去,惡警崔長亮、郭景彰、王晶華、袁俊偉等人強行抓我,在派出所我堂堂正正立掌發正念,他們把我又放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