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致岳父母的家信(二):不要被強盜的邏輯所欺騙

【明慧網2002年11月28日】江XX迫害法輪功,那是他的邪惡、妒忌所致。他看到法輪功一個民間氣功使這麼多人道德提高、人心向善、人人努力工作,短短幾年就有上億的人都在修煉大法,人數超過了黨員,而且許多的政府高級官員和解放軍將領都在煉。而在他領導下,政府道德敗壞、貪污腐敗盛行,危機四伏,下崗工人遍地,人心渙散,政匪一家,黑社會遍地等,他出於小人妒忌心理,感到大法的善對他是威脅,怕別人說他無能,影響他的權力和地位。於是他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韙,踐踏憲法,把上億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通過手中的權力和控制的輿論給大法造謠,誣陷大法,把好的說成是壞的,以此矇騙天下,來妄圖除掉利國利民、和政治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的法輪功,鎮壓善良和正義。

人不能一遇到壓力就退縮,甚至出賣良心、說假話,而應該做一個無私的、真正為國家、為民族、為真理而獻身的正直高尚的人。這就好比一個見義勇為的人,為了保護人民,制止強盜的搶劫、偷竊行為而自己負了傷,我們能說:「你要是不去見義勇為不就不會受傷了嗎?你這樣做是讓你的親人承受痛苦。」這樣說對嗎?這不是指責好人,幫強盜說話嗎?我們能因為有強盜就不堅持真理、不堅持見義勇為了嗎?那強盜豈不更猖獗、更多的好人受難。我們應該譴責那個強盜,保護、鼓勵、支持見義勇為才是啊!如果人人見義勇為,那就不會有強盜的市場,就能保護善良和無辜,保護人民的利益,從而也不會有好人受傷的事了,這才是正道啊!同樣,法輪功利國利民,江XX連這樣的好功法都要鎮壓,說明他正是強盜和罪犯。

從另一個方面來講,煉功是人基本權利哪!是受憲法保護的。如果一個人上班、去醫院、去逛商場被強盜搶劫、傷害了,你們總不能說:「你要是不去上班、不去醫院、不逛商場不就不會有麻煩了嗎?」這不是他的不對,是那個強盜在犯罪,是強盜在違法。同樣,也不能說:「你要是不煉功就不會有麻煩了。」是江XX在犯罪,在踐踏人權和法律,他在傷害無辜善良的人,他就是那個強盜。他強制人民信甚麼、不允許人民信甚麼,用監獄、酷刑、勞教、抄家、下崗、洗腦等邪惡的法西斯手段妄圖鏟除人民頭腦中的想法,封上人民的口,讓你只能信他的,你相信別人的你就有罪,你想就是有罪。

你們可能會想:「你這樣離家,不負責任,不能盡孝,讓自己的親人為你擔心、痛苦,怎能說是好人?」

我的老師李洪志先生教我做一個好人、道德高尚的人,利國利民的人,使我身體健康、祛掉了我所有的疾病,使我幸福快樂,祥和安寧,家庭和睦,我們全家都受益了。師父告訴了我生命新的內涵,給予我第二次的生命,卻沒有要我的一分錢,身體力行,無私的給予大法學員能給予的一切。中國人有句古話:「一朝為師,終身為父」,所以中國人把自己的老師比作父親,喊自己的老師為「師父」。可是今天,江XX卻要把我抓進洗腦班、勞教所,強逼我寫甚麼悔過書、認罪書、揭批書,去誣陷、做偽證、造謠誹謗自己的師父。同時,還要揭發出賣其他功友,然後把他們抓進監獄,再刑訊逼供他們,如法炮製,給他們的家庭帶來痛苦和災難。如果我這樣做了,那我成甚麼人了?試想:連給了自己新的生命和幸福健康、教給自己知識和做人道理的像父親一般的師父都能出賣、誹謗、陷害,那是不是連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兄弟姐妹、親朋好友都能出賣?對素不相識的人就更能出賣?如果一個人這樣做,那豈不成了沒有良心的畜生了嗎?

我流離失所了,過上了流亡的生活。我也是在為你們─我的親人而承受苦難啊!但是我願意,我在壓力下永不背叛親人和家庭,是最大的孝順,是向你們表白我的一顆誠實、正直、堅定的心,我寧願餓死、凍死在街頭,也不做背叛你們的事。我說到了,也做到了。我用我的承受向你們表明:我是對你們負責的、我是在盡孝、我是在做一個好人。小紅是安全的,因為她有一個在壓力面前永遠不會背叛她的丈夫;我的家庭是穩固的;我父母是可以欣慰的,因為他們不會有一個生活在屈辱和自卑中的兒子。我用我承受的苦難和生命證明了自己在大法和師父教導下成為一個堅持真理的人,對家庭負責的人,忠於家庭、親人和祖國的人,誠實正直的人。讓人「不要家庭、不要親情」的是邪惡的江澤民,他們才是破壞家庭和親情的罪魁。因此,請你們一定不要相信他們的謊言,要相信自己的親人。

自1999年7.20當權小人盜用政府的名義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千里迢迢來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利國利民真實的情況,希望政府不要這樣對待成千上萬的家庭和善良的人民,給人民帶來痛苦、給國家造成災難,不要剝奪人民祛病健身、信仰自由的權利,不要再犯文化大革命那樣的錯誤,陳述實情,幫助政府。這是對祖國、對人民、對政府負責,對自己、對社會、對真理負責。而等待他們的是甚麼呢?是手銬、拘留、開除黨籍、軍籍、下崗、抄家、罰款、勞教、判刑、酷刑等。是不是好人是經過考驗才能看出的,許多人也說自己是好人,但當政府這樣對待他們的時候,他們立刻就退縮了,明知政府做錯了,也不管,只想保住自己的利益,這能說是好人嗎?而廣大法輪功學員在政府如此不公正的對待下,以慈悲、寬廣、堅忍的博大胸懷默默承受這巨大苦難,給政府以充份的時間來調查、認識我們,始終和平、祥和地向政府反映實情,希望政府能認識錯誤、改正錯誤、幫助政府調查研究、希望政府做出正確的決定,能有利國家、有利民族。試想:法輪功學員在政府對自己不好地情況下仍然為政府好,這不是在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嗎?這不是政府可以最信賴和最能依靠的人嗎?這不是真正的愛祖國、愛人民嗎?這不是真正的利國利民嗎?請問世界上到哪裏去找這麼好的老百姓呢?一個能使人做到無私無我為人民的法輪功,使人做到了連打了公司的電話都要自己掏電話費、出差為公家掏飯費、寧可被炒魷魚也絕不做損害國家、敗壞社會風氣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反政府、反人類、反社會」呢?誰好、誰壞、誰真、誰假、誰正、誰邪,誰在「反政府、反人類、反社會」,這不清清楚楚嗎?

正是有了成千上萬錚錚鐵骨、堅持真理、不畏邪惡的大法學員的存在,江XX才不敢肆意妄為,不能去迫害其他更多善良的人,不能去摧毀中華民族的道德和毀滅人的良知。千百萬大法學員不僅僅是為自己的家庭在承受,而是為千百萬個家庭、十三億中國人、我們的民族、子孫的存在而承受,他們是中華民族的脊梁、是中華民族善良、正義的靈魂所在。

我聽到小紅講:文化大革命期間,他們把爸爸打成了特務和叛徒、把爸爸打癱瘓在床,10年的報效國家的大好時光和學識都被荒廢了,給家裏也帶來了巨大的痛苦。聽我的奶奶講:我爺爺是虔誠的基督教牧師,是個非常善良的好人,可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反革命,被活活打死。奶奶被拉到街上,被強逼跪在地上批鬥,家裏的東西都被抄走了。後來奶奶被我的伯伯偷偷接走,整個家就這樣完了。父母也一直受牽連。那個年代連國家主席都能被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一般的人就更難說了。現在我們都知道這一切都是謊言。

可是這樣的事在今天居然又發生在我的身上,他們又在造謠、說謊,他們通過控制的輿論工具誣陷我們「自焚」、「死了人」等。你們都是經歷多次這種運動的人,應該能完全明白這是他們打倒別人慣用的方式和手段,這又是一場運動,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對善良的迫害。法輪功利國利民,這是鐵的事實。我們根本就不參與政治,我們根本就不反政府,不要任何的權力,我們是放下一切常人的名和利的,我們就是希望煉功而已,按「真、善、忍」做好人,是他們容不下這些好人,這不是我們的錯,不是我們有問題。每當我在顛沛流離中,想起你們仍然被他們邪惡的謊言毒害著、矇蔽著、帶著偏見和敵意對待大法和成千上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時,我就痛心不已,內心就倍受煎熬。如果你們能看我給你們的材料,明白事實真相,用你們的良心、善念、正直來給我們這些苦難中仍然堅持真、善、忍的親人和同胞以道義的支持,擺正自己位置,那我吃多少苦都覺得值得。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