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師父的教誨和父母的摯愛使我堂堂正正闖出馬三家集中營

【明慧網2002年11月14日】我是一個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此信是我在中秋節寫給父母的。但是,因為邪惡的迫害,此信無法寄給我的父母,我就把此信寄給所有遭到迫害的大法弟子的親人們,希望所有大法弟子的親人,堅強起來,支持正義,保護自己的親人,不要站到邪惡的一邊,往自己深愛的親人已傷痕累累的傷口上洒鹽。因為你們都深知自己的親人是好人。一個人最大的痛苦,莫過於自己最親近的人背叛自己。我不修煉的親人,雖然對我修煉的意義不能全部理解,但當邪惡迫害我時,他們都站在正義的一邊,抵制邪惡,保護我,使得我從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裏正念闖了出來[保外就醫方式]。出來後,因繼續自己的正法使命,又遭到迫害,正念闖出看守所後,當邪惡又要把我判刑送進監獄時,在親人的幫助下我到了外市,流離失所,雖也艱難,但至少不受那人間地獄的摧殘。

更誠望普天下所有善良而正義的人們,希望你們能伸出援手,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對善良的迫害,讓人世間充滿和平,充滿愛。

* * * * * * * * * * * *

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好!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又來臨了,在這萬家團圓的中秋之夜,被邪惡迫得流離失所的孩兒,遙望星空,孤獨、寂寞、傷感襲上心頭,深深地懷念起你們,懷念起生我養我的那片家鄉熱土,那個給了我許多難忘記憶的家鄉古城,那給了我濃濃深情的家鄉親人。

每逢佳節倍思親,女兒多想回到你們的身邊,膝前盡孝,和全家人過一個歡樂團圓的中秋節。可是,由於邪惡的迫害,兒有家不能回,不得不流離失所,遠在異地他鄉。兒深知你們思兒的痛苦,牽掛孩兒的憂傷,而,此時的中國有同樣遭遇的又何止我們一家。多少個年邁老人在承受著老年喪子的悲哀,多少個幼小孩子在承受著幼年喪父喪母的慘痛,多少人在承受著中年喪妻喪夫的痛苦。和他們相比,我們還算幸運,因為你們還能見到活著的女兒,雖然此時也骨肉分離,但您畢竟知道自己的女兒還活著,雖然每次你們與女兒相見,都是女兒被邪惡迫害得奄奄一息之時,而且孩兒每次都是在你們的精心照顧下很快恢復體力,重新走入正法洪流中。

親愛的爸爸媽媽,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已持續三年多了。回想過去的三年,真是不堪回首,風風雨雨,坎坎坷坷,我們經歷了太多太多。為兒您多添了多少白髮,多增了多少皺紋,又流了多少眼淚,兒看在眼裏,痛在心上。多少別情,多少眼淚,多少辛酸,多少苦難,多少人格的羞辱,多少肉體的摧殘,多少心靈的重創,都永遠銘刻於兒三年的記憶之中。當九九年邪惡的江氏集團採用栽贓陷害、移花接木等手段瘋狂的迫害大法、侮辱師父時,做為一名大法弟子,兒曾在大法中親身受益,深深地了解師父和大法,大法那神奇而超常的一切,兒親眼所見,親耳所聞,親身所感,兒豈能讓這邪惡之徒污辱師父,污辱大法,矇騙世人?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矇蔽的眾生,兒就於九九年的七月二十號,與你們分別,毅然決然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三年多來,兒也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樣慘遭迫害,特別是在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裏,兒的身心健康受到嚴重的摧殘和迫害,但值得欣慰的是,無論邪惡怎樣瘋狂,使出怎樣的卑鄙的手段,都絲毫沒能動搖兒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兒沒有讓你們失望,沒有違背您在兒小的時候就教育孩兒的做人準則,從沒有因為一己的私利,為了眼前的安逸,而背信棄義,而出賣良心,出賣人格,出賣靈魂。無論邪惡對孩兒施以怎樣的壓力,用以怎樣的肉體折磨,兒從沒有欺騙任何人。每當兒想起已六十有餘的你們,想起你們為兒付出的這一切,兒就更知道兒應該怎樣做,怎樣才是真正得對得起你們。

三年多來,面對邪惡,兒能終始如一,堅持信仰,堅定修煉,除了師父的幫助外,也少不了你們的深愛。爸爸媽媽,每當兒遭受殘酷的折磨時,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是你們深深的父愛和母愛,是真摯的手足之情,給了我信心和力量,陪伴我度過了那不堪回首的日日夜夜,幫我闖過了一道道難關,使我面對邪惡沒有留下遺憾,使兒在巨難中沒有倒下。你們的深愛,是兒修煉路上不可缺少的踏石。親愛的爸爸媽媽,兒多麼感謝你們,你們雖給了女兒一個看似弱不經風的柔弱外表,但卻給了女兒一顆善良的心,培養了女兒一個正直而不屈的個性。兒從小就在你們的身邊長大,你們的正直與善良,深深地影響著女兒。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我渴望著自由/但我深深知道/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爬出。」我渴望有見親人的自由,但我更要堂堂正正地做人,更渴望更多的世人被救度。

正如「有的人」中所言:「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有的人/騎在人民頭上把皮鞭舉得高高/有的人/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頭上想不朽/有的人/情願做野草等著地下的火燒/騎在人民頭上的/人民把他摔垮/伏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的/人民永遠記住他/把名字刻在石頭上想不朽的/名字比屍首爛得更早。」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中,無數大法弟子為捍衛宇宙真理,失去了寶貴的生命,為天下蒼生,為救度世人,永遠離開了自己的親人,為全天下人的幸福,卻把痛苦留給了自己。他們中就有兩位是我洪法正法路上攜手同行過的親密朋友。他們雖然走了,但他們的光輝形像永遠留在了我們的心裏,載入中華民族的史冊。劊子手們終有一天會得到歷史的嚴懲。是的,邪惡小人那狹窄的心胸怎會理解大法弟子博大的胸懷,那無私的愛。親愛的爸爸媽媽,正直而善良的你們,能夠理解女兒,站到正義的一邊,就是對女兒最大的安慰,同時也給你們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親愛的爸爸,由於邪惡的瘋狂,您為女兒的安全擔心,不能全部理解女兒的一切。十年浩劫帶給人們的創傷尚未完全拂平,可歷史的悲劇卻又在重演。文革中的爺爺也是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抬回家中,含冤死去。而值得慶幸的是,今天的女兒有師父保護,才得以生還。當年的您不也為爺爺的平反而奔走呼籲,當年媽媽也曾為您的安全擔心,您不也沒有因此而停止伸張正義的腳步。兒此時所做的一切,您應該是不難理解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為師父和大法的冤屈早日大白於天下,為天下蒼生早日明白真相,兒早已把個人安危置之度外。我是您的女兒,女兒的血管裏流淌著您的血液。兒會和您一樣,不會因為邪惡的瘋狂而停止伸張正義的腳步。

爸爸,記得小時候,每當媽媽對我們嚴厲時,您總是護著我們,並自豪地說,管教我的孩子不用那麼嚴厲,如果所有人的孩子都和我的孩子一樣懂事,用不著有警察。可是,爸爸,現已學法六年的女兒,您是親眼目睹女兒學法後的變化的。六年的修煉生涯,六年的風風雨雨,女兒的一切都有了深刻的變化,在宇宙大法的溶煉中,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兒已變得更好,可女兒卻因想向人民說句真話而多次被抓,被拘留、教養,甚至判刑。當您把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女兒從馬三家保外就醫帶回時,多次從看守所把已奄奄一息的女兒接回時,而且在女兒即使已奄奄一息,邪惡勢力還要繼續迫害,還要給女兒判刑時,此時的您不知有甚麼樣的感慨啊。若蒼天有情,若大地有知,若江河有感,都不忍再繼續殘害已生命垂危之人啊。在這大是大非面前,您一定要做出正確的抉擇。

爸爸媽媽,在這流離失所的日子裏,兒遠在異地他鄉,顛沛流離,兒畢竟是個女孩,少不了女孩的弱點,多想回到你們的身邊,享有你們的深愛,更盼能在您身邊盡一點孝心。每逢佳節,也曾因思念你們而淚流滿面。可是,在這黑白顛倒,豺狼當道的日子裏,兒連這享受天倫之樂的權利都被剝奪,誰惡誰善,誰是誰非,誰無情無義,您一定要明辨清楚啊。

爸爸媽媽,善惡有報是天理,珍珠即使暫時蒙上塵灰,也不會失去他的本色。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的。您還一定記得林覺民的催人淚下的「與妻書」,那[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高尚風格深深地感染著我。自古忠孝難兩全,為千千萬萬的善良人早日明白真相,為千千萬萬的眾生能免遭淘汰,兒只好讓您們暫時承受與兒分離的痛苦。雖然兒此時無法在人間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但兒給予你們的報答,是你們用人的思維永遠也無法想像的美好。終有一天你們會知道,您有一個多麼值得您驕傲的孩子,您也是多麼偉大的父親和母親,因為您培養了這樣一個女兒。兒行千里母擔憂,兒深深理解你們的心情。兒也時刻牽掛著你們。紙短情長。

春季的和風是兒聲聲的問候,夏季的細雨是兒悠悠的思念,秋風的濃濃,是兒深深的祝福,冬季的雪花,是兒真誠的企盼。盼望著早一天與你們相逢,盼望所有善良的人們能伸出援手,盼望所有正義的人們能給予幫助,盼望凶殘的迫害能早一天停止,盼望著法正人間早一天到來。


祝全家人中秋節快樂

女兒音音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日[農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