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資料:檢驗「穩定壓倒一切」 立體談論歷史這一刻

【明慧網2002年10月5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參考資料皆為非修煉界人士所撰寫,不一定和法輪功學員的認識相同。)
* * * * *

江澤民口稱「穩定壓倒一切」,而朝野卻有輿論稱「江澤民不退,中國必亂」。讓我們來看一看這項議論中江控媒體不談的一面道理吧。

中共十六大牽涉高層權力轉移大事,江為保持「三權一體」身份訪美,十六大一再拖延。10月25日布什和江澤民將在德州私人農場會晤,媒體普遍認為這是江在為延續其政治權力最後的衝刺,十六大江澤民退留問題再次成為國際關注的話題,為此,北美新唐人電視台對中國問題專家阮銘先生進行了專訪。

目前中國政治焦點是江退與不退的問題

阮銘曾是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的智囊之一,並參與了鄧小平當政期間中國共產黨內關於改革開放的最重要的一次會議──十一屆三中全會文件的起草工作。

他曾經擔任北京日報社理論部主任,中共中央黨校學術委員會委員兼理論研究室副主任。1988年後在美國多所著名大學如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處及台灣淡江大學作訪問研究,現任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客座教授。阮先生是一位著名的評論家,他對世界上發生的重大事件有其獨到的見解。

*喬石退下來時大家共識

主持人:十六大是中國權力轉移關鍵時段。胡錦濤能否順利接班?江澤民會不會背信拒絕交出權力?

阮銘:現在所謂的權力鬥爭, 基本上是江澤民退與不退的問題。

可以說有兩種力量,一個是比較正常的,按照制度走。當然中國是專制制度和集權的國家。它沒有民主制度。但是它還是有些制度的。比如說鄧小平提出的廢除黨的領導幹部的終身制,這一點大家都是同意的。特別是十五大,喬石退下來時大家有一個共識:七十歲退出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那時喬石七十三歲,退出了。江澤民當時七十一歲,他說再幹一屆。現在江澤民七十六歲了,再不退就變成很大的問題了。

按正常狀況他應該退。他不退的話,那就是非常狀況:權力交不下去了,接班人成問題了,胡錦濤成問題了。只有這樣,才會出現江澤民要繼續幹下去的情況。就像毛澤東當年發動文化大革命, 他原來已退到第二線,劉少奇接班,他突然發動文化大革命,又重新回到第一線,打倒了劉少奇。像鄧小平也是這樣,他廢掉了胡耀邦,又廢掉了趙紫陽,讓江澤民當選,把總書記和軍委主席都交給了江澤民。現在如果江澤民不退,不交出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權力,那就表明他對胡錦濤不放心,他還要找別的接班人。那樣中國就會產生不穩定狀況。

主持人:您提到:「江澤民可能拒絕交出權力的個人因素,是出於內心恐懼。」您能再進一步談談這個問題嗎?

阮銘:江澤民如果不退,大家一定會懷疑,造成人心惶惶,造成局面不穩。江澤民自大又缺乏自信心。他的講話前後矛盾。比如兩年前他接見美國記者華萊士。事後他曾在香港對記者發脾氣時說,他同華萊士談笑風生,華萊士的水平比你們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其實華萊士提的問題是很尖銳的。他問:「你是否是最大的共產主義國家的最後一個獨裁者?」意思是問他是否要改革政治制度,是否實行民主化選舉?江澤民回答說他兩年後退休,他說:你看世界上哪有自動退休的獨裁者?他的意思是說他不是獨裁者。他還說他兩年後退休去教書,乘風歸去,等等,這話他都講過。

但後來他突然又變了。在APEC會議後記者問他這個問題時,他不高興地開始是不回答,後來說要按制度辦,要聽從黨和人民的需要。這就很奇怪了,那他可以找一批人擁戴他,說黨和人民需要他,就像鄧小平當年找王震等一批人說,鄧小平不能退,應保留軍委主席,鄧小平說自己要服從黨和人民的需要,繼續幹下去。後來他把胡耀邦搞下去,把趙紫陽搞下去。江澤民現在也說黨和人民需要,總書記沒有任期期限,等等。言語中他閃閃爍爍地,表明他擔心,心虛得很。

*心存恐懼不敢放最高權力

主持人:他心虛甚麼呢?

阮銘:他心虛的事情很多啊。 他怕六四翻案,因為他是六四事件的既得利益者。如果翻案,會對他總書記的合法性產生疑問。他還怕趙紫陽。

因為趙紫陽六四時反對鎮壓。江澤民不叫趙紫陽有自由,把趙軟禁起來,他派一個連隊的人監視趙紫陽。怕他說出真相,對自己不利。因為江澤民是靠六四起家的。另外他對法輪功也是語無倫次。四二五事件,朱總理已經接見了法輪功學員,說是人民內部矛盾,解決了問題。江澤民後來卻寫信給政治局,開始說是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的問題,那不過是學術問題。可很快的,又說是邪教,後來又說成是恐怖組織,進行毫無道理的血腥鎮壓,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這些問題。他擔心如果新的領導不是他能控制的、信得過的,可能會翻案。大家都知道,將要擔任總書記和總理的胡錦濤、溫家寶都是歷經胡耀邦、趙紫陽到江澤民的三朝元老,,資格並不比江低。而這些人都不是他培養的人,他不放心。他自己帶來的人,像曾慶紅、吳邦國,實際上威望不高,現在不一定進得了所謂權力核心的最重要部份。這使他心存恐懼,所以不敢把最高權力輕易放掉,也是他擔心、動搖不定和反來復去的原因。

*多數人不贊成江的極端手段

主持人:有人認為江澤民是獨裁者,在他執政期間,黨內腐敗達到了頂峰,百姓怨聲載道;可有的人卻認為他為繁榮經濟,提升中國地位做出了成績,您是怎麼看的?

阮銘:按我看他是繼承了鄧小平晚年改革開放的遺產。江澤民本來要搞所謂「反和平演變為中心」的方針,鄧小平南巡批評了江澤民,指出還是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要繼續改革開放的路線。江澤民妥協了,接受了批評,所以從十四大開始繼續改革開放的路線。我認為這不是江澤民的功勞。鄧小平當時一方面提出十三大路線不能變,堅持改革開放,他曾說過:「誰不改革開放,誰下台!」,另一方面他也知道江澤民和李鵬不懂經濟,擔當不起這一重擔。鄧小平說,我不懂經濟,我推薦一個懂經濟的人,朱懂經濟,讓朱當國務院副總理。朱一當副總理主管經濟,李鵬就犯心臟病了。世界上都說朱是「經濟沙皇」。

實際上從十四大以來這十年基本上是朱在掌握經濟。所以如果經濟上有成績的話,也是朱而不是江。當然我們不去講經濟上還存在很大的問題,雖然外資引進與中國廉價勞動力結合,使經濟有所增長。但國營企業也好、農村經濟也好存在很多問題。連朱鎔基自己也承認農村是他最頭痛的問題,所以這方面要有一個清醒的估計。

至於政治改革方面,朱在當總理後講過要村民委員會選舉慢慢提升到鄉鎮委員會選舉,然後提升到縣級,擴大政治方面的民主改革。但江澤民一直壓制鄉鎮選舉,甚至對村民委員會選舉他也不放心,要加強黨支部的控制。再加上鎮壓法輪功、鎮壓異議人士、鎮壓民主黨人等,可以說政治改革方面從鄧小平引退後是天天倒退。在胡耀邦、趙紫陽時代,我們這些人都可以寫文章、有自己的言論自由,現在都沒有了,我們連回國都不行了。這些方面在大大倒退,倒退是從八九年鎮壓開始的。現在經濟上好轉了,政治上應該寬鬆一點,很多人都有這方面的要求,但他一點也沒有做到。有的時候他做一點姿態,大家以為開放了,說「北京之春」來了等等,結果鎮壓越來越厲害。到了鎮壓法輪功,我看到了頂點。對江澤民的評價,我認為正面的東西不能歸功於他,經濟改革朱的作用比他大;負面的東西倒主要是他的,特別是鎮壓法輪功,他個人罪責難逃,因為我看大多數人都不贊成他這種極端的手段。

*中國富是假象

主持人:有人認為,外國人到大陸投資實際上是冒險,大多是只賠不賺。

阮銘:中國每年外資投進來的有幾百個億,今年上半年就投進來422個億,中國內部自己也招商;同時中國每年資金外流出去的也有幾百個億。這些資金是從哪裏來的?當然是從國家,人民身上出來的,把國營企業變成自己的資產,拿到國外去投資,到國外買豪宅。

現在美國,加拿大許多豪宅都是中國的一些年輕人買下了。這些年輕人,父母有特權,中國對他們來講真是天堂。對下崗工人,農民來講,中國難道不是地獄嗎?農民每年種地,生產的價值連付農村攤派的錢也不夠,往往要派一個人到城市去打工,用打工的錢付攤派費。那些工人的工作生活條件很差,如礦工連安全措施都沒有。

過去農村還有赤腳醫生,現在連赤腳醫生也沒有,一生病到縣城看病貴得不得了,負債累累。更不用說新疆,西藏少數民族和一些有自主意識的知識分子的境地。新疆不是有一個富婆,美國雜誌把她列為富人之一,她丈夫是一個教授,寫了幾篇文章,中共認為他是疆獨分子,把他關起來,到現在也沒有放出來。人權組織正在想辦法營救他。農民,下崗工人,獨立知識分子,他們是沒有自由的。天堂是少數人的,地獄是多數人的。

中國現在看起來很富,北京,上海發展那麼快,是假象。北京要召開奧運會搞建設要拆房子,選中哪個地方寫個「拆」字就拆了。別的國家或地區可做不到,台灣就做不到,民眾會起來抗議。中國不可以抗議。你抗議的話,武警就出來了。中國完全是靠集權的力量來做的。大多數人是貧困的,中國十三億人,年產值一萬億美元,人均收入800多不到900美元,富人就佔去了很大一塊去。下崗工人,農民平均每天一美元都不到,生活在貧困線上,更不用說煤礦上每天死掉的人,獻血得愛滋病的人。那就是地獄。這是中國特色,全世界都沒有的。

*江澤連任中國可能崩潰

主持人:。您認為中國即將崩潰。無獨有偶,作家鄭義先生不久前出了一本書, 名為「中國的毀滅──中國生態崩潰緊急報告」;另一華裔美籍律師章家敦也出一書名為「中國即將崩潰」。為甚麼諸多人基於不同方面的分析卻得出了共同的結論?這結論是否比較悲觀?

阮銘:我倒並不同意他們倆人的結論。我認為中國不會崩潰,也不會毀滅。中國是那麼大的一個國家,有十三億人口,而這十三億人口都是很有活力的。改革開放後,給了中國農村一點自主權,人民公社解散了,農業就發展起來了。城市一實行市場經濟,就有了很大的活力,全世界的製造業都跑到了中國去,這說明中國是有活力的。中國過去只能生產便宜的產品在外面賣。現在你到紐約第五大道看看,很多高級服裝也是Made in China。中國人是有智慧的,有了自由就有了創造力。

中國的問題,不是中國人的問題。我不贊成有人說,中國人質量差。那為甚麼中國人到了美國就能發揮很大的才能?你們的孩子到美國學校學習,不是比美國孩子課程學得還好嗎?中國是制度問題,制度性的腐敗,制度性的貧窮,制度性的貧富懸殊。所以說中國的問題是要改革,進行政治制度的改革。這樣中國不但不會崩潰,不會毀滅,還會成為一個偉大自由的國家。如果還讓江澤民這樣的人繼續連任下去,繼續專政下去,中國就可能崩潰,就可能毀滅。但現在為甚麼沒有崩潰呢?如果沒有外國資產救中國共產黨,共產黨早就崩潰了,毀滅了。「六.四」以後是江澤民最不穩定的時候,是克林頓幫了江澤民最大的忙。

專制制度下,工人沒有工會,工時增加,可工資不提高。國際資本財團貪圖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和專制制度帶給他們的利益。中國工人在韓國人開的工廠裏不是有累死的嗎?這種中國特色的專制制度,外國那些唯利是圖的資本家最喜歡。

所以中國今年上半年就有400多億美元外資進去,一年有500到600億美元進去。說即將崩潰也好,即將覆滅也好,就像一個白血病人,甚至是一個植物人,你天天給他輸血,輸食物,輸營養,他不也能活著嗎?何況他確實還有這麼多廉價勞動力供你剝削,所以中國可以在專制制度下繼續存在下去。如果外國資本家和這種專制制度結合起來,共同剝削壓迫中國工人,那麼這個制度還可以苟延殘喘。但是這不是中國的未來,中國的未來應該由民眾來對政府施加壓力,讓他進行政治改革,使民眾有自由權利,也能像全世界絕大多數自由的國家一樣,選出自己的領導人,享受憲法規定的人民民主權利,能夠自由發揮自己的創造力,那樣我想中國的未來是光明的。所以我比那兩位作家,應該說是樂觀一些的。

*克林頓戰略失誤

主持人:剛才您提到,克林頓當政幫了江澤民最大的忙。我在您的一些文章中看到您說,克林頓政府犯了一些錯誤,現在的美中關係正在從假穩定過渡到真穩定,而布什政府糾正了克林頓的一些錯誤。這些問題您能解釋一下嗎?

阮明:克林頓時代是美國千載難逢的最好的時代,因為那時蘇聯崩潰了。美國最大的敵人,擁有核武器的敵人自動消失了。而美國的經濟正處在欣欣向榮,發展最快的時期。在這樣一個時代世界人民希望他把自由事業向前推進。過去阻礙自由事業的是所謂兩霸對峙,也就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衝突。現在社會主義崩潰了,那你當然應該去擴大自由的力量。

但是克林頓很奇怪,他不但不去與蘇聯瓦解後的俄羅斯、東歐等國家組成一個自由的聯盟,反而是一個霸權沒有了,他去扶持一個新的共產霸權。當時天安門鎮壓以後,是中共最沒有辦法的時候,他去支持中國,自己跑到天安門廣場去檢閱海陸空軍部隊,這樣他等於把中國支持起來。然後又把中國與俄羅斯推向一起。俄羅斯本來需要幫助,他不去幫助俄羅斯,讓中國幫助俄羅斯。中國做生意賺了美國的錢,然後向俄羅斯買武器,把中國武裝起來。使得葉利欽也要依靠江澤民買他的武器來生存。江澤民從89年上台以後,軍費每年呈兩位數字增長,最近兩年是17.8%。而他的經濟增長,即使有浮誇,也不過是7%。那他的經濟增長部份不都變成武器了嗎?這樣扶持起來的一個霸權,就是克林頓所謂的戰略伙伴,一個共產戰略伙伴。這樣一個局面持續到20世紀最後年代,明明當時中國也可能一起演變成一個自由的國家,我認為喪失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主持人:關於中美關係,您在文章中提到,「今天的美、中關係,正處於柯林頓時代的假穩定到真穩定的過程之中。」「布什糾正柯林頓的歷史錯誤」。可以看出,在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方面,您對柯林頓是諸多批評,而對布什是褒多於貶。為甚麼您說柯林頓時代是假穩定?您認為柯林頓犯了甚麼歷史錯誤?布希是如何糾正柯林頓的歷史錯誤的?等等。您能再進一步談談這些問題嗎?

*江澤民政權欺軟怕硬

恐怖主義的興起,有人怪布什。布什剛上台,恐怖主義發展的哪有那麼快!這些恐怖主義國家差不多都與中國有瓜葛,如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北韓,這些所謂邪惡國家都與中國有各方面的關係,包括軍事轉移、毀滅性武器的轉移,都跟中國脫離不了關係。所以這些事情克林頓絕對是有責任的。

布什上台後美國有轉變,布什提出這三、四年時空已經發生了變化,過去美蘇是飛彈對飛彈,是恐怖主義對立。

在俄國已經是自由主義國家,將來可能是偉大的自由主義國家。布什不把俄國當成敵人。而克林頓當政時把俄國當成敵人,把中國當作伙伴。布什把它改變過來,美俄逐漸接近。當然有些時候,俄國單方面希望與中國團結,但是總的趨勢是俄國依照「莫斯科條約」,「羅馬宣言」,同美國慢慢接近。這樣使得中國軍事霸權逐漸孤立起來。

江澤民政權的特點是欺軟怕硬,克林頓越軟,江澤民越硬,要價越高。江澤民要甚麼,克林頓就給甚麼。現在就不同了,布什比較硬,江澤民也就只好軟下來。比如當年對李登輝的「兩國論」,江澤民神氣得不得了,在新西蘭和克林頓一起召開記者會。那個招待會上最突出的兩件事,一個是克林頓宣布,美中兩國共同認為,李登輝的兩國論給美中兩國找了麻煩;第二件事是江澤民送給克林頓一本小冊子「XX法輪功」,克林頓恭恭敬敬地接下來了。那江澤民回到中國後不是更威脅台灣,更加鎮壓法輪功嗎?這方面克林頓是有責任的。

現在中國從布什那兒甚麼也得不到。陳水扁的「一邊一國」中國說比李登輝的「兩國論」還厲害。美國說,我們相信台灣的解釋,我們沒有觀點,我們只希望你們和平解決,不要打仗就好。江澤民沒有耀武揚威的空間了。他只是弄了幾個國台辦的人講幾句話,他自己老老實實地一句話也沒講,要是過去早就不得了啦!布什希望同中國維持和平與合作關係是因為美國主要任務是反恐怖,中國是個大國,他希望中國不要搗亂。但這種關係絕不是戰略伙伴關係,除非中國演變,和俄羅斯一樣變成一個自由國家。現在中美關係越來越趨向正常化。克林頓時代中美關係表面正常化,實際不正常,是對中國人民不利的,因為他支持的是獨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