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良知尚存的警察:不要成為上級罪惡命令的犧牲品

【明慧網2002年10月16日】

警官:您好!

今天給您寫這封信,完全是出於為您好的目的。

我們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封掉生意、罰款等,又因去北京上訪反映情況,被抓、被打、被勞教。電視上,我們被謊言的宣傳所誣蔑。在人世間,中國的當權者幾乎剝奪了我們應該擁有的所有最基本的權利。

我已經沒有甚麼錢了,每天只能吃清水煮麵條就鹹菜度日,那麼,為甚麼我今天還要花上幾毛錢(對我來說也是非常昂貴的)給您寫這封信呢?我完全是出於為您好的目的,讓您明白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不至於被謊言帶入罪惡的深淵。

先講一個發生我身上的實事:

北京地區警察非法關押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地方全關滿了,為了給第二天再來上訪的人騰地方,必須要把我們轉移到其它地區去,早上天不亮,我們便被塞進了依維柯,天亮了,才看到好長的車隊。

我們這車後面坐著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前面坐著三個警察,中間那胖警察好像是三個警察的頭,他一會兒叫我們不要緊張,一會兒告訴我們那裏掛著衛生紙,一會又遞給我們礦泉水喝,每次對我們都是很客氣,中午到了北戴河,車加油,每人吃一顆雞蛋,他搞來一個桶,把桶放在中間讓我們方便,但有幾個人很憋卻尿不出來,桶拿到了車下,有一個小伙子想尿了,胖警察在車下,雙手端著桶讓小伙子尿,小伙子不好意思,胖警察說:「我心甘情願為你們接尿,尿吧。」小伙子還是不好意思,一個黑龍江的老功友說:「他是真心的,你尿吧。」

下午到了東北地界,胖警察和另外兩名警察都如狼似虎將我們拽下車,推著搡著押我們往前走,我回頭看了一下,胖警察惡狠狠喊著,朝我臉上一拳頭打來,當拳頭到臉上時,卻轉而輕輕將我臉撥正。來接應的東北警察則表現得真是兇狠,連罵帶踢,又推又搡,將我們弄上能裝下100人的大客車,一上車,兩個警察按住一個人帶手銬,兇狠粗暴地將手銬帶在人手上。有的人手腕當時就流出了血,大聲提出抗議。一個警察好像是個小頭,小聲說:「等北京人走了,給你們鬆。」

目送著北京車隊走遠了,車上的七、八個警察一改剛才的兇惡來給我們鬆手銬,當看到有人手腕流血了,直說對不起。

有緣的警察,我們這點親身經歷,是否能給您一些啟迪?

三年多來,多少大法弟子為了這個目的(救度眾生)被迫害致死。其實,我們修煉法輪功,是否受益,我們心裏一清二楚。好比一個人在吃一個梨,梨的甜美,自己一清二楚,至於沒吃梨的人,別人說甚麼都無法改變他們真實的體驗。然而,我們修煉人修的是自己這顆心,法輪大法修的是真善忍,當修善修到一定程度後,就會修出大慈悲心,當看到你們被謊言所欺騙,即將跟著邪惡之首走向深淵時,能不想辦法拉你們一把嗎?這就是我給您寫這封信的動力和目的(包括長春大法弟子為了讓人們看到真相光盤,在有線電視上傳播法輪功真相,有的因此被非法重判20年之久。)

法輪大法,又叫法輪功,1992年傳出,修煉者身康體健,百病皆無,道德回升,明白了關於生命、人、宇宙、人生的真理,感人的事蹟,神奇的事蹟,數不勝數,人傳人,心傳心,……幾乎全國每個地方每種階層都遍及法輪功學員。96年李洪志師父到了國外,將法輪功傳到了全世界。短短幾年,《轉法輪》一書翻譯成各種譯本,世界上五十多個國家地區都有人修煉法輪功,李洪志先生與法輪大法受到全世界人們的歡迎和喜愛。到目前為止共得國內和國外獎項800多項,「法輪大法好」,是人們了解法輪功後發自內心的聲音。

江xx心胸狹小,妒火中燒,在無盡的權欲驅使下,下令派特務假扮成法輪功修煉者,試圖找法輪功的不是,誰知第一批特務,沒找到不是,許多人反而成了真正的法輪功學員。

江xx更是害怕,找不到法輪功的錯,就造謠、栽贓,在天津打人抓人。我們本著善意和對政府的信任去上訪,可獨裁者將4.25上訪說成是圍攻中南海,這樣就可以以此為藉口,自以為可以名正言順地鎮壓了。

1999年7月20日,江氏動用所有國家機器抓人、打人、栽贓陷害,利用宣傳工具造假,還是鎮壓不下去,就繼續造假,導演「天安門自焚」、「傅瘋子殺人」、「林XX殺人」等等,然而法輪功洪傳出已十年了,修煉者又不是一兩個人,到處都留下了法輪功修煉者的言行,尤其是全世界到處都有法輪功修煉者,不只是中國,所以大陸獨裁者想欺騙人,愚弄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黑暗最怕陽光,謊言最怕實話,造假最怕真相。請想一想,理虧的人能去上訪嗎?為甚麼不敢讓煉法輪功的老百姓說一句話?

有良知的警察,您有頭腦,您思考一下:

國內國外的修煉者都是一個師父,一本書,為甚麼國外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讓全國大多數人都憤恨的「天安門自焚」,為甚麼不敢再在電視上播放了,因為人們已經從電視鏡頭上找到了太多的漏洞和疑點。國家機器這麼強大,可對一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老百姓鎮壓了三年多卻鎮壓不下去,為甚麼?要知道,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

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在良心、道義、誠實被踩在腳下的今天,有人就因為堅決不說:「我不煉法輪功了」而被活活打死,有人就因為讓世人知道真相,被重判二十年徒刑。他們不求名不求利不求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良知的警察,難道您還不明白誰好誰壞,誰正誰邪,誰善誰惡嗎?

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人也有基本的道德規範,否則,就亂套了,那麼整個宇宙當然要有天理天法。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正是一條天理,人世間中的一切都被這條法理制約著。

警察的天職,就是懲惡揚善。警官先生,您還記得您的天職嗎?也許您當初正是為了懲惡揚善的理想而當的警察,那麼,當上面命令您用殘暴、卑劣、流氓、欺窄的方式去對待面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用真善忍修煉自己的人時,您做到自覺的抵制邪惡,支持正義了嗎?

在北京西城看守所,一個警察在審我時在我腿上踢一腳說一句:「我不想打你,我真的不想打你」,但是,他還是踢了我七、八腳,踢完了,我憐憫地看著他,兩眼含著淚,他兩眼也含著淚,雙手緊緊抓著自己的頭髮,因為我和他心裏都明白,魔性剛剛蹂躪了他生命中最珍貴美好的東西──良知。當一個人失去了良知、正義,這個人還不可悲可憐嗎?有良知的警察,千萬保護好自己的良知、正義,要對自己負責,不要辜負了大法弟子的一片心。

也許您才不管甚麼良知、正義,只是服從命令。可是,您首先是人,然後才是警察,人不同於機器,能夠思考和判斷,對於明顯的罪惡,即使您不能抗拒,還可以採取其他方式抵制。

在冷戰結束後,圍繞開槍殺死翻越柏林牆人的衛兵是有罪的問題,控辯雙方在法庭上,進行了深入透徹的辯論,最後結論指出:這樣的衛兵是有罪的。這是在東德,再說中國,當年四人幫、林彪利用國家機器打擊無辜百姓,他們倒台後,聽從他們命令而犯罪的人都最先受到了懲罰。

現在當上面說:「可以開槍」、「打死算自殺」、「對待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這些非常明顯的犯罪,您能用一句「我在執行上級的命令」當逃脫責任的藉口嗎?當中國法律在逐步健全時,當上面不存在時,打死人能不償命嗎?違法的能不追究嗎?當發生那些私闖民宅,不拿搜查證,亂翻亂收,根據一些捕風捉影的東西就打人關人非法濫用酷刑時,你有沒有想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法輪功畢竟不是一個人的問題,遷涉到千千萬萬人,遷涉到全世界。有良知的警察,為了您自己,千萬不要成為上級罪惡命令的犧牲品、替罪羊。

也許我上面講的這些道理,您都明白,但是為了討好上級,為了自己的名、利、權,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但是我要告訴您,用法輪功修煉者的血淚換來的官、名,就像煙雲一樣,轉眼即逝,現在讓我來給您分析一下:

真心熱愛法輪大法,願意犧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來維護法輪大法的人,千千萬萬,遍布世界每個地方,而真正仇視法輪大法的只有一小撮人,絕大多數人不反對法輪大法(包括政治局常委的一些領導),真正與大法為敵的除了江XX和他幾個幫兇以外,就沒有幾個,江XX極端的自私和對名利權的貪得無厭的慾望決定了這一點。

三年多法輪大法遭受瘋狂鎮壓,可是卻壓不倒,打不垮,為甚麼?因為法輪功沒有組織,不需要經費,是無形的,無從打壓,有的只是一個個追求真善忍的心,維護法輪大法的心,這心看不見,摸不著,怎麼消滅?有人愚蠢地認為,把法輪大法研究會的人關起來,站長、輔導員抓起來,法輪功就可以被消滅了,這樣做了,反而使法輪功更加壯大,每個人都成了站長、輔導員。

江氏一小撮人迫害法輪功靠的是甚麼呢?權、錢和欺騙,靠這些維持著對法輪功的鎮壓,邪不壓正,這也是宇宙中一條最基本的理,法輪大法堂堂正正,是公開的,修煉者甚麼人都有,江澤民一夥玩的全是陰謀詭計、栽贓陷害,總有一天會大白於天下,當他們搞得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人們都知道時,他們自己也就完了。

有良知的警察,我真心地勸您,千萬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迫害法輪大法弟子換來的官、名,只是水中月、鏡中花,而掉進苦難的深淵才是實事,一定要為自己負責。

祝願您有美好的未來!


一名法輪大法弟子
2002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