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警察的信:把人的生存權利都剝奪了,還空談甚麼法律?

【明慧網2002年7月3日】警察:

  你好!我想,我必須給你寫這封信。今天我下班回來,兒子的爸爸說有人來要我們兩人的照片,幹甚麼也不知道。我想一定是你們因為我是大法弟子而株連九族了?

  我是一個從小就體弱多病的人,92年又雪上加霜得了婦女病、常年流血不止,雖經多方醫治還是時好時壞。後來由於缺血導致腦供血不足,心臟嚴重老化。自理困難。就在我疾病交加、貧困潦倒、死亡在一天天的逼近時,我有幸看了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雖然我只看了四講,奇蹟就在我身上出現了。我上樓不用人背了,兩條千斤重的腿變得從來沒有的輕鬆,我的頭也可以自由活動了,就像自己從來就沒得過病一樣。當時只知道師父講的真善忍、做好人。聽了好幾個小時就記住這六個字。修真善忍、做好人,我一定堅修到底。

  記得你說過,我沒有甚麼文化、是個法盲。的確我的文化層次不高,也沒學過甚麼法律。然而我知道做人的最基本的權利: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有做好人的自由和權利,有需要一個健康身體的自由和權利。而且法輪功修煉者中有很多高知識階層的人士,難道他們也沒有文化、也是法盲嗎?

  你跟我說有信仰自由,現在我把我在2000年的事講給你聽。我帶兒子到北京遊玩,到了京城才知道甚麼是白色恐怖。兒子要上天安門城樓,在城樓的入口處有很多警察向遊客逐個問法輪功好不好,罵法輪功就可放行。不罵就要被抓捕。這真是人間第一鬧劇。誠實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現在。我從心底裏高聲說了一個字「好」!就這一個字「好」,警察便將我和10歲的兒子抓到公安局,收了身份證,不許我們到住處取行李、隨身帶的日用品。而且還叫喊煉法輪功的不能進京遊玩。就這樣我們被關進鐵籠。我們在籠子看到有一個六個月的嬰兒在放聲大哭,聽到的是籠子外面的聲聲慘叫,有人告訴我們說這是嬰兒媽媽的聲音。我兒子哭了說媽媽我要上訪。可我們不恨任何人,因為恩師告訴我們說:「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所以我們還是要向你講清真相
  
  我們被「接」回本地,我被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秩序罪名扔進了人間地獄拘留所。在那裏我幾乎被折磨死。你是個有學問的人、又學過法律,那麼請問以上事件從哪個角度上可以談法律?人生存的權利都被剝奪了,還大談甚麼法律?信仰、言論自由哪?在我們這塊國土裏「信仰自由」在哪裏?「言論自由」又在哪裏?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就要被抓、被打、被摧殘、被虐殺,天理不容啊!
 
 電視裏講法輪功不好,不好在哪裏呢?喊叫了近三年了,也沒喊出來不好在哪裏,只好胡編亂造來欺騙百姓。不好為甚麼鎮壓近三年了還沒鎮壓下去?不好為甚麼有這麼多人仍然堅定不移的修真善忍?

最後我要告訴你:
         我雖然柔弱,但我修大法的意志堅不可摧;
         我雖然身體瘦小,但我修大法堂堂正正、頂天立地;
         我用理智、智慧向世人講清真相、光明磊落! 

  你是個有良知善念的人,所以希望你不要助紂為虐。善待每一個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