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一日】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弟弟介紹了我上網聊天.初試身手後,有種感覺,這個可能就是自己要走的正法修煉之「路」,因為我在以前學到的技術都已經為聊天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一對一的聊天,我個人的體會多一些,拿出來與大家交流。談談我個人在其中如何修煉、如何修出大法弟子應該有的慈悲、如何講清真相方面的經驗與教訓。

講真相是緊迫的

那是一個才二十六歲的出租車司機,開著善意的玩笑來與我聊天。我們聊的很投機,談到人生、他的家庭、女朋友、事業和未來。總共只有三次。他每天都很守時的與我約好聊天,直到他說很累了,然後準時離開。我們很容易就談到了大法在國內遭到的迫害。他有點氣憤的提到了自焚中的陳果。我告訴他,我也很同情陳果,那麼年輕、美麗。可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圓滿不是去死,相反是要求自己珍惜生命,有人身才能修煉,修煉通過達到更好人的境界才能圓滿的,……。

他在聽完我解釋後,表示他是誤解了我們。他誇我們師父真偉大,我們做的事業很了不起。我想他是說,我們在講真相,讓人們明白這些是了不起的。而且他表示他母親直到臨終前都從來沒有說過一句對大法不好的話。我真的為他全家高興。

我們交流人生的看法,生活中的一些經歷與挫折,談的很知心。最後他告訴我,如果下一次我再見到他,他就是死了。說完這句話,他就走了。我心中茫然失措,好不吃驚。心想是不是我甚麼地方對不起他,我說話不注意?因為在聊天中,通過自己的了解,知道網絡是個讓人道德淪喪的地方,其中社會上污穢骯髒的東西一點不少,所以如何在那個大染缸中,保持一個修煉人的心性與要求,又如何與人們建立一個坦誠公開的朋友關係,是我要修的。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年齡、家庭、留學等情況。他們都叫我大姐,很尊重我,與我探討人生和法輪功的問題。

八天後,我收到了那個朋友的弟弟的留言,說他死了。吃驚之餘,我用常人可以明白的法理安慰他的兩個弟弟。他們很感動,告訴我,他們的哥哥因為沒有錢,寧願放棄女朋友,寧願用自己的錢補貼家庭,寧願自己承受病痛的折磨而死。他得了癌症,一年多了,從來沒有告訴家人。每一天他都在明明白白中自己默默承受著,直到死的前三天,家人才知道。

知道這個情況後,我哭了一早上,因為在與他的聊天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洪法中夾雜著私心,保護自己,而不是想著那些等待救度的世人。如果他沒有在臨終前,聽到我告訴他真相,那麼他的死是可悲的、可惜的,甚至可能會被銷毀掉。他們家中沒有人煉過法輪功,他的弟弟告訴我,他們都不太喜歡法輪功。我知道,他們的哥哥在天是有靈的,在盼望著我告訴他們真相。後來我們都成為很好的朋友了。

因為這次的經歷,我更明白了講真相的緊迫與嚴肅性。因此自己準備了一些聊天室用的備用資料,隨時可以用來告訴人們真相。不過在用的過程中,這樣做的弊病也出來了。有人就告訴我,你不要再宣傳了。他說的對,我是在生搬硬套,卻不是根據對方的情況、對方的問題,不是為對方著想。

明慧網二零零二年五月四日的《致同修》中提到要更加深入細緻的講清真相。其中說到:「講清真相是為了讓世人得救。要更加深入細緻的講清真相,作為大法弟子,首先自己要靜下心來,真正從慈悲對方、為對方著想的角度出發去考慮如何才能幫助對方打開心結、看清真相。如果自說自話,或者簡單的把自己想說的和知道的說給對方了事,對方可能從此就失去了得救的唯一機緣。」

「除此之外,我們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言行,在發傳單、靜坐請願時的言行,在各種其它場合講真相時的心態和言行,對待其他同修的態度和言行,對沒有學法、不了解真相的世人來說就是法輪功真相,他們還會從他們看到的我們的言行去決定對法輪功的態度。因此在正法進程中,大法弟子的每一句話每一件事直接就能決定對方是得到救度還是被推的更遠。因此,全體大法弟子應該時刻把自己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來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

在調整好自己的心態與言行後,我在講真相上做的更好了一些。講真相時,如何講的好,從甚麼角度講,如何有理有據的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就成為自己下一步要修出來的。

根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

開始與我聊天的都是二十出頭的小青年,社會各個階層的都有。其中有一個人是我老鄉,我告訴他法輪大法在國外很受歡迎,把他嚇的跑了。第二次,我們聊天時,我跟他講,我說,像他這樣善良的人都對我們有這麼不好的印象,我們更應該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了,人們被矇蔽的太厲害了。他聽的膽膽突突的,還是不敢聽。慢慢的我們可以提到一些真相了。我給他看真相網頁,他告訴我,他也看了我個人的法輪功網頁。經過了解真相後,他也告訴朋友們去看大法網頁。後來,他說自己沒有甚麼事情、閒的沒有意思,我提到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他主動提出要看看《轉法輪》

原來我洪法時,帶著一顆常人心,真的希望人們快快來看大法的書。有時候有點迫不及待,反而將對方推走了。是呀,大法和修煉是神聖的,人們應該有相應的心態,要發自內心去看、去學、去修煉才行。所以我就是先歸正自己的言行,先走正自己的路,事事處處都表現出自己是個大法弟子,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人。

有一位朋友,我們只是簡單的聊過二次。我問他,我本人是修煉法輪功的,不知道他如何看待這個。他說他早就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就是沒有告訴我。我們那天聊的很高興。

慢慢的我遇到的人,從素質、教育程度、年齡、社會階層都在「提高」著。許多找我聊的都是同齡人,三十好幾的人,他們在社會上有工作、有社會地位、受過良好的教育,有些是擔當一定官職的人,可謂是將來社會上的中堅力量。我想可能是我的暱稱叫「可誠&如意」吧。我從法理的角度,認為遇到他們是因為與我的緣份,通過這種方式,我讓他們了解真相,不被矇蔽,從而為將來得法奠定基礎。

可是與這些人講真相,就難多了。一次,一個朋友總是用說教的方式與我聊天,我以前在人中形成的常人觀念就出來了:「不喜歡北京人,太油!不能相信他們。」當我帶著這種想法與他聊天時,就與對方爭持起來了。他就老是教訓我。我呢,不能夠相信他說的話。後來我意識到了,不管對方說的話真或假,我要說真話,我要善待對方,慈悲救度與講清真相。師父告訴我們:「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轉法輪》)當我提到法輪功時,他跳起來了,說我愚昧,還是高知層的,怎麼相信這種東西。我跟他解釋自己在煉功中受益很大。氣功不是迷信,我們需要的是最最基本的煉功自由。可是他對於修煉和氣功的成見很大,沒有辦法說服他。他認為我們是盲從。在沒有辦法時,我告訴他,許多事情在歷史上的一些預言中,早就預見到了。於是就給他看師父的〈預言參考〉,當然其中提到的很高層次的法理,我不敢給他看。他看過後,又向我了解其它的一些預言。給我的感覺是,這些早就在歷史上被預言到的事情,對他觸動很大。他在思考著。後來,他自己開的公司倒閉了,我還與他聊過,關心過他。他對我的態度改變多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給他功的目地是叫他修煉,往上提高的。在做好事的同時開發自己的功能,長自己的功。」講真相,也是這種感覺,覺的自己是在做好事的同時,修煉自己、提高自己。迫害之前,我一直在一種比較純淨的環境中修煉。當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下來時,當我按照法理的要求去慈悲救度世人時,難度就表現出來了。面對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時,常人各種不好的思想都撲面而來,那種滋味不好受。就像一個雲遊的僧人,在社會中走,遇到各種人,而我作為一個修煉人,還要守住心性,提高心性。剛開始真的不習慣呀。有人上來就說一些下流的話,有人罵人,有人心懷不好的念頭、極其自私的想法,甚麼都有。以我在人中那種潔身自好的習慣,許多時候,我是想躲過那些人,不想講真相了。

通過學法,我告訴自己,要做出污泥而不染的蓮花。有幾次,我告訴那些我的網友,我的追求境界是出污泥而不染、聖潔的蓮花時,他們告訴我,讓我再給他多講點。看的出,人人都有善心,只是在人中迷失了。當在網上遇到那些追求色慾的年輕人時,我就用法理告訴他們做人的準則、婚姻的神聖與嚴肅。

有一次,一個代號叫「毛××說的」來找我聊天,說老實話,我不想與他聊。可是自己又設了一個規則:不管是誰,都是我要講真相的對像。於是就加他為好友了。加是加了,可是沒有心思與他聊。過一會兒,又有一個代號叫「雷鋒」的網友來與我聊天。心想,今天怎麼了?不喜歡,聊不聊?當時我就是選擇不聊的。有一段時間,我都不理他們。心想,跟這些人有甚麼好聊的。後來才知道,其中一個是《工人日報》的記者,一個是中央黨校的,在做服裝生意。

因為我沒有經驗,不知道如何與他們聊天,所以我一直拖著。同時自己的聊天經驗也多了,在其中修出來的善心也大了。我開始與代號叫「雷峰」的網友聊,他很禮貌紳士一般,我們交流了一些人生看法。我也向他了解了他的學校、他如何看待雷鋒等等問題。最後,在一個合適的時機,我問他在國內如何看待法輪功的。他告訴我他看了我的個人法輪功網頁,知道我是煉功人。他本人不反對法輪功,我們談的很溶洽,我還告訴他,他是個很紳士的人,應該叫「紳士」。原來我自己對於雷鋒的觀念在這種聊天中,全化解了,代替它的是洪大的慈悲看問題,不被常人的事情帶動。

與代號叫「毛××說的」聊天是發生在加他為好友一個多月之後了。我跟他打招呼。他問我記的他嗎?我告訴他當然記的,他是《工人日報》記者。聊了幾句關於他的職業,當時我的心中是平和善良的。爾後,我告訴他我在修煉法輪功。他的反應很大,衝我說,讓我走,別跟他聊了。我笑笑,希望他稍微了解一下,像我這樣的有學歷的人,為甚麼要學煉法輪功呢?到底有甚麼好處呢?因為我的平靜理智,對方也冷靜了下來。我向他要了電話號碼,想給他打電話聊聊。

第二天打過去電話時,他在單位,雜音很大。我覺的不是很好的講真相時機。就與他約好,晚上在網絡上聊天。晚上時,他向我要了《轉法輪》書看,也要了許多真相的電子書。我都發到他的郵箱了。並約好第二天再聊。心想這下好了,他應該明白真相了。

那天晚上,我們聊了六個小時。他回答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書上說的不對。我就詳細問他為甚麼。他告訴我不相信書上說的,包括治病。我就從最基本的氣功說起,提到中醫的治病、古代的科學。他問了我許多問題。包括自焚、殺人、「四•二五」上訪等等。大家都知道,用手敲字的速度是很慢的,所以語音也用上了。我一直很有耐心的回答他的所有問題。最後他說,如果你能夠說服我,我就加入你們的「組織」。我告訴他,我也不是要說服誰,也不是我有甚麼本事,我只是想告訴人們真實的情況,那人們能夠公平的認識判斷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功法,為甚麼在全世界受到廣泛的歡迎。

等到他問了我煉功的好處,表示要煉功時,已經是凌晨的五點了。我也疲勞的很,跟他開玩笑說,說服他真的不容易,把我累壞了。我給他電子郵件裏傳了《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一書。雖然累點,心裏還是很高興的。總歸又有一個人了解了真相,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在講真相中修煉,走正自己的路

在網上聊天,對於我的考驗也是很大的。甚麼人都有。有一次,遇到一個人,與我年齡相當。對方很有才華、有思想,而且與我的經歷、個性非常的相像。我在講真相的同時,卻被他深深吸引著。能不能放棄這種執著,對我來說,是前所未有的考驗。放棄對他的執著,這其中有情的執著,有對自我的欣賞的執著,有喜歡被人誇獎的執著,有對對方才華、才智的執著。最終我慢慢的擺脫了出來。開始想迴避,一走了之,而且每次與他聊天都是那麼偶然。其實我們煉功人都知道,沒有偶然的事情的,都是對我的考驗。後來我不想迴避,直接面對自己的執著心,面對他,與他交流,同時克服自己的執著心。他也很感謝我,說通過我他也在不斷的完善著自己。關於法輪功,他表示對於我們很欣賞,也幫了我們許多的忙,但是他沒有直接說,只是告訴我我將來就知道。我一直本著善念,勸他走上修煉的路,也算善解這段緣份吧。

聊天時,當我沒有守住心性時,對方總會用嘴點我的問題,有時是因為自己急躁、沒有善心,或與人爭執、有爭鬥心的時候。

隨著與大陸的中國人講真相,越來越體會到救度他們的緊迫與艱難。在那塊環境複雜的土地上,有許多人被惡毒的謠言毒害,犯下了對造就宇宙一切的大法的罪。

我們都明白,不要小看了一個真相、一張洪法材料、一篇揭露邪惡的文章,在我們用心做的時候,送過去的就是一顆顆震醒良知的炸彈,讓世人清醒、明白過來,更加看清江氏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

當同修們在一起共同把正法、講真相、救度世人的事做好時,就體會到師父說的,我們是一個整體。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