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講真相小記


【明慧網2002年9月6日】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主動地承擔了很多正法工作。海外的洪法形式多,範圍廣,向廣大中國人講清真相更是必不可少的重點。網上聊天不僅接觸的人多,快捷;而且面對面交流更有真實性,還能更廣泛傳播。

記得第一個聊友對法輪功並無更多表示,似乎不喜歡也不討厭;我一一向他講述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及大法在海外洪傳情況。他似信非信,我卻覺得一定要使他從內心真的認識到大法好,而不只是表面幾句話來搪塞。於是我又給他打過去國際長途。電話裏,他靜靜地聽著並不時地提出問題,短短的20分鐘就扭轉了他的態度,他說,「以前真的不了解,很抱歉,現在明白了,我真的很感謝你能打過電話來。」

那一晚我用了四個多小時跟五個人講真相,效果都出奇的好。我一方面真的為這些生命有了得救的希望而欣慰,另一方面卻生出了不必要的歡喜心,結果第二天考驗便接踵而來。有一些人剛聽我一提法輪功就破口大罵。起初我還認真地一點點地講真實情況,可他們態度似乎越來越壞;最後我又無奈又生氣,再一看到他們說出來的烏七八糟的罵人的話,就動了一念:這些人沒救了,乾脆打出一句「法輪大法好」就找別人聊吧。可立刻意識到自己這一念的背後實際是在逃避,是在為自己找藉口。前一天聊的五個人態度都好,自己就歡喜,現在出現問題了就想繞開走。我怎麼沒有想到慈悲的師父是怎樣對待眾生呢?剛好當時看到明慧網上一首詩「我依然向你講真相」,心中才豁然開朗。那位同修的大慈大悲真的是感染了我,向周圍一切人講真相是每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感謝師父及時點化。於是我又找到了那幾個人,開始從頭說起,同時我找到了自己又一個大漏洞:忘了發正念。第一天講的五個人雖然最後都認識到大法好,可是由於我的歡喜心卻忽略了關鍵的發正念,倘若大法弟子將講真相、發正念結合一起同時進行其實能做得更好。

及時糾正了不足,對方的態度戲劇般地轉變了。「如果法輪功真的是好的,一定有一天會讓人知道的。」「有道理,我相信你是一個守信的人,明晚我帶個朋友一起來聽你講好嗎?」我的眼眶濕潤了。眾生都有他善的一面,等待著我們去開啟;千萬不能因為自己的有漏而錯失了眾生被救度的機緣。

師父曾說「大法弟子在這個期間,證實大法中講清真相,確實挽救了眾多世人。弟子們在自身被迫害這麼嚴重的情況下,還能講清真相、挽救眾生,這不是大慈悲嗎?作為大法弟子,在任何環境中都應該體現出對眾生的慈悲。」(《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有一段時間,找我聊天的人很多,原來我洪過法的那些人回去後又告訴了他們的親朋好友,於是更多的人都主動地來了解事實。還有一些人上來就說大法好,他們想知道具體的做人道理及人生真實意義。更有一個大學生勸我不要上大學了,他說我們法輪功是宇宙學,而人類社會的大學沒有啥用。我悟到這其實也是利用他的話來考驗我是否能在法上認識法,作為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我們師父多次強調要在各個階層做好人。聽了這個道理,他說更加尊敬我們法輪大法了。現在一入場,就會有很多人主動問候我「嗨,法輪功!」「今天煉功了嗎?要堅持!」還有不少人抱怨國內找不到大法書籍、很難得到大法的正面消息等等。聽到他們那失望的口吻及暗暗隱藏的那份對我們的羨慕,此時的我更加體會到今天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是多麼的幸運,又是多麼的自豪。因為我們是主佛的弟子,我們與師父同在,真正地參與了正法。

值得一提的是當我放下常人心向我的同學朋友講真相時效果更好。放下了面子、過分的擔心,取而代之的是為眾生得救而肩負的責任感、使命感。他們都會認真地聽我講,有人問我如何做好人,有人問我如何打坐;還有人祝福我們修成正果圓滿。歷史上一切都是為正法而來,那麼我們身邊認識的一切人不都是今天洪法的對像嗎?安排來與大法弟子相識,我們就更應該珍惜時間「快講」。真的是在救度眾生。

最後我想說聊天洪法本身也是對我們個人修煉的一種考驗,常人骯髒的思想傳到頭腦中能不能不動心?不動心之餘還要用我們的正念清理他們骯髒的觀念,正一切不正的。另外同修之間及時交流好的講真相方法對一個地區正法工作的開展有很大幫助。

以上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