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除惡故事幾則


【明慧網2001年9月9日】
(一)

在北方的一個農村,有位30多歲的女大法弟子,有一天夜晚在張貼大法宣傳材料時被一蹲坑的男青年發現。男青年為了得獎金,把這位女大法弟子拉往派出所,這位女大法弟子堅決不服從邪惡勢力的安排,奮力掙脫,連衣服都被扯下來了。此時,他們的爭吵聲吵醒了一個住在附近的大法弟子(男,50多歲),他穿好衣服,尋聲來到他們近前,勇敢地抱住那個男青年,使女大法弟子得以脫身。男青年將責任推到那位男大法弟子身上,於次日向當地派出所報告,派出所便把男大法弟子叫去,準備把他送進看守所。男大法弟子毫不畏懼,高聲申辯到:「深更半夜的,我尋思他們兩口子打仗呢,我怎麼也不能讓女的吃虧挨打呀!所以……你們是執法人員,給評評我啥地方做錯了呢?!」警察無言以對,這位男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家中。

(二)

一女大法弟子雲月(化名)在家出入時,被居委會的張玉及家人舉報,他們在兩個大門口給邪惡之徒放哨。8月7日晚9點40分左右雲月帶著孩子回家時,被朝陽區小關派出所惡警張振海、於文海、小朱子、劉所長等抓走,不問青紅皂白,只說「你煉法輪功就抓」,把孩子扔到一邊不讓管(孩子的父親已去世,孩子才十歲)。她在小關派出所被非法關了一宿,第二天由警察陳朝送往「610洗腦班」。在那裏小關辦事處的老田、姓李的科長、姓侯的惡警(警號032931)都非常邪惡。第三天晚上,雲月趁看守人洗澡的時候跑了出來,身高才將近1.55米的她連續翻過「洗腦班」的三個兩米高的鐵門,在荊棘叢中呆了一宿。

整個過程十分驚險:邪惡之徒動員周圍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到處搜查,還動用了警車,惡警帶著警犬四處搜查,有時距離她已經很近,她發正念讓狗不要叫,狗就真的不叫了,使邪惡一無所獲。接著,在她藏身的地方又爬過來一條大蛇,她發正念讓蛇別動,別過來,蛇也不動了,與她共處了一宿。事情過後,雲月滿身都是包和口子,沒有一處好地方。

大法弟子用正念又一次打破了邪惡勢力的安排。提醒在家的大法弟子注意安全,心念純正,不給邪惡可乘之機。

(三)

北京高校一位大法弟子被強行押到洗腦班之後,牢記師父的講法,就是不聽從邪惡的任何安排、命令和指使,並在邪惡之徒向她灌輸邪悟和魔話時,心中始終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使邪惡之徒幾天後語無倫次、潰敗而逃。到第十多天時,洗腦毫無效果只好把她送去勞教。到了勞教所照相,她還是不配合,說:你們照也沒用,按不下快門!結果真的幾次快門都按不下去。給她檢查身體,一量血壓二百多,惡警強迫她吃藥,她正告惡人:吃也沒用,藥對我不起作用。結果灌完藥後再量血壓,還是二百多。惡警求獄醫收下這個學員,獄醫怕擔責任,堅決不收。惡警只好又把她轉到拘留所,可是拘留所說不歸他們管,往外推,也不肯收。最後邪惡之徒只好叫單位把她接回放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洗腦班的壯舉,粉碎了舊的邪惡勢力的安排,再一次樹立了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威德,溶入了助師正法、創造宇宙未來歷史的偉大進程。

(四)

2001年8月13日晚8:30左右,大法弟子A洗完澡剛要吃飯,突然闖進五、六個鄉政府的人,不由分說,強行將A從家中抓走。A質問他們為甚麼無故抓人,他們竟無理地說,只要煉就抓。A拒絕被綁架,鞋在掙扎中丟失。

A被強行帶到田莊鄉政府,被四個邪惡之徒強行銬在院子裏。這幾個邪惡之徒向「上級」請示後,便將A帶到安古城一個破舊紙箱廠進行所謂「轉化」。那裏有四、五個年輕人(事後猜測是雇來的打手),每個人手裏都拿著電棍,他們遞給A一本誣蔑大法的手冊,說三天內把書背過就沒事兒了。A說:我不識字。有一人說,煉功有甚麼好的?!A立即向他洪法:「我煉功後身體健康了,沒病了,你看我現在多壯……」話還沒說完,此人邪惡地說:「身體壯了,就做200個俯臥撐給我看看!」A正言道:「只要人能做到的,我就能做到。你先做200個,我就做。」該邪惡之徒立即啞口無言。這時另有一人問:「你還煉不煉?」答:「我是煉功人,當然要煉,煉功又不犯罪。」此人馬上說:「XX黨不讓煉,你就不能煉,再煉就是和政府對抗。」說完便讓A去圍著院子跑。A一看,院中已有兩名女大法學員在跑(一個30歲左右,一個50歲左右)。A說:我沒穿鞋,院子裏那麼亂,怎麼跑?「怕扎?那就給我趴到地上。讓你跑,你還不跑,看我怎麼收拾你。」意思就要過來打人。A一想:你讓我跑,我還留在這裏幹甚麼?便順著院子跑起來。一邊跑一邊觀察:院牆很高,上面都有玻璃,大門有3米多高。A想:我一定從正門出去。想到此,趁邪惡之徒不注意,轉身從大門上翻了過去,又順利地翻過外面一道稍矮一點的門,跑到馬路上,穿入玉米地,重又溶入正法的洪流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