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自焚案,哄騙世人看;導演江澤民,罪惡正清算」

正法小故事幾則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北京自焚案,哄騙世人看」

某日與同修貼真相傳單,到一處剛剛貼完出來,便有母女倆停在傳單前觀看(女兒好像中學生)女兒大聲念道:「北京自焚案,哄騙世人看……,哎呀!哈哈……,導演江澤民,哈哈哈……,罪惡正清算……哈哈哈……」她的朗讀聲和笑聲二十米外都能聽到。我倆相視,又有兩個生命,為自己未來得法奠定了基礎。因為我們聽得出她們的笑聲是善良的。

「助紂為虐下場悲,善待大法好未來。」

一日到一居民小區貼真相傳單,分條幅、橫幅,大、中、小長方形,五六樣規格,各種傳單,六七十張,貼到小區的大街小巷及樓道內,貼完出來的路上不覺的動了一念「明天可能要轟動」,果然第二天幾輛警車,一群警察,又是錄像,引來大群居民的圍觀,警察做撕傳單狀讓進行錄像,準備反宣傳,反而使得大批的圍觀者看明白了傳單的內容,有的人還背了下來。傳單上寫:「江賊一夥搞獨裁,鋪天蓋地來迫害,大法冤屈無處訴,傳單一紙吐心懷,助紂為虐下場悲,善待大法好未來。」

正念維護大法的清白

一次,我看見單位門口的黑板報正版刊登了一首誣蔑大法的摘自某報的順口溜。當天下班時,我便將黑板報上的「法輪功」三字抹去。回去後,心裏特別難受,越想越不是滋味。為甚麼不把整版都抹去呢?想來當時也忘了清除黑板報背後以至寫報人及此順口溜作者等一系列邪惡因素。第二天被我抹去的地方又出現了「法輪功」三字。當時我便正念清除了其背後的一系列邪惡。但由於上一次自己對邪惡的放鬆,造成此後的三天內沒有機會去擦。這其中我請了幾位功友與我共同發正念除惡,並意念中令此單位儘快撤去邪惡宣傳。三天中啊,由於是醫療單位,來往人甚多,不知又有多少生命被邪惡矇蔽,心裏不免有些起急。終於在第四天,師父又賜給我一個機會,我很順利的擦去整版宣傳,清除了邪惡。

一次在一個小胡同裏的牆上,出現了用粉筆寫的「法輪大法好」,陽光照耀下顯得莊嚴,偉大。整個胡同充滿了祥和。過了幾天再次走到這裏發現大法標語旁被惡人增加了幾句惡語。當時我便用手擦去並發正念清除周圍的邪惡,不讓邪惡動此標語。此後過了幾天又出現了惡人惡語,我再次除惡。我每次都發正念不讓惡人毀壞此標語。如今又過了近兩個月,再次走到這裏,長時間風吹雨打後,「法輪大法好」依然清晰。

由此建議同修,無論何時何地,只要見到大法標語,傳單,橫幅等都要發正念加持維護,並清除周圍的邪惡,讓邪惡無法毀壞。

十三個月的小弟子救寶書

2000年11月,小一同的父母因為發經文和真相資料被告密,七個警察闖入小一同家。惡警們收出了一堆大法資料和一本《轉法輪》,堆放在客廳裏,警察圍著資料站著。這時,天真而毫無懼怕的小一同穿過警察走進資料堆,把《轉法輪》挑出來,拿進了臥室,媽媽放了起來。圍著資料來回走動的惡警竟沒看見,站在遠一點的一名警察看到了,很驚訝,但沒有說話。就這樣一個十三個月的小弟子一同勇敢地救回了寶書。

店主的覺醒

一大法粒子與同修交流回來途中,正好路過一家雜貨店,店主一家曾經租過該大法弟子房子,於是這位大法弟子便進去與店主講述大法遭迫害的真相。從自己和親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遭到的迫害講起,把江澤民集團顛倒黑白、造謠污衊、製造"自焚"慘案挑起人民群眾對大法的仇恨、虐殺大法弟子等真相一五一十地告訴她。這位店主邊聽邊流淚,從開始一直哭到最後,她說:「去問問周圍的鄉親鄰居,誰不知道你們是大好人。我含辛茹苦地撫養孩子,拼命賺錢,就是想讓孩子能好好學習,將來能報效祖國。沒想到當權者現在這麼慘無人道、滅絕人性、腐敗成風,還有甚麼希望?我要賺更多的錢,我要讓大家都來煉法輪功,我也要去發真象資料。」

這時,店主的孩子放學回家,她也坐在一旁聽大人講。這孩子告訴大法弟子,學校要每個人都在本上寫污衊大法的話。該大法弟子便告訴她這絕不能寫,並告訴她「真、善、忍」的道理。臨走時,小孩子表示她也要學法輪功。

當我聽完這則故事,我同這位弟子一樣感到欣慰,因為這一家的生命得救了,可能未來她們會走上修煉的路,回歸她們真正的家園。同時,我們也感到了肩上的責任重大,還有多少被矇蔽的、善良的生命需要我們去講清真相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