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弟子心得:修煉之偉大


【明慧網2001年9月9日】我是一名公司職員,今年26歲,修煉大法2年了。

我在正法過程中,對大法的信念更加堅定,也發現和去掉了許多執著心。在此,我想就如何在正法中找到隱藏的執著心,並除掉它,以及如何能夠使自己真正成為一名大法粒子方面,談談自己的體會。

我的一個體驗是:在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活動中,許多平時隱藏的心會表現出來。比如,我習慣了用命令的口氣對一起做大法資料的同修說:「這個應該這樣做。」或者用批評的口吻說「不對,應該那樣才是」。不去考慮對方,認為自己理解得正確,就對對方說話不友善了。遇到有人提出與自己不同的意見,或者講的東西超出自己的思考範圍時,心裏就生出不平和埋怨之念。

為甚麼就不能退讓一步呢?為甚麼凡事都要自己優先呢?修煉者應該常守大善大忍的慈悲之心,總是和善與純真的。這樣,我們的正念才會威力無比。然而,自己的思想念頭有時卻會被在常人生活中形成的觀念所左右,思想框框非常狹窄。我現在感受到了超出自己思想範圍以外的東西,也明白了至今為止自己心的容量有多小。我不知道人的思想有多少是被封閉的,但是我下決心一定要打破這個殼。

在煉功點學法,也有許多不足的地方。特別是對不出來證實大法的學員,沒有努力去交流與溝通。當週末有活動時,沒通知之前,便憑著自己的判斷,想即使打了電話也不會來的吧。但是我悟到這是一種沒有責任感,缺乏慈悲心的表現,是自己得救了就行了的非常自私的念頭。我現在的想法是:當前正法時期的修煉,不要讓任何一個人落下了。

一天,我們在街上最熱鬧的地方立起迫害事實的展示板,派發SOS資料。有3位女子高中生走過來看展示板,她們一直盯著受迫害學員的照片,邊看邊吃驚地說:「啊,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太殘酷了。」她們問我:「我們能作些甚麼呢?」我回答說:「請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情。」「那請給我們些資料,我們要給學校的所有師生都發一份。」當我正要給她們很多資料時,她們又說:「不要緊,我們可以請老師在學校複印,發給大家。這些還是留給別人吧。」

當時,我為不修煉的她們能如此積極而感動,同時感到自己的正念還不夠純。我們大家表面上都在做著各種講真象的工作,但是心裏對大法到底有幾分呢?修煉大法是非常嚴肅的,即使能騙得了周圍,卻騙不了自己的心。何況師父也在看著呢。我悟到,至今為止自己雖然明白但卻不想去掉的許多執著心,已經給自己的修煉和正念帶來了重大的障礙。

通過這件事,我深深感到應該把法輪功介紹給更多的年輕人。如果在中學的課堂上,就法輪功受迫害的專題大家討論的話,不就有更多的青年人和他們的家人得以了解真相嗎。當今的社會,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的標準都找不到了。所以,人在迷中,急速向下滑,犯罪也增加了。許多年輕人一看上去就很可怕,他們都是被周圍的惡劣環境和不好的觀念所影響。還有許多人在摸索自己的生存方式,表面上好像挺快樂,我覺得他們其實都很苦。我想把善與惡,德和惡業,還有宇宙不變的真理真,善,忍的道理告訴更多的年青人。開創新的未來,是得法在先的我們的必行使命。

我還悟到,與人交談時,洪法時,不能帶著人的觀念講話。我曾聽到過這樣一個故事。過去有位修煉者,被一個嫉妒他的人多次傷害,最後被其人下毒,而他在劇痛中,仍願用自己的死來救度其人。

以前我與對方談話時,或者想到對方時,會想像:他是怎麼想我的呢?或者是:我和此人性格合不來啊。現在我為自己這種自私和疑心很重的髒心感到可恥。我要儘快超越這一切常人之心。

在周圍常人的對罵和慾望中生活,時常會感覺苦,想早早從這樣的世界超脫出去。但是,返過來看看自己,不禁大吃一驚:自己不也是在心中罵著對方嗎?自己和他們不正是在同一個層次上嗎!想往上修,自己不符合高標準的要求可是不行的。

7月,我參加了華盛頓法會,耳聽中國大陸修煉者的偉大行為,目睹海外修煉者對大法的堅定信念,自己也暗下決心,捨棄常人觀念,在正法過程中,成為老師的真正弟子。

我認為,在證實大法的活動中,稍微有一點自己已經修煉得不錯了的想法,都是錯的。大家還都在修煉中,如果產生了那樣的想法,肯定會挑起矛盾,還會派生出各種不好的想法來。

我看到記載著在重重困難中向眾生講明真象,發正念鏟除邪惡的偉大行為的一枚枚照片,感動地流下了眼淚,我真正感到了我們的偉大。不再像從前,全然沒有了作為常人的那種對將來的期待和不安。人人都有善心在,我從心底裏希望能給每一個人講清真相,使他們能為自己的未來開創道路。

我想對人慈悲,莫過於去救度其人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