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時期修煉大法的一點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一、得法的經過

我今年五十八歲,目前服務於財政部台北關稅局。自小多病痛,進入海關後,由於工作壓力與忙碌,先後因肝內結石動過手術,也曾經住院期間休克,經急救而挽回一命。當一九九九年四、五月間因公務返回關稅總局舊辦公處所,老同事知道我過去身體狀況,告知我法輪功很好,並送我一本《轉法輪》。機緣一到,就如電流般通透全身,精神為之一振,返家後展閱就愛不釋手,當時一念間,感覺作者李洪志老師應該就是一位偉大的覺者,不然怎能通曉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一切科學新知。與內人分享書中點滴心得,不想內人亦能接受。於是立刻前往書局,買回全套李老師講法經書,也自行對照錄影帶煉功,不過種種干擾不一,接踵而至。我倆一起參加九九年六月台北一位學員家免費自辦的九天學法煉功班。過後,身體真的大獲改善,往日上交通車打瞌睡就感冒的現象不再有了,胸部因數次手術後遺症而引發之神經抽痛也不藥而癒,過去大量服用健康食品靈芝、花粉等所費不貲也省了。一、二年來未曾見過醫生,久別朋友都說氣色改善得很好。工作自覺更勝任,懂得沉著處理煩瑣事,效率因此也提高。

過去每每看到網路上其他學員的體會心得與報告,真讓我讚歎他們的悟性怎麼那麼高,心得體驗好真切,文筆又流暢,總認為自己悟性差,沒有甚麼體驗,有意要表達時卻往往腦中一片空白,內心深處仍有那麼一點不足,少個甚麼?今天在讀書會與同仁心得交流時,突然發現原來師父給我的已經很多很多,而自己在跌跌撞撞中也走過二年,法已得,功在煉,無求而自得,夫復何求?但反觀自問,我為大法做了甚麼?已經得了,為何不將其心得分享出來?原來我所不足的就是欠缺積極與自信。應該不斷將自身真實心得體會積極地表現出來,雖然大法已經步入正法時期一段時間,所有大法弟子也因為江澤民集團以邪惡方式不斷地打壓,才有必要步上街頭公開向社會大眾講清真象,以避免世人對大法的誤解,也許個人也應及時勇敢地發出應有的正念吧,若同仁、親友及世人能見到而得法,亦算是意外的收穫。

二、在個人病痛體驗方面

(一)個人因為肝膽結石動過四次手術,在未得法前,曾學過太極拳及xx功各二年多,均因經常發生氣動現象引發內部傷口疼痛,最終導致重新開刀而停止練功;但法輪功誠如師父在《轉法輪》書中所講,「我們這裏不練氣,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同時我們再把低層次上所要打基礎的這些東西給你下上一套現成的,這樣一來,我們就在很高層次上煉功了。」煉的都是高能量,這在我的身上驗證出來。修煉二年來傷口未曾有過氣動不適的感覺,過去手腳冰冷症狀都獲得痊癒,這是可以肯定的。

(二)個人中耳炎已有四十幾年歷史,自上初中開始,因游泳後掏耳不慎致引發感染、耳膜破裂,右耳聽力受很大影響,耳鳴不斷,久了也習以為常。去(2000)年十二月、即自得法一年半後老毛病復發,流膿不停,痛得難睡,聽力減弱,一開始不理它,該來的總得讓它來,可是流到外耳來總得擦拭,再試著用棉花棒往耳內掏,發現裏面有血跡而作罷。心想,若是前世造的業,趁著這輩能夠償還,還是及早了斷。半個月、一個月逐漸好轉,膿血似已結疤,因聽力仍受影響,就想早日去除膿疤,請我小女幫忙,棉花棒一掏,耳內仍有血跡,且感覺內耳甚痛,表示自己的考驗未過,業力尚未消除。「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轉法輪》p.3)過去因為耳內經常發癢,養成了不定時會掏耳朵,這下可真得去去這個執著,耳朵再癢我都不去管它。五個月後,從耳內掉出一塊小的結痂,六個月後掉出一大塊髒東西,均含有黑色血痂,自後聽力比以前清楚,真是不可思議的奇蹟。

(三)李老師真的太慈悲了,當我得法後一個月胸部神經抽痛現象消失後體驗了大法的神聖與威力,於是每天未曾間斷讀法、煉功,逐漸對大法有更深的了解,可是到了第四個月當業力來時,神經又開始抽痛。最初的一、二天還以為老毛病復發,開始對大法產生了懷疑;所幸,第三天下班經內人的提醒,趕快在法上用功,當晚讀了《轉法輪》三講後才就寢,果真神奇,次日竟然好了。有了這次的經驗,在接著兩個月中分別各「發作」一次,每次一天也就過去了。類此現象,最近的一次是在今(2001)年四月十九日參加聲援瑞士日內瓦世界人權組織會議講清真象及洪法活動後一日,至日內瓦湖對岸山坡上煉功開始盤坐時,適逢傾盆大雨,氣溫攝氏三度左右(註﹕活動結束下山途中還下一陣雪),胸部神經突然劇痛。惟當我把眼睛張開,看到數百個精進弟子在雨中相伴煉功的場景肅穆、祥和,頓時感動得眼淚如潰堤般奪眶而出,霎時腦中閃起煉功人自當隨時把生死置之度外之正念,於是專心煉功。當一個小時結束過後,全身熱烘烘的,抽痛現象消失無蹤。《精進要旨》p.45「病業」中李老師這樣說:「關於新學員在一開始學功時,和身體已經調理過的老學員,為甚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一直到走出世間法的修煉,……」p.47又說:「那麼我們修煉的人除了師父給消的業以外,自己還得還一部份,所以會有身體不舒服,像有病一樣的感覺,修煉就是從人生命的本源上給你清理……每隔一段時間推出一個二個,這樣人能過得去,在難受的過程中又還了業……。」李老師已把生病與業力的關係說的那麼清楚,既然是修煉的人,那還用得著去懷疑、擔心嗎?

三、在個人洪法心得方面

(一)講清真象是在揭露邪惡,同時也在挽救人。當個人體驗到大法的威力與美好後,我即把此經驗分享給同仁及親友,不論他們接受或不接受,不斷將一本本的《轉法輪》及簡介分送出去,六月得法沒多久江澤民當局就於七月二十日開始打壓,但我仍一本初衷,熱度未減。雖然當時可能潛意識中存有對李老師的感激成分,但是,事實只有一個,學煉法輪功不用捐錢、不用送禮,不留名址,來去自由,入門也沒有拜師儀式。天天自動遵照李老師書中的指導早起煉功,晚上讀李老師的經文,時刻學做好人、提高心性,就這樣病痛逐漸減少、消失,而朋友看到我學法前後活生生的改變,與江澤民集團打壓時的宣傳正好相反,打壓者豈不是自暴其短?這就是個人在正法時期講清真象的緣由,應是慈悲心的展現,而修煉人要修的不就是這顆心嗎?《精進要旨》p.74「淺說善」李老師這麼說:「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

在此報告一件事實:我們有一位同仁,是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研究生,因與大陸「北京全國台灣研究會」有過交流,有一天突接大陸研究會一位鄭先生來電,商請我們同仁代為搜集法輪功在台發展、活動資料,他即告訴鄭我們長官正是法輪功學員,他還送我一本《轉法輪》書呢!鄭先生頗不以為然地說,哪有可能?脫口說出:背後一定有國際組織暗中資助。其實煉過法輪功的人都很清楚,法輪功不存錢、不存物、不接受捐贈,更不可參與政治,根本沒有如大陸媒體造謠所說的接受資助。我們知道法輪大法的書籍很便宜,網路上亦可免費下載,學過法輪功的人都很樂意把這個大法介紹給親朋好友,更何況助人健康、勸人為善,何樂而不為。很多到大陸出差、旅遊的人看到大陸媒體的歪曲報導後,回到台灣好奇的來學一學法輪功,結果發現江澤民集團的說詞都是污衊造假,一個真正修煉法輪功的人決不會做出像他們說的那些不合正念的舉動,然而,江澤民集團卻黑白顛倒,誣陷法輪功、打壓法輪功。受益過的法輪功學員都會義不容辭的走出來把真相告訴世人,以挽救世人。李老師在致「歐洲法會負責人及全體與會者」中提到:「講清真象是對邪惡揭露的同時抑制邪惡、減少迫害;揭露邪惡的同時是清除民眾頭腦中被邪惡的造謠與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這是最大的慈悲。……都是為了維護大法,……沒有為私為己的任何因素,是神聖的,是偉大的。」

(二)弘揚大法,可以讓有緣之士得度,既可助師世間行、也是自己建立威德的最好機會。法輪大法要求學員遵循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最高法理,並且融合在日常生活行為準則中實踐。若這個社會、家庭有更多的成員能夠了解或聽聞到法輪大法,即使不學煉,因為知道「得」與「失」、「德」與「業力」這種白色物質與黑色物質場的轉化關係,必然心生警惕,道德行為自然會提升,對社會、家庭將會有重大深遠影響。故自個人得法後,亟願把此大法介紹予同仁,就以最近一年半來先後服務於基隆、台北關稅局期間,分別在機關內推動成立法輪功研習社團加以推廣,即使午休時間只有半小時,也充份予以利用,希望發揮一點勸善、修心養性的功效。同樣在自己同學、親朋好友聚會、宴席中亦不吝惜分享自己煉「法輪功」的經驗,並勸導大家有機會多多接觸。每天晨起主動走出家門到社區公園、學校、活動中心煉功,與大眾結緣,更是讓有緣得法人士順利接觸大法或感受大法煉功場祥和、慈悲一面的機會,讓大法逐漸普及而弘揚。

(三)李老師在《轉法輪》p.374這樣說:「我們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不能夠使自己脫離常人社會,你得明明白白地去修煉,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法輪大法義解》p.5又這麼說:「我們這個法主要開在常人社會中,大部份在常人中修煉。那麼我要求修煉人,在常人中修煉的表現應該和常人基本一致。」所以作為煉功人首先得把自身的工作做好,不論是學生、家中成員或職業伙伴,都不要忘了自己所應盡的身份角色,不能給常人帶來對大法負面的印象,引起不必要誤解。我們應隨時體認遵循「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地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磨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轉法輪》p.354)在時間許可下,個人建議多多參與弘法工作,或參加地區性、國際性法會或心得交流會,每一回的參與,只要你正念不疑,用心體會,你會領悟很多,同時在心性的提升上增益不少。當我得法約半年,第一次參加99年十一月美國西雅圖國際心得交流會,行程沿途中時間充裕,故可以充份交流學員們精進美好的體驗與心得,讓我內心深處種下了走上修煉之路的決定,這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

(四)台灣地區民眾因地緣關係受大陸中共影響比較深,由於江澤民集團不斷地打壓法輪功,讓很多民眾因此誤認為若參與法輪功活動,將來恐有遭致中共報復的心理,而心生不安。古人說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確是一句很真切的諺語,《轉法輪》p.76「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李老師在宿命通功能中已明白的說明。P.77又進一步說明道「可能有人想了:那我們個人奮鬥,改造自己,就沒有必要了?他接受不了。其實個人奮鬥可以改變人生的小的東西,一些小的東西,通過個人奮鬥可以發生一些變化。但正因為你努力改變就可能得到業力了,不然的話就不存在造業的問題了,……硬這樣做……他就會佔別人的便宜,他做了壞事了。所以在修煉上一再講要順其自然,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為何我們要為中共的不確定因素,將恐懼心理背負一輩子?甚至帶入下一世,豈不可悲。果能利用現在多發揮一點正義、良知,多做善事,不做壞事,真誠待人,關懷別人,甚麼戰爭、災難與我何干?其實李老師「在轉法輪中已經講了,人類社會的發展是天象的演化所帶動下出現的,那麼人類的戰爭是偶然存在的嗎?業力大的地區,人心變壞的地區就是不安定。如果一個民族是真正善良的,業力一定會小,也絕不會有戰爭的出現,因為大法的原則不允許,宇宙的特性在制約一切。人也用不著擔心善良的民族會被侵略,……。」(《精進要旨》p.75)

四、結語

人身難得,宇宙大法更是千載難逢,萬年不遇的,得此大法洪傳之時,生為「人」若想「返本歸真」,就此這麼一次機會,希望大家能夠珍惜,好好把握,不論你過去信奉的是甚麼宗教,買本《轉法輪》通讀一遍,說不定你也是有緣人。雖然修煉是蠻辛苦的,尤其在常人中修更難,但是能在身體與品德心性上同時獲得健康與提升,我們都認為很值得。最後,我願再以李老師「在二○○一年加拿大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講法」結束語與大家共勉:「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們要工作,要學習,有家庭生活,有社會活動,同時呢還要照管家,幹好工作,還要學好法煉好功,還要去講清真相。難!無論從時間上和經濟條件上都是比較難。難,體現出威德;難,這才是樹立威德的好機會。了不起!因為你們是修煉的人,雖然難,也要做得更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