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綠島監獄洪法記


【明慧網2001年9月6日】 八月十六日我們桃園地區二十個大法弟子晨煉後,急急忙忙趕搭八點多中壢開的莒光號火車往台東。這次行程是台北輔導站規劃的,我們將先去台東與東部學員進行交流,然後坐船去綠島洪法。

坐了九個鐘頭的車,抵達時已經快傍晚了。當地學員開來幾部車,接我們去下榻的地方- 原住民會館。晚上,與當地學員學法交流,讀師父的新經文,宣布綠島的行程,發SOS徵簽的資料。當地學員走出來的還不多,他們希望我們的到來能給當地一個促進。這回到綠島的學員桃園縣最多,還有基隆、台北、新竹與宜蘭的學員。回程車上,我看到新竹的學員頻頻交換意見,他們也覺得自己不足,要加把勁。

師父慈悲,創立了這種形式的修煉環境,讓大家在比學比修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從而提高上去,並避免我們誤在一個層次太久。不出來參加活動的學員是體會不到這深刻的內涵和師父的良苦用心。

第二天一大早,當地學員趕來會合,我們一起坐巴士去碼頭,搭船出發去綠島。這個俗稱「火燒島」的離島,因為早期的重刑犯都關在這裏,從小將它與恐怖連在一起,而這次的洪法重點是兩座監獄。

島上只有三四百戶人家,一條環島公路。每天從外地來的遊客約兩千人。我們下船後,沿路發簡介,講清真相和徵簽。我們來了四十多個人,這麼一點點事情,感覺有點浪費。下了船,有一部份人趕著去鄉公所辦說明會。

這邊結束,綠島監獄的車來接我們,我們要趕去那裏對受刑人做一個多小時的教功和說明。首先,我們被接待到典獄長辦公室,向典獄長說明煉功的益處。典獄長把我們等同於一般的宗教,反正是勸人向善,不是壞事,他樂意支持並謝謝我們。在場的吳姓宜蘭學員向他報告他們在宜蘭監獄的教功情形。在受刑人聽師父講法第四天以後,發生了令人震驚的變化--受刑人之間互相打架、吵架,這種每日必定發生的事沒有了。工作人員好奇地詢問:「到底你們用了甚麼方法,讓這些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化這樣大?簡直不可思議!以前多少宗教團體與慈善機構來做同樣的工作,也沒有那樣的效果呀!」

現在他們每星期排一天,由四個學員去陪獄中大法弟子學法與煉功。獄方非常歡迎他們,很多受刑人真的洗面革心做好人。聽說澎湖監獄的工作人員中有大法弟子,他們預備分批讓一千八百個受刑人全部上九天學法煉功班。同修這番話,不但讓典獄長對大法升起敬意,也讓在場的大法弟子感受到大法的無邊威德。我們趕緊把一本<<轉法輪>>送給他,請他進一步了解。

經過簡短的溝通,他放心地讓我們進行下面的工作。我們被帶著通過幾道門鎖,進入了會場大廳,裏面約五十個受刑人,非常嚴肅,氣氛有點凝重。歐小姐開始她簡短清晰的介紹,還把她如何從藥罐子的身體煉好了與大家分享。然後播放大法影片「返本歸真」,中間有很多外國弟子的講話,我看到觀眾因聽不懂,又無法看到字幕顯得躁擾不安,有點著急。後段介紹功法的部份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然後由基隆同修分享修煉心得,並教第一套功法。整體而言,這場說明會相當成功。有一位警戒人員站在後面聽得用心,並認真學功,我趕快去教他,希望他是有緣人。如果裏面有真修弟子,就太理想了。聽說這兒的犯人,刑期都超過八年。我在想,法都得了,就看他們珍惜不珍惜了。其實,法務部如果讓警界的人全部研習法輪功,從中挑出真修弟子到監所去,不需多久的時間,監獄將面臨無人犯可關。我想大法是絕對有這個威力的。只是中國大陸不幸,出了一個邪惡的當權者,倒行逆施。我衷心地期盼,江澤民及其追隨者能夠懸崖勒馬,善待法輪功學員,除了為廣大人民群眾外,也為了他們自己,更為他們的子子孫孫!想想看,讓這麼多好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能夠不禍延子孫嗎?在我們辦說明會的同時,外面幾個功友,去辦公室向在裏面工作的人講清真相與徵簽。

這一回,我們疏忽了一件最重要的工作--準備《轉法輪》這本書。學員們只好把手邊自己看的書捐給他們了。不是新的,數量又少,有點遺憾。

接著,我們走路到餐館吃午飯,並在那兒休息。一點多「技能訓練所」教化科郭科長親自隨車來接我們,在那兒我們將做兩個小時的說明會。科長一看我們要去二十多個人,還有女生,感到非常緊張。他說那裏從來沒有讓女生進去過。歐小姐說,早上也這樣去綠島監獄啊!他勉為其難地接受了。車到大門口,科長一遍一遍地清點人數,他看起來壓力很大,精神很緊張(聽說監獄暴動都發生在這裏)。然後,帶著我們走在一條重重鐵門鎖著的走道上,有的地方走不到十步路就一道鐵門,一條短短的走道有三四道鐵門,給人很嚴重的感覺,大家越走心情越重。在快要到會議廳時,郭科長停下來,跟我們報告受刑人的性質,他們都是慣犯,以犯罪為職業,其中偷竊犯最多。從這裏放出去的人,百分之八十會回籠。從這一點看,人心不改,法律有甚麼用?監獄有甚麼用?

下午這一場說明會,參加的受刑人約一百個。有了早上的經驗可以駕輕就熟,只是科長如臨大敵的態度,影響了大家的情緒,氣氛顯得緊張些。放完影片,由宜蘭的學員教功。他經常去監獄陪受刑人煉功學法,態度從容,溫和親切。講出的話淺顯易懂,流露出大法弟子那真誠與善良的心,連我也深受感動。台下的人必定感受得到,他是真心為他們好的朋友。

我上台分享修煉心得,到了台上,發現不知如何稱呼他們,後來以「同修」相稱,因為他們已經看過介紹影片並學過一套功法。頓覺場內氣氛轉為輕鬆,與台下的人沒有了距離。我約略告訴他們,我為甚麼走上修煉之路,為甚麼選擇法輪功?答案在<<轉法輪>>裏。然後,與他們分享今年六月北歐法會上一位修煉前曾誤入歧途的瑞典青年的修煉故事,我特別強調他從十九歲到今年二十八歲,在監獄中進進出出,甚麼壞事都做了。有一天他動了一念「我甚麼『壞人』都做過,為甚麼不試試看做『好人』呢?」就這樣他走進了大法中修煉。後來教他法輪功的同修要他看《轉法輪》那本書。他看了半本,就跑到警察局自首,把警察都驚呆了。平常找都找不到的壞人,自己送上門來了。為甚麼《轉法輪》這本書這麼神奇呢?我希望他們去看一看。我還告訴他們 師父說他看人從來不看人家的缺點,只要當真修弟子,不管以前做了甚麼, 師父都一視同仁。講完時,我看到台下兩三個服刑人,哭得眼睛紅紅的。他們也被這個故事所感動。

在另一個同修分享後,宜蘭功友做了結論,結束了這場嚴肅的說明會,從郭科長態度的轉變上可以看出來,效果是令人滿意的。

當我們穿過重重關卡走出技訓所後,科長向我們道歉,所裏的交通車因要事被調走了,沒車送我們回旅館,他商請一部私家車想分批送我們。我們齊聲說:「沒車沒關係,我們用走路的。」他舉著兩隻手指頭晃一晃說:「要走兩個小時哪!」我們沒人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也沒人有怨言,全部樂呵呵地走了。一位同修看到他非常受感動,對大法弟子的高境界行為留下良好印象,同修說:「我覺得這樣做,我們圓融了大法。」

然後,我們與另一半從下船就一直用步行走在環島公路上,一路走,一路發簡介,一路徵簽的學員會合。他們幾乎繞綠島走一週(全程騎摩托車兩個小時)。沿路騎摩托車的年輕遊客向他們歡呼:「法輪功加油!」「法輪功萬歲!萬萬歲!」我聽了會心一笑。原來綠島洪法真的用走的最好,所有騎車的、坐遊覽車的遊客不都在唯一的馬路上走嗎?沒有一個落下地都看到了我們長長的隊伍。

晚上我們租車去最熱鬧的街上,煉功洪法、發簡介、SOS徵簽。幾乎白天都發過了,只要有看真相材料的都簽了。有些人你給他都不要,講給他也不聽,還認為自己如何如何,人啊!

我們台灣學員最近分批到離島洪法,澎湖啊、金門啊,還有綠島。龍潭鄉幾位功友連續八個多月在山區洪法,經常騎摩托車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偏僻山上發簡介、講清真相,被同修譽為「洪法特攻隊」,其精神真是感人!從洪法的角度看,台灣人太有福氣了,無論住在山巔或海邊,都可以得到宇宙大法的訊息。您說是嗎?